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人间四月芳菲尽(傅久临楚芳菲)整本免费

《小说叫人间四月芳菲尽(傅久临楚芳菲)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7 22:16 作者:佚名 标签: 傅玖临 楚芳菲 现代言情

她拼尽全力,魔怔了一般想方设法地嫁给他,却发现他不爱她再回头,她身后只余森森白骨,血流如注,和她嫁与他那日从京郊到皇城铺就的十里红妆是那样相似原来,不是你的,哪怕你为之放下一切,歇斯底里,也终究只能沦为害人害己

小说叫人间四月芳菲尽(傅久临楚芳菲)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人间四月芳菲尽(傅久临楚芳菲)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曾经再也回不去

曾经她以为有爱则无畏,傅玖临却让她知道,爱是一把双刃剑,爱错了人会永坠地狱。

——————

新婚第二日,楚芳菲随着九王爷傅玖临一起进宫谢礼,途中忽然呕吐,在帝后殿前被诊断出有了两月身孕,皇帝勃然大怒,知情人都以为她必死无疑,她却活了下来。

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受了鞭笞之刑后就浑身是血地被扔进了落雪阁。

这是一个废弃多年的院落。!

杂草丛生,灰尘遍布。

数九寒天,鞭伤之痛都不及傅玖临目光中的冰凉,瞬间就将她打入地狱。

她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倔强地抬头看着傅玖临,道:“王爷,臣妾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臣妾腹中孩儿的的确确是你的亲生骨肉。”

站在树下的男人面色难看至极,冷声道:“本王也就在新婚之夜碰过你,这才过了一日不到,就能让你有两个月的身孕?”

她喉咙滚动,任由眼泪一滴滴砸到手背上,执拗道:“你不爱我,不信我,那你何必要娶我?”

“娶你?如果不是你突然冒出来参加比武选妃,打乱了本王的计划,本王会放弃心中挚爱,娶你这个贱人?”

楚芳菲攸然睁大了眼睛。

他举办比武选妃,原来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心中挚爱!

那她呢?她在他的眼里,只是扰乱了他计划的贱人。

明明只过了三个月,他竟然就爱上了别人吗?

楚芳菲微微闭上眼睛,喉咙像是被人灌了冰刀子,就连呼吸都痛苦万分,问他:“既然你为了别的女人如此用心良苦…那你为什么要碰我?”

男人嗤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说为什么?她的命在你和太子手里,如若不然,本王会碰你?”

如果不是她抢了比武选妃的头筹,夺了原本属于素素的位置,素素怎么会负气跑了,怎么会落在太子手里?

“我没有!”

男人失去了耐性,怒斥道:“够了!在她平安之前我不会动你,但你腹中孩子必须得死。你最好自己解决,否则你休怪本王亲自动手!”

“你不能这样做!”楚芳菲捂着腹部,像个被触及了逆鳞的母兽,哑着嗓子咆哮道:“傅玖临,我腹中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啊!这么做你一定会后悔的!”

“本王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举办比武选妃,将你这个耻辱迎入了王府!!!”男人拂袖而去。

她手撑地,支起身子,对着他的背影喊着:“既然你认定我有罪,那你连我一起杀了啊!”

死了总比煎熬地活着来得更容易。

“呵——”,男人嗤笑,脚步微顿,连头都没有回,凉薄道:“若不是顾及皇室颜面,今日父皇根本不会放过你。如果你想死,请自便!本王求之不得!”

轰——

凌迟之痛,莫非如此。

她倒在地上,望着灰暗的天。

有雪飘舞,落在脸上凉飕飕的,就像她的心,永坠冰窖。

她晕晕乎乎,不知过了多久才幽幽转醒。

“醒了?”

床上的女人唇瓣动了动,认出榻边之人时眼睛骤然睁大,惊讶道:“哥哥?你怎么来了?还有,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楚流月不答,心疼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跟哥哥回恶人谷。”

“不要。”

“你该闹够了!偷跑出谷,瞒着哥哥擅自做主嫁给傅玖临,还将他身上的蛊毒转到自己身上,把自己弄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小妹为了找你如今也下落不明,你…”他耳朵一动,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有人来了。”

“哥哥你快走,如果被人发现,他们不会放过你。”

她的哥哥是恶人谷尊主,是正派人士欲要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而她,是恶人谷的妖女,人人喊打。

楚流月看着她,疾言道:“跟哥哥一起走!你的身份一旦暴露,你以为傅玖临会护你吗?”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楚芳菲急得虚汗涔涔,推搡着楚流月,疾声道:“哥哥,你快走啊…你别管我。我已经嫁给王爷,我就是王爷的人。更何况,哥哥你知道的啊,我…我爱他啊,我爱了他十年了。”

“你不走,哥哥也不走!”

