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民间诡话怪谈(徐清风,缺德道长)整本免费

《小说叫民间诡话怪谈(徐清风,缺德道长)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7 22:10 作者:佚名 标签: 徐清风 悬疑惊悚 缺德道长

行一生江湖,讲一段民间鬼事   民间怪谈一直充斥着人们的茶余饭后,民间关于山野鬼神之事更是五花八门,有一种奇人,不但能帮人起坟下葬,点穴宅邸,还可以断生死,道天机,除邪煞,过阴曹,救人度命,去灾免祸   徐清风乃是阴阳先生,游走江湖,身负使命

小说叫民间诡话怪谈(徐清风,缺德道长)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民间诡话怪谈(徐清风,缺德道长)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鬼唱戏

精彩节选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我们村里来了个走乡串户的阴阳先生,他穿着一件黑衣大褂,手上拿着一个算命幡,悠哉的在村里闲逛,别人想找他解灾,可他倒好,完全不搭理人家。

不过,当他路过我家门口时,却停住脚步伸手掐算了起来,口中念叨着,“妙啊!张仙家下凡,身负重任,与我有一段师徒之缘。”

掐算完后,阴阳先生走进了我家院子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当他转悠了一大圈后什么也没找到,于是朝我家里屋走了进去。

当时我爸和我三叔二舅正在打牌,我爸见有个阴阳先生走了进来,于是随口说道:“先生,我家不算命解灾,你到别家去吧。”

阴阳先生见我爸这么快就下了逐客令,倒也不急,反而双手作揖道:“大兄弟,本道来你家之前掐指算了算,你老婆三日后必生一子,而且此子与本道有一段师徒之缘。”

我老爸一听这话,脸上一下子乐开了花,忙问那阴阳先生说的是真是假,阴阳先生见我爸怀疑他的能力,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于是冷冷的说道:“笑话,我陈某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岂会骗你。”

我爸见阴阳先生说的这么肯定,顿时坐不住了,急忙起身请先生坐下,然后端了碗热水给先生驱寒,这时我妈提着篮白萝卜走了进来,见家里来了位走江湖的先生,倒也很是客气。

那阴阳先生见我妈走了进来,于是对我妈说:“婶子,你家真有福气呀!生得一仙,日后必定光宗耀祖。”

我妈听了先生这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一句吉祥话。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正如阴阳先生所说,我出生了,而且我出生之时屋顶上有一仙人盘坐在那,掐着指诀,身上散发出白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村民们见状个个都用羡慕的眼 光看着我家,他们说我家来了仙人,还有的说仙人在保佑我家,一时间,我爸被人团团围住,村里人都开始巴结他,靠近他,说要沾沾福气,再看我爸,此时嘴都笑歪了。

哇哇哇!一阵哭声传出,我就这样出生了,而此时屋顶上那位仙人也已经消失不见。

我爸见仙家消失的那一刻我就出生了,他瞬间想起三天前阴阳先生说的那一番话,难道真会应验。

三天后,那位阴阳先生又来到了我家,他从包裹里取出一个玉镯子交于我爸,吩咐了几句:“大兄弟,你家儿子十岁之时会有一场劫难,到时记得到云台山找我,切记这玉镯子必须带在你儿子手上,不能离手。”

说罢,阴阳先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爸拿着玉镯子走进屋里给我戴上。

十年后,果然如那阴阳先生所说,我有一场劫难,若不是有玉镯子护身,恐怕我早就命归天了。

那是我十岁那年夏天,与同村的阿金刘成去后山打野兔,结果遇到了一件十分邪乎的事。

事情还得从一天中午说起,那天我和老爸去地里挖红薯,挖着挖着,老爸就指着附近的一座小山头对我说:“小风,等下干完活你陪老爸去那座山头打野兔,今晚咱们吃肉。”

好啊好啊!”听到老爸说要带我去打野兔,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因为在当时八十年代的农村,想吃上一顿肉是很难的,而且我家也没什么钱。

