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嫡女为谋:太子殿下心尖宠(陆雨汐江沐恒陆澈)整本免费

《小说叫嫡女为谋:太子殿下心尖宠(陆雨汐江沐恒陆澈)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4 22:18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沐清婉 陆云之

她的魂魄被镇在井下,几十年后才被人救起,以魂换魂等等,甘愿献祭魂魄救她的人,竟是被她所恨之人?重活一辈子,凤青杳逆袭归来收拾了前世的负心汉,敲打了意图叛乱的皇子,整顿了看她不爽的贵女!可唯独对那人――她轻轻靠近了他:“殿下,奴家当你的太子妃可好?”

小说叫嫡女为谋:太子殿下心尖宠(陆雨汐江沐恒陆澈)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嫡女为谋:太子殿下心尖宠(陆雨汐江沐恒陆澈)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第3章陆云之覆身而上,庞大的阴影笼罩着她,冰凉的大手探入衣内,沐清婉打了个寒颤。
他退出手,用内力催热手掌,再次探入,却被她躲开。
陆云之大手覆着她白净的小脸,指腹在她唇瓣摩挲,深邃的眸燃着一簇幽火,骗得本王相信了你的鬼话,就又排斥本王了?
婉婉真会卸磨杀驴。”
我没有……”沐清婉一双素手抵着他胸膛,眼睫微动,我与宋怀瑾还未一刀两断,我无法全身心的待王爷。
请王爷再给我一些时间。”
陆云之手指微顿,当真与宋怀瑾一刀两断?”
不是哄骗他的鬼话?
沐清婉压制不住心中悔恨,眸中流露恨意,我不仅要与他一刀两断,我还要杀了他!”
他表面与我情投意合,背地里却与我三妹……让我蒙受屈辱,是不忠。
妄想利用我得到候府势力,将候府拉下水,是不义。”
这等不忠不义之人,必得到报应!”
这番前世深埋心底的话,终于在今生倾诉。
只是沐清婉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说给陆云之,她前世曾最厌恨的人听。
你是为此,才对本王假意温顺?”
陆云之眼帘微垂,遮住了眸中思绪。
沐清婉深知他多疑,坐起身抱着他手臂,不是假意。”
比起宋怀瑾的假仁假义,暗度陈仓,王爷光明正大,喜怒鲜明,是真正的好儿郎。
至于宋怀瑾,我定会让他算盘落空,自食恶果!”
待此事结束,我定会与王爷敞开心扉,琴瑟和鸣,为王爷相夫教子。”
琴瑟和鸣,相夫教子……沐清婉容貌绝美,清纯与妩媚揉成独特的气质,只是睁眼望着他,便无比媚惑。
陆云之喉结滚动,嗓音暗哑,若你敢再逃离本王身边,本王就让你独自面对……”我再也不跑了,我就留在王爷身边。”
沐清婉急忙表态,依偎在他怀里。
摄政王残暴,喜怒无常。
却待她极好,前世她那般疯闹,也不曾苛待她。
若得到摄政王全部的偏爱,庇护,报仇指日可待。
宋怀瑾,沐依柔,前世的仇恨,今生千百倍偿还!
本王再信你一次。”
陆云之起身,命人送来热水,为王妃沐浴。
沐清婉沐浴过后,房中没了陆云之身影。
按时间,他是被军机大臣请去议事。
沐清婉回到内室,床榻换了干净的被褥,一小香炉放在床头长几上,袅袅烟雾,散发梅香。
陆云之最爱她身上沾染与他相同的味道,每日在她房中放熏香。
前世她无数次打翻,更有一次让香炉烧了床幔,烧毁大半个王府。
那次陆云之大怒,将她带到别苑关了两年,别苑种满她厌恶的梅花。
沐清婉褪下衣物,挂在床头,香炉正上方。
折腾大半日,伴着梅香,很快入睡。
刚刚合上眼睛,脑海里跃出几番画面。
——沐家被抄斩,几百具尸体堆满庭院,血流成河,父亲头颅从尸体山滚落。
——她被沐依柔捉回诏狱,肮脏的狱卒魔鬼似的欺凌侮辱。
——宋怀瑾冰冷漠视,厌恶她残败之身。
沐清婉噩梦惊醒,一室光亮。
不过睡了半个时辰,却将前世悲惨看了一遍。
恨意在心底疯涨。
沐清婉,你出来!”
熟悉的声音传来,从前世穿越至今。
沐清婉身体微僵,宋怀瑾,来的这么快。
他龙袍加身,却屠杀她满门,对她弃之敝履。
沐清婉握紧了拳,缓缓将恨意压入心底。
伸手去拿衣物,却扑了空。
沐清婉朝衣架看去,却未见到衣物,反而不远处的桌上放着一套崭新的衣裳,发钗。
一袭红衣衬得她肤白胜雪,美艳绝尘。
金钗束发,大方利落。
她缓步走下楼梯,倾城之姿,风华绝代!
宋怀瑾眼里划过惊艳,目不转睛。
她从来衣着素净,不施粉黛,不修边幅,竟有如此漂亮的一面。
这般容貌,倒是勉强可以做他的妾室,任他玩弄。
宋怀瑾一身宝蓝锦服,腰系玉佩,面容温润,温文尔雅。
这张谦谦君子的假面下,包藏一颗肮脏又阴险的祸心!
沐清婉再见前世疯狂痴爱的男人,唯有痛恨与讥讽。
宋世子,你找本王妃何事?”
她居高临下,威严端庄。
宋怀瑾诧异,追在他后面讨好奉献的蠢女人,何时这么有气质。
最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她自称王妃?
她不是最厌恶摄政王妃的身份吗?
被捉回来一次就服软了,那岂不是与摄政王更亲切。
宋怀瑾上前半步,清婉,我听闻你又为了我逃出王府,惹怒了摄政王,你待我的心意,我是知晓的。
此番前来,我要带你离开,摄政王那边我去抗衡,我去向皇上求情。”
若不是担心沐清婉一直在摄政王府,候府亦会站队。
他堂堂南王世子,皇室血脉,沐清婉只配给他做妾室!
沐清婉余光中,院门隐蔽之处,一抹衣袂飘动。
她认出是陆云之听墙角,拔高了声音,冷声呵斥,住口!
宋世子,本王妃是摄政王明媒正娶的王妃,你不过是南王的世子,你配站在本王妃身边吗?
你要带本王妃去哪里?”
如今她的身份,比他高贵得多。
宋怀瑾暗里握紧拳头,恼羞成怒,沐清婉,本世子知道你是被摄政王强娶进门,你心里真正爱的人是本世子。
你不是要与本世子私奔吗,本世子给你这个机会。”
陆云之黑眸阴沉,脸色冰冷得渗人。
前世沐清婉信了他的话,欢喜的跟他离开摄政王府,却被带到街上,丢出马车,当着京都百姓的面唾弃她红杏出墙?
给他提鞋都不配!
她沦为全京都笑柄,候府厌恶她丢人,与她几年未来往,她又失去一助力。
沐清婉袖中手指紧握,高傲的微扬起下巴,居高临下,俯视他。
声音极尽讥讽,宋怀瑾,你不过是南王府的世子,没了南王,你狗屁都不是!”
摄政王却是昕月王朝最有权势的男人,英俊无双,你有什么资本与王爷比?
从前我瞎了眼才会认为你是良人,你给王爷提鞋都不配!”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