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重生之我是吕布(司马朗董卓)整本免费

《小说叫重生之我是吕布(司马朗董卓)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7 22:17 作者:佚名 标签: 军事历史 艾朗 董卓

这是汉朝?我成了吕布?吕布竟然有夫人了,还那么美艳动人,我该怎么办?

小说叫重生之我是吕布(司马朗董卓)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重生之我是吕布(司马朗董卓)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忽悠失败

“啊!”艾朗突然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只见眼前一个身材壮硕的大汉慌忙跪下道:“将军,敌军前来挑战,太师请将军立刻前往城楼!”

艾朗满头雾水,完全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又见他竟然穿着古代将军的铠甲,不禁笑道:“我说兄弟,你搞什么鬼?穿成这个样子,拍戏啊?”

那大汉一脸茫然的神情,又道:“东方十八路诸侯列阵关前挑战,太师十分焦急,请将军速速前往!”

艾朗以为是哪个朋友请来这家伙跟自己开玩笑来着,呵呵一笑,站了起来。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变高了很多?!不禁看了看自己。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他竟然看见自己竟然也穿着古代将军的厚重铠甲,而且这副身体,如此高大魁伟,简直就不是自己的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朗脑袋短路了,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想到镜子,连忙叫道:“镜子!快把镜子拿来!”

当即便有亲兵给艾朗捧来了一面铜镜。

艾朗对着铜镜看见一个无比陌生的面孔,剑眉入鬓,英气逼人,一股傲然气概,仿佛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似的!艾朗瞪大了眼睛,镜中人也瞪大了眼睛一副震惊的模样。艾朗指着镜中人惊叫道:“他,他,他是谁?!”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那个大汉一脸担忧地抱拳问道:“将军,你,你这是怎么了?”

艾朗指着镜中的人扭头冲那大汉叫道:“他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大汉满腹疑团,抱拳道:“镜中人不就是将军您自己吗?”

其实艾朗也知道镜中人就是他自己,只是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他难以置信罢了。他看着镜中那个完全陌生的自己,心里不由的一阵惊惶,随即心头一动想到这可能只是一个梦境而已,当即便抬起右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想要把自己弄醒!啪的一声响,艾朗只感到脸颊火辣辣的疼痛!这根本就不是梦啊!周围的人见艾朗如此行为,不禁面面相觑,都不禁怀疑他们的将军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艾朗瞪大着眼睛,不知所措地喃喃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我怎么……?”突然想到就在刚才,自己驾驶的小轿车与对面开来的另一辆小轿车迎面撞在了一起!一声巨响,整个人就好像掉进了一个黑洞!想到这,艾朗不禁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难道说,是我的灵魂在那一瞬间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了?!艾朗想到自己竟然已经死了,一时之间感到难以接受。

那大汉担忧地问道:“将军,您还好吧?”

艾朗生性洒脱,虽然陡遭剧变,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接着心中反而还升起一些庆幸的感觉来。想到那大汉对自己的称呼,不禁心头一动,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叫我将军?”

大汉不解地眨了眨眼睛,随即抱拳道:“将军乃是太师麾下中郎将,在下自然要称呼将军为将军!”这话听着有些别扭。

艾朗不太明白中郎将是个什么官职,不过听说自己莫名其妙地当上了将军,还是十分高兴的。随即想到对方的话语中总是提到一个叫太师的人,而且自己好像还是对方的属下,不禁又问道:“你说的太师是谁?”

大汉神情怪异地看着艾朗,随即抱拳道:“回将军的话,太师便是,便是将军的义父,董卓太师……”

这一下,艾朗惊得无以复加,禁不住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叫道:“照你这么说,那我就是吕布咯?”

大汉看了一眼艾朗,抱拳道:“是的。……”

艾朗不由得看向铜镜中这个新的自己,心情十分复杂。

大汉见艾朗这个样子,实在是怀疑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不过这样的想法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的。想到太师还在等候吕布将军,不禁又催促道:“将军,太师还在等候将军!让太师久等可不太好啊!”

艾朗回过神来,道:“哦,那走吧。”随即他便跟随大汉走出了房间,门口一个身着将军服饰特别雄壮的将军模样的人眼见艾朗出来,立刻招呼周围一众亲兵跟上。艾朗看了一眼那位将军,感觉他是自己的手下,不过却不敢多说什么,害怕露馅。

一群人从一座院落里出来,艾朗只见一名亲兵牵着一匹浑身火红巨大如龙的骏马来到眼前,不禁惊叹不已,他知道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赤兔马了。那赤兔马眼见艾朗来到身旁,低低的嘶鸣了两声,状似亲昵。艾朗翻身上马去,这时艾朗才惊讶地发下自己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骑马了。随即想这可能是真正的吕布遗留下来的本事吧,虽然作为吕布的灵魂都不存在了,不过他本人的技巧本领似乎都还在。想到这,艾朗安心了不少。两名亲兵抬着一杆寒气逼人十分霸气的方天画戟来到马旁,艾朗知道那是自己的兵器,伸手抓起。方天画戟一入手中,一种奇妙的感觉便涌上了心头,仿佛江山都在脚下,众生尽如草芥!

众人迅速沿着不长的街道奔向不远处的那道城墙。不久奔到了们楼下,城门上沿三个古拙的大字映入了眼帘,‘虎牢关’,这里竟然是虎牢关?!艾朗大感惊讶,他知道这虎牢关便是吕布与东方诸侯大战的战场啊!又想到刚才就军官说的话,不禁怀疑此刻正是十八路诸侯兵压虎牢关之时。就在这时,只听见城关外,战鼓声轰隆隆震动大地,呐喊声一阵阵搅动苍天!艾朗顿时紧张起来,然而同时,一种奇妙的兴奋之感却也涌上了心头!

众人下了马,奔上城门楼。艾朗只见不远处翠盖大纛之下众将簇拥之中坐着一堆肉山,一身紫金袍,满脸胡须,匹夫黝黑,散发出一股野兽一般的气息,不用问艾朗便知道那人就是董卓了。

董卓听说吕布来到,当即转过头来。看见吕布,满脸堆笑,大声招呼:“奉先我儿,快快过来!”众将纷纷为吕布让路。

艾朗走上前,觉得自己应该要行礼,想到影视剧中的情节,当即朝董卓抱拳道:“太师。”

董卓指着关外,怒哼了一声,道:“关外小儿竟敢冒犯咱家!奉先我儿快快去教训他们!”