**——

“真是一场兄妹情深的好戏啊!”

砰——

破旧的木门一踹就散了,傅玖临踏步而来,他的身后府丁密密麻麻地站了满院。

楚芳菲喉咙滚动,下意识地掀开被子,颤颤巍巍地挡在了楚流月面前。

“楚芳菲,本王一直很疑惑你到底是何方高手。众所周知,本王比武选妃规则有二,一打败所有参选者,二打败本王的三十六暗卫,满足这两条才算胜出。能做到这两点的人不可能在江湖上一点名气都没有。本王问过许多武林人士,他们甚至没有听说过你这号人物。派出去查你身份的人也根本查不到你的过去,你就像一个凭空冒出的人。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恶人谷的妖女…你隐瞒身份潜入王府,到底意欲何为?”

傅玖临目光凉薄,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不,连陌生人都不如。

“传言恶人谷的妖女骄纵跋扈、任性妄为,极受谷主楚流月的疼爱。这么不可一世,怎么…心甘情愿做太子的狗?”

狗!

原来,她在他眼里只是一条狗。

“你再说一遍?!傅玖临,你找死!!!”楚流月长剑出鞘,杀气磅礴。

楚芳菲按住兄长颤抖的手,冲他摇了摇头。

她看向傅玖临,身体的全部力量都落在身后兄长身上,大方承认:“对,我是恶人谷的妖女,哥哥是恶人谷的尊主,但我和哥哥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你让哥哥走,我跟你解释。”

“王爷,您别被蛊惑了。这都是太子的计谋,今日之事如果传扬出去,世人皆知九王爷娶了恶人谷妖女,他们会说您勾结邪魔外道,您会名誉扫地。太子这招是诛心啊,太狠了!您千万不要心软。”管家提醒着傅玖临。

闻言,男人眸中厉色越来越深,他沉声道:“今天你们全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管家点头,立马下令:“全都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

厮杀,一触即发。

“王爷!”楚芳菲崩溃地大喊。

楚流月一手护着她,一手交战,喘着气对她说:“菲菲,你该死心了。你亲眼看到了,你和孩子的命在傅玖临眼里一文不值。”

楚芳菲摇头,眼泪飘飞,撕扯着嗓子喊道:“不,停下来…王爷,这么做你会后悔的…”

这时,有人来报:“王爷,太子来访。”

“不见。”

“可太子…”

话未说完太子就已经进来了,他带来的人将傅玖临的人团团围住。

太子痛心疾首:“九弟,你想干什么?在王府动私刑是重罪,你不知道吗?”

“这是我王府家事,还请太子离开。”

太子摇头,走到楚芳菲面前,心疼地打量着她,叹气道:“菲菲,你受苦了!本太子低估了九弟的暴戾。我来晚了,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

“什么?”

她听不懂太子的话。

“够了!”傅玖临暴呵。

他双眸一片血红,死死地盯着楚芳菲和太子,斥道:“今日阻挡我者杀无赦。”

太子嗤笑,缓缓走到傅玖临面前,用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九弟,父皇的确把名誉看得很重要,可他真的会为了名誉就就不顾皇室血统了吗?你就不觉得奇怪?”

傅玖临并不接话。

太子更凑近了一些,唇角噙着残忍的嘲讽,低声道:“因为父皇知道弟妹腹中的孩子是本太子的骨肉,东宫长子、父皇的皇长孙,你敢动?”

“你!”傅玖临垂在腰侧的手紧握成拳,指关节嘎吱作响,很快便有黏腻温热的血液从指缝挤出。

傅玖临被气得失去了理智。

“杀!全部杀了。一个活口都不要留!”

太子被他的煞气震到,眼睁睁看着局势渐渐扭转,他的人一个个倒下,全被九王府的人拿住。

太子不甘心地看了傅玖临一眼,灰溜溜地趁乱逃走了。

楚流月一人难敌大批人马,更何况他还…

很快,楚流月右手被刺伤,贴身佩剑噌一声飞了出去。

他已无路可逃。

楚芳菲的泪和着汗水,**全身。

一头及腰乌丝杂乱,几捋贴脸上,剩下的随着寒风狂舞。

她跪坐在地上,抱着伤痕累累的兄长,哭得撕心裂肺,“王爷,是我错了。我不该不顾一切嫁给你。我姓楚,是楚家的楚,不是傅家的楚。只要你愿意放过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被呼喊的人依旧无动于衷。

她急了,顾不得许多,只能朝着傅玖临的方向,用尽浑身的力气喊出:“王爷,我是…”

“王爷,急报,找到白姑娘了,白姑娘受了点伤。”府兵匆匆来报。

傅玖临的脸色瞬间就回了春。

他喜不自胜,激动不已,问:“她在哪里?伤得重吗?”