很快,我和老爸就挖完红薯回了家,吃过午饭,老爸拿着他那把猎枪带着我出了门,因为老妈不在,所以我才敢跟着去。

路上,我问老爸那座山头有多少野味,他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说有很多很多。

不久,我和老爸就来到了那座山头,在我们前方十几米开外有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里面时不时的会传出几声鸟叫,老爸叫我跟在他的身后,不要乱跑。

就这样,我们父子二人走进了树林,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的原因,刚一进林子,就看见几只大野鸡围在一起,我爸迅速举起猎枪瞄准其中一只野鸡。

嘭!”只听一声枪响,那群野鸡吓得四处飞窜,不过却有一只倒在了地上,看样子是被老爸的猎枪打中了,我大步流星的跑了过去将野鸡捡起,还别说,真有点重,起码有四斤。

爸!这只野鸡好大啊!”我满脸欢喜的望向我爸,我爸说这只是热热身,等会儿还有更多,可是,老爸似乎牛皮吹过了头,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只野味也没有瞧见。

很快,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草丛里的虫鸣声也在此刻响起,今晚的月光很大,像是给大地穿上了一件银衣。

老爸见天色也不晚了,于是准备带我回去,刚一转身,就听见草丛里有动静,我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忽然一只大野兔从草丛里蹦了出来。

我敢保证,这是我见过最大的一只野兔,因为看身形就足有好几斤,我老爸见这么大一只野兔蹲在自己前方,很快又瞄准开了一枪。

可是这一枪并没有打中,但那野兔并没有跑,只是离的更远了些,我老爸连忙往前跑了过去,看架势不打到绝不会罢休。

我紧紧的跟在老爸身后,一直追打着那只野兔,不知不觉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平地,在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戏台,戏台上几个人穿着戏服正在那“咿咿呀呀”的唱着戏。

再看戏台下,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一旁的板凳上敲锣打鼓,吹着唢呐。

当然有唱戏的自然少不了看戏的,在戏台下除了几个戏班里的人,还有很多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女老少,人头涌动,好个热闹。

我老爸见到这一幕,心里很是好奇,嘴里嘟囔着,“奇了怪了,这里啥时候有戏班在这唱戏啊?”

正当我和老爸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时,突然那群人中走过来一人,穿着中山装,脸色煞白,这人我们认识,可不就是前些年村里过世的一个老人吗。

那老人向我和老爸走来,神神秘秘的把我们拉到了一边,小声说道:“徐子,你怎么带着你娃来这种地方,快点走,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我爸这时好像反应了过来,指着老人说:“东叔,你不是去世了吗?怎么还活着,莫非……”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衣的老太太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脸上长满了麻子,骨瘦如柴,好个吓人。

老太太将目光转向了我和老爸,笑道:“稀客稀客啊!不如今晚就留在这吧,也别走了。”

“不不不!老人家客气了,我与我儿只是在此路过,还不曾告知家人,所以只能谢过您的好意了。”老爸说着这话的同时,脸上还带着惧色,好像很害怕眼前这个老太太似的。

而此时,那个叫东叔的老人也说话了,他对老太太作揖道:“常太奶,这两位是我亲戚,还望您高抬贵手放他俩离开吧!”

常太奶没有说话,反而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我,笑道:“行,今日我就卖张仙家一个面,放了你们俩个,快走吧,记住不要回头看。”

“张仙家?”难道她说的是我,其实我是知道的,听老爸说十年前我出生之时有一位仙人盘坐在我家房顶上,然后我出生没几分钟那仙人就不见了,老爸说我是仙人转世投胎。

其实我一直不相信这话,认为老爸是在跟我说笑,但是今日又从这个陌生老太太口中听到,我一时还真有点信了。

我老爸见常太奶愿意放我们走,于是抓着我的手快速转身离开,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头好奇的看了一眼,好家伙,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我们身后哪还有戏台和那些人,分明就是一片乱坟地。

自打这回之后,老爸再也不带我去打猎了,但是三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却被同村的阿金刘成 叫去拔野菜,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我应劫之日,当然这已是后话,容我慢慢道来。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