艾朗扭头朝关外看去,赫然看见军势如潮铺天盖地,旌旗如云连绵不绝,刀枪剑林寒光映日!艾朗是个现代人,何曾见过这样的景象,顿时心中惶恐起来,脚肚子好像都有点打颤。

这时,城关外的战鼓声和呐喊声停歇下来,与此同时只见一名敌将跃马冲出军阵直到关下。众人定睛一看,见是一个十分壮硕气势彪悍的战将,骑着一匹杂色马提着一杆镔铁长枪,很是威风凛凛的模样。只见他横枪立马,高声喊道:“吕布匹夫,我乃名将方悦,快快出来送死!”

董卓气恼地哼了一声,催促艾朗道:“奉先我儿快快率军出战!”众人这时也都看着艾朗。

艾朗支支吾吾,心里只想将此事推掉,突然灵机一动,道:“太师,我身体不适,还是让他人出战吧。”董卓吃了一惊,叫道:“我儿身体不适?!”艾朗点了点头,按着胸口皱眉道:“不知怎么回事,胸口发闷。不过休息一下应该会好。”

这时,那方悦又在关外叫喊道:“吕布,你这个缩头乌龟,是不是害怕你家爷爷了不敢出战!”几十万联军将士哈哈大笑起来,声震长空。

艾朗被说中了心思,不由得颇为尴尬。一名豺狼气势虎豹身躯的大将阴阳怪气地对艾朗道:“吕将军不会是真的害怕了那个无名小卒了吧!”这家伙就是西凉名将张济,好些个将领看着艾朗,也都神情怪异的模样。

艾朗大感下不了台,叫道:“胡说!我怎么可能怕他!”眼见众人都神情怪异地看着自己,无法可想,要面子的他又不想被人小看了,只得硬着头皮道:“我虽身体不适,不过对付这种杂鱼货色也费不了什么功夫。”说着便一甩战袍威风凛凛地下了城门。董卓大为欣喜,哈哈大笑起来。

艾朗来到城门前,只见数名大将已经集结了兵马在城门前等候。艾朗不认识那些大将也不知道眼前是什么状况,不禁踌躇起来。那些大将一见艾朗下来,便齐齐上前抱拳行礼。艾朗愣了愣,道:“都起来吧。”

其中那个最为英武彪悍的大将上前来抱拳道:“将军,是否要出关迎敌?”

艾朗肚子里苦闷地道:‘老子可不想出战!为什么别人一穿越就左拥右抱纵意花丛,我却要去跟人拼命?’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些兵马,想到眼前这些将领对自己的态度,不禁心头一动,问那个格外英武的大将道:“你们随我出战吗?”众将大感奇怪,互望了一眼,那格外英武的大将抱拳道:“我们是将军麾下兵马,自然要跟随将军出战!除非将军不令我等出战!”艾朗连忙道:“出战出战!都出战!”众将一起抱拳应诺。艾朗眼见有这么多兵将跟着自己出战,只感到人多势众不由得胆气大壮,举起方天画戟大声吼道:“兄弟们,随我出关迎敌!!”

众将士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把艾朗吓得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了。关门大开,艾朗率领着麾下三万兵马如同开闸猛虎一般涌出关去。联军那边眼见董卓军出战,登时发出一阵阵呐喊,那感觉像是在挑战似的。这三万兵马迅速背靠城关列成军阵,面对着对方的呐喊声也针锋相对地呐喊起来,一阵阵呐喊如同一道道滚雷在战场上空对撞滚动着!艾朗不禁感到自己的血液也渐渐沸腾起来了,竟然有一种想要与敌人大战一场的冲动来!

那方悦举起手中的长枪指着立马在旗门下的艾朗,扬声喝道:“来送死的可是吕布?”

艾朗不禁恼火起来,扬声道:“来取你狗头的正是你家爷爷!”众吕布军官兵忍不住大笑起来。

那方悦哼了一声,指着艾朗大声叫道:“吕布,别人都说你如何骁勇,我却不信,今日便要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取下你的人头!”说着便一催战马朝艾朗冲来了,气势汹汹。

艾朗见状,顿时紧张起来,双腿下意识地夹紧了马肚子,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然而艾朗不知,他下意识地一夹马肚子便是给了赤兔马出击的信号,那赤兔马当即愤蹄奔出,火红的鬃毛飞扬便好像一团烈火一般。艾朗大惊,双手乱挥,当即便想回转。然而对方却已经冲到眼前了,只见他双手一抖长枪就朝艾朗面门戳来!艾朗大惊之下,下意识地一挥方天画戟。只听见啪的一声吹响声震全场。那方悦只感到手中的长枪差点脱手飞出,震惊不已。

两马交错而过,方悦勒转马头看着不远处侧着身子面对着自己的吕布。只见那吕布骑着火红赤兔马,当真是人如虎马如龙气盖山河,方悦不由得为之气沮,刚才那股子要杀敌立功的锐气一下子消退了下去。其实方悦此刻并不知道,对面的吕布心里比他还要紧张。

方悦不愿就此退缩,猛地大叫一声,催动了胯下战马挺枪再次朝艾朗冲去。

艾朗眼见对方来势汹汹,不由得手忙脚乱起来。

双方战鼓呐喊声如同惊雷一般大响起来。转眼之间,方悦便纵马冲到艾朗面前了,大叫一声,长枪如毒龙出洞直朝艾朗胸口刺杀过来,当真是狠辣非常!

艾朗在惊惶之际下意识地一抬方天画戟,瞬间撞上了对方急刺过来的长枪,只听见啪的一声大响,方悦手中的长枪竟被撞得高高抬起。两马交错而过,各自勒转马头重新面对对方。艾朗面有讶异之色,因为他感到对方虽然气势汹汹的样子,可是也不过如此啊。而方悦却是心中惶恐不已,他没想到自己全力的一击,竟然也被对方如此轻描淡写地就给化解掉了。

双方的战鼓声和呐喊声惊天价大响,双方将士的热血都已经沸腾起来了。那巨大的呐喊声和战鼓声好像是在催促双方战将继续大战似的。

方悦重新鼓起勇气,催动战马挺起长枪嚎叫着再次朝艾朗冲来。艾朗面对着正咆哮冲来的对手,这时的他已经没有先前那么紧张的感觉了。

转眼之间,双马相交,方悦手中的长枪还在半途,而艾朗手中的方天画戟就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将他高高挑了起来。艾朗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目瞪口呆,他刚才只是下意识地动手,却没想到竟然一招就击杀了对方,简直就像是宰鸡杀鹅一般容易。看着眼前这鲜血淋漓的景象,艾朗很奇怪自己的心中竟然没有太多的感觉,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在打游戏一般。

战场上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鼓声和呐喊声都消失了,随即董卓军这边便爆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士气大振,而联军那边却是一片士气受挫的低迷模样。

袁绍眉头紧皱,懊恼不已,随即扭头对身边众将吼道:“谁还敢出战吕布?”