“就在堂屋。”

“好,本王现在就过去。”

“那王妃和楚流月怎么处理?”

“抓起来,待我严加审问再做打算。”

“是。”

他一踏出大门就和拿着急报前来禀报的府丁撞了个正着。

“王爷,恶人谷全军覆没,无一活口,此次剿灭恶人谷的行动大获成功,陛下宣您即刻入 宫听赏。”

傅玖临的眉心突突突地跳,他鬼使神差地回头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女人。

她像是被这消息震得完全失了魂。

楚流月也是愣住了,而后毫无预兆地吐出了一大口血,晕倒前还在喊着:“小菲菲,活下去…”

“啊——”

楚芳菲凄厉地嘶吼,整个大殿都透着一股子令人心碎的绝望。

傅玖临的心都跟着颤了颤。

他眼睁睁看着她扶着石柱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她靠在柱子上,那双倾城绝色的双眸死死地盯着他,一字一顿,认认真真地问:“是你做的吗?你早就知道我是恶人谷的楚芳菲,所以你故意设了这个局,趁哥哥救我,谷内空虚,一举攻下恶人谷是吗?”

她顿了顿,声线已经开始发颤,“全军覆没…无一活口,九王爷!你好狠的心啊!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地的可怜人,是哥哥给了他们一个家。他们做错了什么?啊?!你告诉我,他们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要被你这样赶尽杀绝?!”

傅玖临喉咙滚动,正要解释,府丁急急来报:“王爷,白姑娘晕过去了。”

男人蹙眉,没有再看楚芳菲一眼,几乎是奔跑着去了堂屋,还未进门就喊着:“丫头,丫头…”

她不知道,落雪阁内,心中残存那么微薄的一丝希望的姑娘就在他头也不回的背影里彻底地…冷了心。

片刻前她还准备告诉他她就是三个月前不惜一切代价救过他的命的丫头啊!

多么可笑啊!

她捡起兄长的佩剑,疯了一般地抗争着。

长发翻飞,裙裾鼓动,剑锋凌厉。

既然世人都说她是妖女,那她就疯给他们看看!

反正,她已经失去了一切。

“妖女…果然是妖女。”

“她已经杀红了眼,大家小心。”

“妖女大开杀戒了,快去报王爷。”

她哈哈大笑,笑中藏着自己才尝得到的苦涩和泪水。

她自小待在恶人谷内,从未踏出谷外一步。

哥哥说人心险恶,只有谷里才是盛世,才是桃源。

她问哥哥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咱们家要叫恶人谷。

哥哥答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自诩正义之人害怕。

她又问为什么要让他们害怕呢。

哥哥答他们只有害怕了才不敢来打扰小菲菲的平静和幸福啊。

她抱住哥哥的大腿,仰望着唯一的亲人,笑着说谁都打不过哥哥,哥哥这么厉害,没人敢来欺负菲菲。

哥哥刮了刮她的鼻子说是啊,小菲菲记住,这世上只有哥哥会真心实意地待你好,小菲菲长大后不要被男人的花言巧语欺骗了。

“啊——”

回忆戛然而至。

蛊毒发作,她骤然倒下。

……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三个月前。

她因为试图偷跑出谷看看外面的天地被楚流月当场抓住,罚在山底寒洞里面壁思过。

她百无聊赖,每日除了练功和期待着小妹偷偷送些好吃的点心来看自己,就是和采桑聊天。

夜里睡不着,她坐在洞口处,托腮看着突如其来的暴雨。

她觉得自己还没有这些雨滴自由呢!

忽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栽入了草丛里。

她没有丝毫犹疑,冲入了漫天雨幕。

在这个雨夜,她遇到了从谷外而来的绝世美男傅玖临,她眼睛一亮,竟然在这个美男的腰间看到了她暗恋十年不得再见的那个男孩的玉佩。

如果能预料得到日后的际遇,楚芳菲想,打死她她也不会救傅玖临,她就该听采桑的话,早早地上床睡觉,而不是在深夜坐在洞口赏雨,更往前了说,她就不该妄想逃出谷去看看,这样她就不会出现在山底寒洞,更不会再次遇到害了她一生的男人傅玖临。

