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娇妻重生后裴总真香了(裴旭景,苏桐月)整本免费

《小说叫娇妻重生后裴总真香了(裴旭景,苏桐月)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7 22:12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苏桐月 裴旭景

【重生,1vs1双洁,真香预警,非典型追妻火葬场 前期酸甜,后期甜甜甜】 苏桐月前世爱了裴旭景9年,她本以为真心可以换取真心,却低估了男人对她的绝情 悬崖一跃,苏桐月想不到竟因此获得重活一世的机会于是她痛定思痛,决定这一世不再当那恋爱脑的大冤种 开上网红甜品店…

小说叫娇妻重生后裴总真香了(裴旭景,苏桐月)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娇妻重生后裴总真香了(裴旭景,苏桐月)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臭流氓

裴氏集团

执行董事办公室

裴旭景此时坐在老板椅上看着几份文件,一丝不苟的样子禁欲勾人。

“扣扣”

“进。”

“Boss,苏诺小姐有事找你。现在在会客室等着。”凌森恭敬地说道。

“让她进来。”裴旭景边在文件下签下苍劲有力的名字,边淡淡的下达指令。

片刻,苏诺踩着高跟鞋走进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美目看着坐在老板椅上处理工作的俊美的男人,眼里闪过势在必得的自信。

“找我什么事?”裴旭景放下文件,抬起头扫了一眼苏诺。

“哦,旭景,这是苏氏为昨天的合作项目做的方案,我拿过来你看看。”

裴旭景接过文件,从容地翻看。

“对了,旭景,今天下午我碰到桐月了,我关心了她几句,结果她竟然说我想抢裴太太的位置,并且还说过不了多久会将裴太太的位置拱手相让。”说到这,苏诺面露担忧。

“我想桐月那天是真的误会我们的关系了,旭景,你要不要和桐月谈谈,千万别因为我伤了你俩感情。而且,妹妹不像我,小女孩性子嘛,总会闹点脾气,哄哄就好了。”苏诺知性的建议道。

裴旭景手上动作一顿,挑了挑眉,呵,那个蠢女人的小把戏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拱手相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了,真以为他裴旭景是她想得到就得到,想丢弃就丢弃的?

苏诺看着裴旭景的面色越来越阴沉,以为她的这番话让他心里更加厌恶了苏桐月,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被越想心越烦的裴旭景打断了。

“对于那个女人的事我没兴趣,方案你可以直接拿去给凌森交接工作。”

“嗯,那好。”苏诺知道裴旭景这是在下逐客令,将原本要说的话噎了回去。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那旭景,我就先走了,工作不要太累,注意休息哦。”说完施施然地站起身,朝裴旭景温和地笑笑。

走出裴氏集团,苏诺脸上挂着得逞的笑容。

————

晚上九点,苏桐月和夏沫吃完晚饭后回到御苑别墅。

不知道是轻微脑震荡后遗症的原因,还是晚饭吃火锅时喝了点啤酒的原因,苏桐月直觉得脑子有点晕乎乎的,有种不真实感。

她甩了甩头,往楼上她的卧室走去。

打开卧室门,苏桐月自然地走进浴室,准备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苏桐月走到镜子前,打算先卸妆,顺手去拿卸妆油,却拿到了一只洁面乳,她的洁面乳不是这个颜色的啊,苏桐月心里嘀咕。凑近一看。

多效焕肤,男士洁面乳,男,男士洁面乳?苏桐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忙将洁面乳放回原处。

靠北,她误入裴旭景的房间啦。

苏桐月赶紧往门口处走,细白的手握住门把手,正准备拉开,发现门外面有某种力量同时往里使。

苏桐月一时不察差点被门撞到,忙往房间里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绊到了自己的脚,眼看自己就要摔倒,下意识地伸手一抓。稳住了身体,却发现嘴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苏桐月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瞪大了双眸。脑子一片空白,一时忘记了反应。

裴旭景先是征愣了会儿,待反应过来脸黑了黑。移开薄唇,看着女人呆呆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暗骂了句“蠢女人”,凉凉地开口:“看够了吗?把你的爪子收回去。”

苏桐月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撤回搂着裴旭景脖子的手。

想到刚刚的意外之吻和自己的糗样,苏桐月红了小脸,用手背擦了擦红唇,

裴旭景看着苏桐月擦唇的动作,眼神暗了暗。她这是什么意思?嫌弃他?她敢嫌弃他?

“咳咳,那个,我不是故意……唔”苏桐月还想跟裴旭景解释一下情况,就被裴旭景翻身抵在门板上堵住了唇。

裴旭景含着苏桐月的嘴唇吮了吮,而后舌尖挑开她的齿关,霸道的登堂入室,缠着她的小舌与之共舞。

湿热的吻在苏桐月快要喘不过气时才草草的结束。

裴旭景看着苏桐月大口喘气的样子,心情好了很多。蠢女人,连换气都不会。

“你不要脸,你臭流氓 。”苏桐月通红着小脸,强压下心里的悸动,气呼呼地骂道。

“你跑到我的卧室里不就是想要这个吗?”裴旭景嘲讽道。

“我是不小心走错了,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你以为你是什么天仙啊?我现在可不稀罕你了。”苏桐月气极。

裴旭景低头看见苏桐月玉颈上挂着的戒指,只当她是死鸭子嘴硬。

“是吗?苏小姐如果没有脖子上挂着的东西,或许会更有说服力。”

拱手相让?她舍得吗?

苏桐月顺着裴旭景的视线看去,看到了一枚素雅的婚戒,怔了怔,她都忘记脖子上还挂着个婚戒了。

结婚时苏桐月和裴旭景连婚礼都没有,婚戒更是托助理临时买的。

婚戒比苏桐月的无名指大了一圈,尽管这样,那时的苏桐月还是爱惜的紧,担心婚戒容易掉,找了条银链串了起来戴在脖子上。

苏桐月下意识地看向裴旭景左手的无名指,果然还是白白净净啥都没有。苏桐月记忆里就没见过裴旭景戴上过。

苏桐月撇撇嘴 ,从脖子上摘下挂着戒指的项链,扔向裴旭景的怀里。

“我才不稀罕要,裴先生自己好好留着吧。”说完,推开裴旭景的胸膛,快步走出房间。

裴旭景望着苏桐月纤细的身影,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苏桐月回到自己的卧室,卸妆洗澡护肤,一通下来脑子清醒不少,然后穿着睡衣坐在电脑面前,打算做个甜品店市场,商圈和选址的调查。

其实,苏桐月前世也开过甜品店 ,不过那是为了吸引取悦裴旭景,让裴旭景看到她的变化。因为那时候苏桐月三天两头就往裴氏集团跑。

裴旭景烦躁不已,冷冰冰地对苏桐月说:“难道你的脑子里除了爱情什么都没有吗?”

只不过,因为那时关注点大部分还是在裴旭景身上,甜品店因为管理不善,不到一年就倒闭了。

苏桐月想,这次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她要好好地将甜品店做大做强,以此实现经济独立,然后买房搬出去,和那个臭男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苏桐月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写出了一份策划。她选出甜品店几个选址,打算后天去看看,然后敲定店面。

苏桐月大致估算了一下前期开店的投入,大概20W~30W的样子。

苏桐月想起父母生前为她存的储备金,嗯,应该足够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