随即有一将大声叫道:“末将穆顺去取吕布的人头!”众人只见一员大将提着战斧策动战马从上党太守张扬身边冲出了大阵。双方的战鼓声再次差池响起,呐喊声跟着大响起来。

然而双方交战仅仅一个回合,穆顺又被艾朗斩落马下。随后接二连三,联军这边四员大将出战,却都在吕布手下走不过三个回合,全都死于非命了。艾朗已经完全适应了战斗,觉得沙场交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萦绕在心头。同时,艾朗也为自己竟然有这么强的武力感到惊喜兴奋,看来吕布的本事都留下来了。

联军将士眼见吕布如此勇猛,人人面如死灰,联军中间一片死气沉沉的景象。而董卓军那边,却是士气高涨到了极点,呐喊声一阵接着一阵震动云霄。董卓高兴地鼓掌大笑,欣喜地道:“奉先我儿果然是天下无双啊!我有奉先何愁东方小儿!”李儒等人纷纷附和,然而张济却心中老大不痛快。

袁绍眉头紧皱,懊恼地叫道:“可恶!难道就没有人对付得了吕布吗?”扭头对身边众将吼道:“谁还敢出战吕布?”却看见众人都面露惶恐之色,无人敢接话。袁绍不禁感叹道:“吕布真可谓天下无双啊!若对付不了吕布,谈何击败董卓收复洛阳?”

吼!就在这时,一声虎吼突然炸响,震惊了双方将士。所有人不由得循声望去,赫然看见一员猛将骑着一匹黑马从联军中间冲出!那将魁伟异常,一双环眼怒目圆睁,满脸胡须好似钢针,气势如虎如熊,策马朝吕布冲去,竟然发出一种千军万马奔腾的气概!

艾朗见到那人,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物,心里惊呼道:“这来的难道是张飞!?”回过神来,眼见对方气势汹汹冲来,当即不甘示弱,提着方天画戟策马迎上。此刻的艾朗,经过了先前那几战之后,已经习惯甚至是喜欢这种杀场交锋的感觉了,那感觉就像是在虚拟游戏中以一当百的快感。

双方战鼓轰隆隆雷鸣起来。双方撞在一起大战起来,那张飞真是勇猛非凡,吼声如虎,丈八蛇矛力重千钧,每一招仿佛都能劈山裂石,疯狂猛攻吕布!双方激斗二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双方将士的热血彻底沸腾了,呐喊声仿佛要将大地都给掀翻了似的!袁绍等人只感到惊喜不已,而董卓等人则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双方斗到五十几个回合依旧不分胜负,不过艾朗在熟悉了张飞的招数过后,反攻的力度越来越大,斗到六十几个回合,张飞渐渐显的有些左支右绌了。就在这时,联军中间又有一骑冲出,高声叫道:“吕布休狂,关羽来也!!”

正在恶斗张飞的艾朗吃了一惊,心里一闪念:不好,这三个无赖想要来个‘三英战吕布’了!

艾朗顾不上细想,当即狠狠一戟劈在张飞的丈八蛇矛上逼退了张飞,随即举起方天画戟向前猛地一挥。这是他吕布和军中将领早有约定的信号,当他这么一挥画戟,大军便全力向前冲杀。艾朗的灵魂替代了吕布的灵魂占据了吕布的身体,因此吕布的这些下意识的记忆他都继承了,在这紧要关头,他下意识地便发出了这样的号令。

张辽等将见状,当即高声狂呼,率领三万大军发起了冲锋,好似破堤洪流滚滚而来!这一下大大出乎关羽的预料,关羽连忙勒住战马,高声朝张飞喊道:“三弟,快回来!”张飞却兀自猛攻吕布不休,状若疯狂。

艾朗眼见关羽停住,不禁松了口气,借着大军席卷上来摆脱了张飞的纠缠,率领大军直突入联军大阵。联军方面完全没想到吕布竟会在这个时候发动大军突袭,措手不及之下被三万并州大军一下子撞入军阵,一时之间大刀阔斧杀得联军人仰马翻尸横遍地!联军抵挡不住纷纷溃败下去!

董卓身边的李儒见状,急声对董卓叫道:“太师,好机会啊,快快下令大军出击吧!”

董卓当即传令。

关门大开,近十万大军在樊稠张济的率领下涌出城关跟着吕布军冲击联军。然而俗话说得好,‘汉朝无弱兵,汉军无弱将’,董卓军方面虽然占得先机,却也难以形成一泻千里摧枯拉朽之势,联军且战且退退入了大营依靠大营最终抵挡住了董卓军的猛攻。城关上的董卓兀自不肯罢休,不过李儒却劝道:“太师,时机已失,快领他们退回来吧!若是联军回过劲来反攻,可就大大的不妙了!”董卓也不禁担心起来,当即下令收兵。

当天夜里,董卓大排宴席犒赏三军将士。宴席上,董卓兴致很高,着重嘉奖了吕布,以皇帝的名义封吕布为温侯。众人纷纷向吕布道贺,只是不知有几人是真心,又有几人恨不得吕布即刻死于非命才好。

宴会一直闹到深夜才散场,众人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天早上,董卓在李儒的建议下想要一鼓作气彻底打垮面前的关东联军,经过了昨天一战,自董卓以下所有人都对一举击败关东联军十分乐观,认为关东联军根本就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当董卓表示要一举打垮关东联军之时,众将纷纷请战,士气如虹,人人都渴望能够在接下来的大战中立下大功。

董卓十分高兴,下令大军倾巢而出。

轰隆隆的鼓声惊破了清晨的薄雾,虎牢关关门大开,十五万大军滚滚而出,逼近联军营寨排开大阵挑战。战鼓声轰隆隆响个不停,将士们的呐喊声在天际滚动。

联军营垒中号角声战鼓声也大响了起来,所有营门大开,近三十万联军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迅速背靠营寨排开大阵,虽是各路诸侯不相统属,然而整个军阵也是浑然一体分不出彼此。

李儒笑着对董卓道:“太师,关东诸侯不知死活,已入我彀中。可令温侯出战,斩其数员大将以寒其军心,然后便可挥大军掩杀过去,定可一举而彻底击溃众诸侯!大势定亦!”