她守了傅玖临一夜,为他擦身,为他换上哥哥的干净衣裳,用她学到的一些医术皮毛为他处理外伤。

她就蹲坐在榻前,一遍遍地将浸在寒洞之水里的毛巾盖在他的额上,为他降温。

她长这么大,哥哥虽然待她严厉,但也是出了名的宠妹狂魔。

她何曾伺候过人?更别提是这样乖乖地,脸带笑意地,心甘情愿地伺候一个男人了。

第二日天未亮,采桑发现了傅玖临,她又是生气又是无奈,立马就要去报告楚流月。

芳菲拦住采桑,以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劝说,并保证一定不会透露关于恶人谷的一切消息,等傅玖临伤好便送他出谷。

采桑依旧犹犹豫豫。

这时,小妹提着吃食来看她。

楚芳菲仿佛看到了救星,立马将昨夜救了一个男人的事情告诉了小妹,并求小妹帮忙游说采桑。

小妹自然站在楚芳菲这边,还说她会替楚芳菲看着楚流月,一旦楚流月要来寒洞,她就会提前告知,让楚芳菲和采桑有足够的时间藏好傅玖临。

楚芳菲开心地抱住了小妹,还笑着说:“小妹,你对我真的太太太太好了!我爱你一万年!”

有了小妹的帮助,傅玖临被藏得很好,只是一连三日,男人都没有醒。

她急了,只能冒险让采桑去请谷中神医乾大夫。

她以命相逼,乾大夫也拿大小姐没办法,认命地为傅玖临诊治。

乾大夫告诉楚芳菲,傅玖临身中焱毒,毒性已经蔓延到脏腑之中,故而导致高烧不退、双目失明。

她泪眼汪汪,问乾大夫如何解。

乾大夫摇头,毒性已经扩散,无药可解。

她扯着大夫的衣袖不停地抹泪,透过朦胧的泪眼,她又回到了十年前。

那时候她还是个半大点的小娃娃,和谷里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一起玩躲猫猫,她撒开了腿跑,一心想着跑到谁也找不到她的地方去,于是就…迷了路。

她看着全然陌生的树林,害怕极了,她大声哭着,却只有野兽嘶鸣,她继续跑,不知何时下起了暴雨,她跑着跑着就浑身发软,晕了过去。

她似乎是发了高热,一直都晕晕乎乎,但迷糊间总有一块通体碧绿的莲花状玉佩在眼前晃动,她很想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人的样子,可小身板不争气,努力去看也是一片模糊。

夜里,那个人抱着她、轻哄着她入睡,她一直哼着难受,那人就笑着哼歌,她听到有人说“公子,这女孩在恶人谷附近出现,恐怕和恶人谷脱不了干系,公子小心有诈”,她心里紧张,生怕这个少年会丢下她,可下一瞬间,她就听到少年说“她是恶人谷的人又如何?众生平等,我做不到见死不救。更何况她还这么小,你怎么能断定她不会成长为一个好人?”。

她小小的心啊,在那一刻猛然跳动,都变得不像她自己的了。

那人走后,少年就继续哼着歌,是她从未听过的曲调,特别柔软特别动听,慢慢地她就不难受了,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等她再次醒来,身旁已经没了人,手里却握着一片树叶,树叶上写着“小丫头,我走了,你已经退烧,赶紧回家吧”。她小心翼翼将树叶揣在怀里,心里可劲儿去回忆那人美心善少年的模样,可无论怎么想都是模糊的轮廓。

她就在原地等着,果然哥哥急匆匆地找了过来,一把将她抱起,仔细打量,她笑呵呵地抱着哥哥的脖子说“菲菲没事,菲菲遇到了一个比哥哥还要好看的人,他救了菲菲”,楚流月黑了脸,严肃地教导她“哥哥跟你说过很多遍了,谷外之人做梦都想要我们的命,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罪大恶极的人,你再敢跑出谷,哥哥宁愿打断你的腿”。她吓得缩了缩脖子,却执拗道“才不是呢,有人跟我说众生平等”,楚流月气得打她屁股,她哇哇直叫却还是坚持,楚流月拿她没办法,也就不与她争论了。

那个少年她想念了十年,那个少年说的那句“她是恶人谷的又如何?众生平等,我做不到见死不救,更何况她还这么小,你怎么能断定她不会成长为一个好人”她记了十年。

从出生开始,所有人都告诉她不可出谷,就好像她的这一生从出生那一刻就已经注定,只能是妖女,只能躲在洞内求生。只有那个少年不一样,那个少年给了她期待的平等,她也因着那句话活得善良宽容,充满希望。

她啊,要活成一个好人。

本以为此生都难和那个人美心善的少年再见了,可命运让她再次遇到他,如他当年所言,她也做不到见死不救。

楚芳菲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的,可怜兮兮地看着乾大夫。

乾大夫被她缠得没法子了,说:“只有冰魄石或可解焱毒,但世间仅有一块,已认大小姐为主,不会再认其他人。”

“那我可以把冰魄石送给他吗?”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