董卓哈哈大笑,赞赏道:“妙计啊!”随即便冲艾朗叫道:“奉先我儿!”

艾朗正立马在不远处,听到董卓的叫唤,不禁眼角挑了挑,肚子里暗骂道:‘你是我儿,妈的!’随即勒转马头奔到了董卓面前。

董卓抬起如同擀面杖般粗大的手指指着对面的关东联军,道:“奉先我儿立刻出战!”

艾朗应了一声,便准备出阵。

然而就在这时,联军中间战鼓声却惊天价般地大响起来。众人都颇感诧异,觉得联军中难道还有人敢主动出马来挑战吗?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众人震惊地看见,联军近三十万大军竟然一同行动,骑兵步兵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如同浪潮一般朝着董卓军这边席卷而来!原来联军方面鉴于昨日之战的教训,因此今日一开战,袁绍便在曹操的建议之下,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发动全军全力进攻!

联军战骑如同狂风一般首先冲阵,来自各路诸侯的战骑吼叫着发疯似的不断冲撞在董卓军防线之上,乒乒嘭嘭的大响不绝于耳,刀枪马槊寒光漫天,铁蹄飞跃血肉横飞!联军战骑的攻势猛烈之极,如山崩,如海啸,只片刻功夫,董卓军正面防线便被其强大的冲击力冲撞得犬牙交错了!也亏得董卓军强悍,特别是吕布麾下高顺率领的八百陷阵营重甲如同中流砥柱一般抵住了联军战骑最猛烈的攻势岿然不动,否则,只怕此刻联军战骑已经破阵了!

李儒眼见此情景,急声请董卓传令所有骑兵从两翼突击联军两翼以挫其锐气。董卓立刻传令。只见数万西凉铁骑扬起滚滚烟尘好似狼群一般从两翼冲出直朝联军两翼冲去。

然而联军方面显然早就料到了这一招,联军中间立刻就有两支骑兵驰出,各由悍将率领分别抵住了从两翼冲杀而来的西凉铁骑。只见铁骑纵横交错,人仰马翻,人喊马嘶个个状似疯狂,马槊长刀杀得难解难分!

西凉铁骑没能如愿突破联军两翼,而联军的主力步兵却已经对董卓军大阵发起猛攻了!只见无边无尽的步兵排山倒海一般猛冲董卓军大阵,董卓军只感到压力陡增!各部将士虽然拼死力战,然而终究敌不过对方磅礴的军力,渐渐的董卓军方面已经露出了不支之相!

董卓见情况不对,急令吕布率领骑兵断后,他则率领大军迅速朝城中退去。

艾朗自不愿为董卓卖命,可是被赶鸭子上架无从选择,只得率领麾下万五千战骑拼死抵住数十万联军的猛攻!吕布的并州铁骑可谓精锐之师,然则在对方无边无尽兵潮的席卷之下却眼见着连片倒下!将官被丛丛枪林掀翻,士兵纷纷陷入兵潮,血肉横飞,伤亡惨重!

艾朗抵挡不住,率领残兵奔回了虎牢关。联军趁着大胜的气势进薄关下猛烈攻关,董卓军凭借关墙拼死抵挡,箭矢如雨,滚石檑木轰隆隆响个不停!联军猛攻了整整一天,可是却未能如愿攻破关墙,就差那么一步!

夜幕降临了,日薄西山,残阳如血,虎牢关下尸横遍野,夜枭的鸣叫声显得那样的凄凉。

联军不能破关,暂时退回了营寨。城关上的董卓军终于松了口气,开始打扫战场清理尸体。

艾朗在城门楼上坐了下来,放下自己的方天画戟,只感到浑身酸痛十分疲惫。今天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杀死了多少人了,若是还在现代社会恐怕被枪毙一百次都不够。先前那种初到贵境仿佛身处游戏中的兴奋感觉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了,他终于感受到了真正战争的残酷。

这时张辽奔了过来。张辽,就是吕布麾下八将之首,体格雄壮,气势精悍。不过此刻的张辽,在精悍之中却也透出了几分疲惫之色。

张辽奔到吕布面前,抱拳道:“将军,属下刚才清点了一下,我军只剩下两万来人了。”

艾朗吃了一惊,道:“我们三万人马只剩下了两万?”张辽点了点头。

艾朗紧皱着眉头,心中十分郁闷。

这时,一名军官奔上前来,抱拳道:“将军,太师请将军前往行营议事。”

艾朗没好气地道:“我若离开了,谁守城门?”那军官不知所措,说不出话来。

张辽连忙道:“将军尽管去见太师,城门这里有末将等在,料也无妨。”

艾朗刚才只不过是说气话,想要不见董卓怎么可能啊。站了起来,提起方天画戟,跟着那个军官下了城门楼。

艾朗骑着赤兔马来到行营大门口,翻身下马,把方天画戟扔给了迎上来的一个董卓亲兵,压得那人踉踉跄跄差点摔倒在地。艾朗哈哈大笑,大步走了大帐。一走进大帐,只见董卓高坐在上首,李儒侍立在侧,而军中大将樊稠张济以及李肃等人都已经到了。

见李儒正在对董卓说话,艾朗便走到左侧首位站下。只见那李儒满脸沮丧言道:“……,本以为今日一战可大破贼军,没想到竟然会落败!”

董卓又是气恼又是忧虑,道:“这些贼子,有荣华富贵不好好享受,偏要来和俺做对!俺真是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了!”

李儒连忙道:“东方贼子胆敢反叛朝廷反叛太师,人若不诛天必诛之!”董卓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名传令官心急火燎地奔了进来,急声禀报道:“太师,大事不好了!……”

董卓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又出了甚事?”

那传令官急声道:“孙坚等接连猛攻汜水关,郭汜李榷两位将军快要抵挡不住了!”

董卓大惊,其他人闻言也都慌乱起来。张济皱眉喃喃道:“汜水关若失,大势去亦!这可如何是好?”

李儒皱眉道:“孙文台骁勇,乃江东之虎,郭汜李榷二位将军怕是抵挡不了多久了!我们这里的情况也新遭大败士气低落!洛阳已经无兵可派!为今之计,……”

董卓急忙问道:“你是不是有办法了?”

李儒朝董卓抱拳道:“太师啊,如今贼焰猖狂,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据贼于虎牢汜水之外已不可能。为今之计只能是,只能是放弃洛阳,迁都关中。”

董卓听到这话,皱起眉头,意似不愿的样子。李儒劝道:“太师不必舍不得洛阳的繁华,只需把洛阳的美人和金银财宝能工巧匠全都迁去关中,要不了多久,关中繁华更甚洛阳!”董卓大喜,连连点头称赞。

李儒又道:“再者,正好可以以洛阳为诱饵诱使关东众诸侯去争夺,那时太师便可在关中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了。待众诸侯斗得筋疲力尽之时,太师便可遣一员上将东出,夺回洛阳自不在话下,还可趁势席卷整个天下!”董卓双眼放光,大声赞叹。

站在左首处的艾朗却心中奇怪:历史上不是李儒献计一把火烧了洛阳吗?怎么不一样了?

随即艾朗明白了,恐怕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引起的吧!不是说哥伦比亚的一只蝴蝶扇了一下翅膀就能在太平洋的彼岸引发一场暴风吗?自己怕不就是那只蝴蝶吧?想到这,艾朗不禁有些期待起来,期待这个可能会变得很不一样的世界究竟会如何发展下去?

李儒紧接着道:“太师可召回李榷将军,同时令郭汜将军继续率军防守汜水关,令温侯防守虎牢关。敌军虽然势大,不过有这二位将军守住这雄关险隘,量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攻得进来的。我们正好利用这段时间迁都关中。”艾朗听说要把他留下来抵住联军,不禁肚子里骂娘。

董卓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办。”

董卓不愿耽搁,当天晚上就连夜退回洛阳去了。只留下艾朗及其麾下的两万并州军。

艾朗在大帐里召集了张辽高顺等将,将董卓的决定说了。众将面面相觑,都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张辽急忙朝艾朗抱拳道:“将军,我们许多人的家眷都在洛阳城中,此事该如何处理?”众将也都关切地看着艾朗。

艾朗愣了愣,问道:“有多少家眷?”

张辽道:“怕不下五万人。”艾朗听说还有五万余家眷在洛阳不禁一阵头疼,道:“那就回去一个人,叫他率一小队人马回洛阳照看并且帮忙撤退众家眷。”

众将闻言不由得心中感激。张辽抱拳道:“倒也不必专门派人回去,如今有臧霸等四位将军及两万并州军留守洛阳,可令他们负责照看众家眷退往关中。”

艾朗听到这话,不禁心头一喜,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怎么还有两万兵马吗?”

众将一呃,面面相觑,只感到最近将军的脑子似乎变得有些不好使了似的。

艾朗感觉自己失态了,赶忙咳了两声作为掩饰,对张辽道:“文远你立刻派人去通知臧霸将军,令他率军好生照看家眷退往关中。”张辽抱拳应诺。

话说联军方面得到斥候报告,得知董卓及其大队兵马已经退回了洛阳,当即挥军昼夜猛攻。艾朗率军依托城墙拼死抵挡,局势眼看着迅速恶化下去。

不知不觉,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虎牢关下尸积如山仿若地狱一般。这天傍晚时分,又是一天的恶战结束了。吕布军官兵疲惫不堪,纷纷瘫坐在尸堆血水中喘气,人人都显得有些麻木。

艾朗靠坐在城门楼的椅子上睡着了,手中还抓着他的方天画戟。

张辽急匆匆奔了进来,叫道:“将军!将军!”

艾朗惊醒过来,下意识地抓起手中的方天画戟。随即看见是张辽站在面前,不禁放下心来。张辽神色凝重地道:“将军,刚刚接到斥候报告,郭汜已经弃了汜水关西逃,如今孙坚等诸侯联军已从南面入关了?”

艾朗大惊之下跳了起来,叫道:“那混蛋都不通知我就跑了?”

张辽忧心忡忡地道:“太师及主力已经撤离,郭汜这一走,我军便成孤军。更可虑者,若孙坚等切断我们的退路,那我军便陷入死敌了!”

艾朗来回踱着步,烦躁不已,停下脚步,骂道:“妈的,他们知道逃命,咱们也不能给他们当炮灰!”扭头对张辽道:“传令下去,大军立刻撤走!”张辽应诺一声,奔了下去。

不久之后,吕布军官兵便掩埋了同袍的尸体悄悄地退出了虎牢关。

第二天一早,联军再次发起猛攻,这才发现虎牢关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各路诸侯心急如焚,纷纷涌入虎牢关直朝洛阳奔去,人人都想成为第一个进入洛阳的诸侯。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曹操,曹操说动公孙瓒一同向西追赶,两军共有六万人马。

六万人马昼夜兼程赶了一天时间,突然斥候来报,说前方十余里外正在大战。

曹操急忙对公孙瓒道:“怕是孙文台追上了董卓,我们快去!”公孙瓒点了点头。两人当即率军急赶。不久之后,登上了一片矮丘,赫然看见前方荒原上兵马如潮旌旗如云,双方大军正在激烈交锋。一方十余万大军将另一方万余之众团团包围正在猛攻,杀声震天。

公孙瓒仔细看了看,咦了一声,道:“下面没有孙文台的江东军,好像是袁术和韩馥的大军。还有马腾的旗帜。”曹操点了点头,道:“被围的仅仅只有万余人,也不是董卓的主力,看起好应该是从虎牢关退走的吕布。”

正说之时,只见兵潮人海中一骑一马奋勇直前所过之处无人能挡,转眼之间袁术韩馥马腾麾下十余个战将便被他斩落马下,当真是勇不可当啊!曹操指着那人道:“你看,那是吕布!人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公孙瓒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而立马在他身边的一位银枪白马的少年将军却眼露兴奋之色,跃跃欲试。

话说艾朗率军从虎牢关撤退,却没想到袁术等人会比孙坚晚那么多入关,结果迎头撞上。袁术等人眼见吕布兵少,当即挥军将其重重包围。满以为可以一股荡平,却没想到鏖战多时依旧战不下,反而损失了不少兵将。袁术恼羞成怒,不断督促各军猛攻。刀山枪林,杀声如雷,吕布军将士纷纷血溅沙场!连大将张辽也中了一支流矢!吕布军虽然强悍,然而在十几万大军的重围之下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袁术立马在帅旗之下,看着被重围的吕布军做困兽之斗,不禁敲着马鞭得意洋洋地道:“吕布,你已经逃不了了,快快投降磕头求饶,我袁术是名门之后,可以饶你罪过,赐给你一条性命。”

艾朗注意到了袁术,心里想到了一个主意,当即勒转马头直朝袁术冲去。此时双方隔着重重兵潮,袁术眼见艾朗策马冲杀而来,倒也不以为意,呵呵笑道:“吕布,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人!就凭你一个人也想伤得了我?你是在找死!”

就说话这功夫,艾朗已经驾着赤兔马刺破了三重防线,好似热刀切奶油一般!赤兔马如电如火,居然距离袁术已经不远了!

袁术不由得有些心惊,急令身边众将迎战。只见数十名战将,举着各样兵器狂呼呐喊着奔涌而出。转瞬之间,那数十名战将便围住了艾朗。却没想到赤兔马太快,竟然从众人中间一掠而过,同时寒光飞舞,三名战将被方天画戟打落马下。众将还未反应过来,艾朗骑着赤兔马就已经冲到了袁术眼前了。

袁术大惊之下,赫然看见对方方天画戟横扫而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的滚下马鞍摔到地上,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对方的一击。艾朗一击不成,恼火不已,催马挥戟要追杀滚到地上的袁术。然而袁术却连滚带爬钻进兵丛之中,艾朗受人丛所阻一时之间根本无法追杀。而就在这时,刚才被艾朗摆脱的那几十个战将已经嚎叫着急赶上来了。

艾朗瞥见袁术的大旗,当即挥起方天画戟横扫过去将旗杆斩断,上半截旗杆连同挂在顶端的旗帜立刻倾斜跌入人群之中。

众将围攻上来,艾朗依靠方天画戟和赤兔马杀出重围,汇合部下官兵拼命向西边突围。联军官兵眼见袁术旗帜倾倒,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禁军心动荡起来。吕布军却是士气大振,嚎叫着狂冲猛杀,人人如猛虎下山,十荡十决,杀得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十几万大军的十重包围竟然硬是被吕布军杀出了一条血路而出!

这时,袁术已经在亲兵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眼看着己方十几万大军竟然被吕布率领的残兵硬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而去,禁不住惊惶地叫道:“那吕布究竟,究竟是人是鬼啊!”

曹操见吕布杀透重围,禁不住击掌赞道:“厉害!”随即对公孙瓒道:“伯圭兄,我们该助公路兄等一臂之力了。你的辽东铁骑不逊于西凉铁骑,就请伯圭兄率辽东铁骑截住吕布。”

公孙瓒稍作思忖,点了点头,把右手一挥。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越当即率一万辽东铁骑冲了下去,绕一个巨大的圆弧想要抄到吕布军前方截住吕布。此时吕布军刚刚经历一场恶战,人马都十分疲乏,眼看被那一万辽东铁骑截断了前路。

艾朗一马当先,举起方天画戟猛杀入辽东军中,手中方天画戟大开大合,银光匹练漫天飞舞!辽东军将士人仰马翻,无人是他一合之将!并州骑兵紧跟着艾朗杀入辽东军中,双方骑兵激烈交锋,刀碰刀火花四溅,枪透甲血肉横飞!辽东军十分强悍,却也挡不住如虎如狼的并州铁骑,被并州铁骑穿凿而过!

然而并州铁骑冲破了阻挡,可是后面的步兵却被截住出不来了,被敌军四面围攻,眼见死伤惨重纷纷倒在血泊之中。

艾朗见状,不假思索立刻勒转马头杀了回来,辽东军措手不及,阵脚大乱。艾朗率领并州铁骑如入无人之境,刀枪所向直杀得辽东铁骑人仰马翻!身处重围本已绝望众步军眼见他们的将军转回来救他们,顿时激动万分士气大振,纷纷狂呼吼叫舍命冲杀,人人以一当十状似疯狂!

艾朗率骑兵杀透重围,接住了步军,一路又杀了出去。

诸侯各军嚎叫着穷追不舍,他们眼看己方占据绝对优势居然还被对方冲出了重围,恼火不已,只想追上吕布他们将他们斩尽杀绝才能消心头之恨。

艾朗亲率一部骑兵断后,且战且退,一路之上杀声不绝,尸体漫野。

曹操策马赶上公孙瓒等人,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完全被那吕布牵制住了,根本无法追截董卓救回圣驾!”

公孙瓒皱眉点了点头,问道:“孟德可有什么妙计?”

曹操指着正且战且退的吕布道:“吕布虽然勇猛,然被诸兄大军追袭已经是左支右绌了,弟以为可趁此时机以一部精兵绕过吕布,定可追上董卓救回圣驾!待击溃董卓救回了圣驾,我们再回过头来对付吕布这支残兵,不愁他不束手待毙!”

众诸侯都表示赞同,马腾道:“就请孟德分派任务吧!”公孙瓒等人点头附和,而袁术却没有说话,貌似不悦的模样。

曹操也是当仁不让,抱拳道:“承蒙诸兄信赖,曹某便僭越了!”随即道:“就请公路兄(袁术),文节兄(韩馥)继续掩杀吕布,寿成兄(马腾)伯圭兄(公孙瓒)随我绕过吕布去追击董卓。”众人点了点头,马腾却为难地道:“孟德兄,我军正在进击吕布,要收回兵马还需时间。”公孙瓒点了点头,公孙瓒的辽东军也有相当数量正在猛攻吕布。

曹操立刻道:“由弟先率军追击董卓,二兄收拢了部队再赶来与我汇合便是。”两人点了点头。

曹操不愿再耽搁,当即传令下去,率领麾下两万兵马绕过正在交战的区域直朝西边追去。这时,马腾和公孙瓒则急急收拢兵马。

就在这时,有袁术的斥候赶来向袁术禀报道:“启禀主公,洛阳城内已经无董卓军守卫了,孙坚将军已经入城!”袁术神色一变,马腾等人在旁边也听到了这话,也都是心头一惊。

袁术冲传令官喝道:“传令下去,大军立刻停止进攻!”传令官应诺一声奔了下去。随着一阵阵金钟之声响起,正在追袭吕布的各军纷纷停止了进攻。袁术骑马走到众诸侯面前,道:“我要即刻进入洛阳,诸位与我一道吗?”

马腾公孙瓒都面露犹豫之色,公孙瓒道:“董卓怕是追不上了,还是先进洛阳为是!”马腾点头称是。

马腾身后一名相貌英俊英气逼人的少年将军突然出来叫道:“不可!我们答应了曹操,怎能食言!”公孙瓒身后那个同样英气逼人的少年将军也叫道:“不错!我们不能负了曹操!再者,陛下被董贼掳走,我等必须赶去救驾!”

众诸侯被两人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袁术没好气地喝道:“我等主人正在议事,岂有你等下人插话的道理!还不给我退下!”

马腾身边的那个少年将军大怒,当即便要动手,却被马腾给喝住了。

袁术冷哼一声,拱手道:“诸位要怎么做也由得你们,我是不奉陪了。”随即便率领麾下大军东走,赶去洛阳了。韩馥等人也跟着率军离开了。马腾和公孙瓒不禁焦急起来,公孙瓒问马腾道:“伯圭兄,我们怎么办?”马腾稍作思忖,道:“去洛阳!”那两少年将军苦劝无果,愤然离开了。

艾朗张辽见诸侯各军突然离开,大惑不解,不过却终于松了口气。随即便率领着残存的数百骑兵赶上正在撤退的大队一道向西边而去。

话说曹操率领麾下两万大军绕路追赶董卓,追到荥阳附近,天色已经晚了,斜阳夕照,归鸦阵阵。突然,左侧山麓丛林一带战鼓声大做杀声震天,一支兵马杀了出来!曹军猝不及防登时就被冲得七零八落了。原来荥阳太守徐荣埋伏在此,一见有追兵来到便挥军杀出。一时之间,到处是刀光剑影,曹军官兵纷纷被砍倒在血泊之中。

徐荣见此情景,得意得哈哈大笑,随即高声呼吼指挥麾下官兵围攻已经一片混乱的曹军。

就在这时,徐荣突然听见身后方向传来一阵阵的战鼓声和呐喊声,不禁大为惊讶。赶忙转身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无数曹军正如同潮水一般漫山遍野杀来。原来曹操早就料到董卓很有可能安排下伏兵,因此将麾下兵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老弱作为前军,另一部精锐主力则跟随在后。果然如他所料,大军行至荥阳便遭遇了董卓军的埋伏,曹操眼见对手伏兵尽出,当即便挥军杀来。

徐荣措手不及,一下子就被夏侯惇夏侯渊二将率领骑兵撞入军中,把他手下的兵马冲得阵脚大乱。徐荣急令各军收缩防御,而这时,曹操亲率的大队步兵杀到猛攻徐荣军,大刀阔斧杀得徐荣军尸积血飞,局势万分危急。徐荣苦苦支撑,眼见局势不妙,便想率军逃走了。

就在这时,却突然出现了一军漫过南面的山丘奔杀下来,如同一柄锋利的长枪捅入了曹军的腰眼!曹军没料到还有一支敌军,措手不及之下被对方一下子给冲成了两截。曹操一边下令各军稳住,一边看清楚了领头敵将的模样,魁伟异常,骑着赤兔神驹,竟然是吕布,不禁大感惊异。

另一边徐荣眼见吕布率军出现冲乱了曹军,惊喜之下,赶忙挥军反击。徐荣军转守为攻,嚎叫着拼命反扑,曹军拼命抵挡,但终究抵挡不住,被冲得七零八落了。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明月升上树梢,淡薄的青光笼罩大地,只见荒野上寒光乱闪,巨大的杀声惊得周围森林的鸟雀都不敢入林。

徐荣军与吕布军一道四面追杀溃败的曹军,惨叫声此起彼伏,血水仿佛染红了月光。不过曹军也当真强悍,当此之时,各部竟然依旧各自为战拼死抵抗,好似被围困的老虎一般,徐荣军和吕布军虽然完全掌控了局势,然而每消灭一拨曹军,代价都不小。

曹操在夏侯惇夏侯渊的保护下终于杀出了重围,沿着来路奔逃而去。却不想前路突然被人挡住了。众人一惊,勒住战马。定睛一看,赫然看见吕布提着方天画戟骑着赤兔神驹横在当面,还有悍将张辽及百余战骑。

夏侯惇双目一睁,大叫道:“跟他们拼了!”

曹操赶紧拉住了夏侯惇。策马上前,朝吕布一抱拳,道:“看来今日是我曹操的末日。能死在吕布将军的手中,我曹操也死而无憾了。只求将军放了我的这些部下,我曹操便是在九泉之下也感激将军的大恩大德。”

众曹军官兵激动不已,夏侯惇歇斯底里地大叫道:“主公若死,我等决不苟活!”随即冲吕布大叫道:“吕布,人都说你天下无双,今日我便要与你分出个雌雄来!”说着便打马上前要和吕布拼命。

曹操厉声喝道:“停下!”夏侯惇心头一凛,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曹操看向吕布,道:“来吧,曹某这颗人头就请将军取去!”

艾朗看着曹操,只看见一股豪迈之气,完全没有丝毫所谓的奸狡之色。艾朗不禁心中敬佩,道:“曹操果然了不起,就这么杀了你太可惜了。”随即打马走到一边让开了一条路,道:“你们走吧。”

曹操等人大感惊异,难以置信,曹操问道:“吕布将军你要放过我?”

艾朗笑道:“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快走吧,要是被徐荣的兵马赶来,你们就走不掉了。”

曹操等人大为感激,曹操抱拳道:“将军大恩大德,曹某将来定当报答!”艾朗微微一笑。曹操等人不敢耽搁,赶紧离开了。

艾朗望着曹操的背影,心中不禁有些期待。

张辽打马来到艾朗的面前,不解地问道:“将军为何要放了曹操?”

艾朗微笑道:“曹操是当世难得的英雄,就这么死了岂不可惜?”话虽如此,其实艾朗之所以会放了曹操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对曹操的崇拜。在艾朗的心里,孙坚不过是小人,刘备不过是伪君子,而只有曹操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英雄。另外还有一个原因,这个时候艾朗可能还没有意识到,那就是艾朗想要留着曹操作为董卓的强敌。

艾朗率军与徐荣汇合了,徐荣兴冲冲地问道:“将军可曾逮住了曹操?”

艾朗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道:“被他跑掉了。”

徐荣一脸可惜的样子。艾朗眼见各军还在追杀围攻曹军,道:“不知道会不会还有追兵赶来,我们赶紧撤退吧。”徐荣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徐荣军和吕布军停止了对残存曹军的追击,合拢一处向西边撤退。逃过一劫的曹军也都无心再战,纷纷朝东边退去。

曹操走了不远,收拢残兵,发现原本的两万兵马只剩下不到一半了,索性将领们都在。夏侯惇气恼地骂道:“怎么其他诸侯都不见半个人影?他们都跑到哪里去了?”

曹操脸色森寒,眼神中蕴含着无边怒气,道:“去洛阳!”随即便率领手下残兵朝洛阳赶去。

第二天早上,吕布军和徐荣军退到了渑池附近。各军将士人困马乏。就在这时,后方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众人不由得扭头望去,只见两骑马一前一后疾驰而来。

徐荣当即紧张地问道:“是追兵吗?”

艾朗见对方气势汹汹虽然只有两骑却竟然散发出数万骑兵才有的气势,当即不敢怠慢,下令大军停下列阵。徐荣军和吕布军虽然在十分疲惫之时,不过依旧迅速列成了战斗队形。艾朗、张辽、高顺、徐荣打马来到军前。眼见那两骑如同狂飙一般直奔到前方数十步开外勒住,战马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龙吟,马上两员少年将军英气勃发好似战神下凡一般。艾朗禁不住眼睛一亮,赞道:“他两人很不错的样子!”

只见左侧那个少年将军提着长枪前出,指着艾朗喝道:“吕布,我要取你项上人头!”

徐荣大怒,喝骂道:“乳臭未干的小子,当真是大言不惭!就凭你们也想与温侯交手!”

艾朗笑着摆了摆手,随即对那少年将军道:“你是什么人?”

那少年将军把枪一横,喝道:“我乃西凉马超!”

艾朗闻言登时恍然大悟,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马超,颇有些流口水的模样。旁边的徐荣见状,不由得背脊生寒。

艾朗的目光落到了另一位少年将军的身上,见他白马银枪俊朗不凡,一股英气直冲霄汉,不禁心头一动,问道:“你,难道是常山赵子龙?”

赵云感到有些奇怪,握着长枪抱拳道:“在下正是赵云。昨日吕将军不顾个人安危回入重围拯救被围的部下,在下深感敬佩!然则将军如此重情重义,却为何要为国贼董卓效力?将军若能弃暗投明,定将成为大汉栋梁之材!”

艾朗呵呵一笑,道:“子龙,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汉朝皇帝当权,老百姓就有好日子过?”

赵云一愣,不解地问道:“将军此言何义?”

艾朗面露嘲讽之色,道:“汉朝这几代皇帝,其实除开那个开国皇帝刘秀之外,有一个像样的吗?只顾自己享受,完全不管百姓死活,苛捐杂税名目之多简直数不过来。在他们的统治之下,有多少人卖儿卖女,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又有多少人饿死街头?要不是这样,怎么会有黄巾之乱,张角那几个妖人怎么可能煽动得了老百姓起来造反?日子要是能过下去,谁愿意造反?天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在我看来,董,董太师可比皇帝要好得多了!”

赵云皱着眉头,面露思忖之色。

马超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喝道:“废话少说,纳命来!”说着便策马挺枪直朝艾朗冲去。

艾朗哈哈大笑,策马冲出迎上了马超,两人大战起来。只见马超手中的龙骑枪如飞龙腾云,气势万钧,寒光好似闪电,杀机震人心魄!徐荣原本没将这两个少年将军放在眼里,然而此刻见到马超的武力,却不禁面色惨白冷汗直流了!

艾朗与马超交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眼见对方攻势越来越猛气势越来越盛,真如同猛虎下山,不禁惊叹不已,暗自赞叹道:难怪传说马超不下于吕布,他可真是厉害啊!!

艾朗打起精神,鼓起全力迎战,怒吼声中,方天画戟舞动开来,只见寒光漫天撞得对方龙骑枪乒乒乓乓作响。战到八十余回合,艾朗渐渐占据了上风。

正在观战的赵云担心马超有闪失,当即催马挺枪加入战团。他这一来立刻令艾朗感到压力陡增,只见赵云银枪闪动,好似一道道电光横空乱飞,其迅疾狠辣竟然丝毫不在马超之下!两将围着艾朗猛攻,如同走马灯似的转圈,直杀得日月无光风云变色!好一场龙争虎斗!双方大战百余回合不分胜负。不过马超赵云的攻势却是越来越猛烈,而艾朗却渐渐地有些左支右绌了。艾朗拥有的吕布身体虽然强悍绝伦,然则对手马超赵云也都是盖世猛将,他以一敌二还是难以匹敌的。

然而就在这时,赵云却突然退出了战圈。马超感到奇怪,下意识地也退出了战圈,问赵云道:“怎么了?”

赵云看着有些气喘吁吁地吕布道:“我二人联手战了一百多回合都战不下他,岂可再战?再者,吕布连连鏖战,我们却是以逸待劳,就算胜了也是胜之不武!”马超这才想到这些,不禁点了点头。随即冲吕布叫道:“吕布,今日暂且罢手,来日定要与你分出个雌雄来!”

徐荣冷声道:“还想走吗?”随即一挥手,大军涌动便要上前围杀。

艾朗抬起方天画戟,扬声道:“都不要动,放他们走。”众军立刻停下。

赵云抱拳道:“多谢。”随即勒转马头,飞驰而去。马超也勒转马头去了。艾朗扬声喊道:“喂!我很喜欢你们,想想我刚才说的话,我在长安等着你们!”两人并没有回应艾朗,身影很快越过前方的山丘消失不见了。

徐荣偷偷地忘了艾朗一眼,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吕布不会有龙阳之癖吧?’一念至此,徐荣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地远离了艾朗一点。

曹操赶到洛阳,见洛阳无恙,不由得松了口气。随即听说众诸侯正在皇宫大厅宴会,不由得怒火中烧,赶到皇宫大殿。

正在欢饮众诸侯突然看见了狼狈不堪地曹操,登时变得鸦雀无声了。马腾、公孙瓒羞于见曹操,装作低头饮酒。袁绍堆起笑脸,笑道:“孟德兄追击董卓,想必大获全胜了吧?”

曹操双眼一瞪,指着众人怒吼道:“汝等败类,我曹某人大好男儿,羞于与汝等为伍!”语落便拂袖而去。众人面面相觑,气氛十分尴尬。袁术冷笑一声,嘲讽道:“量他追击董贼不成,反而损失惨重,他这是恼羞成怒。”几个诸侯立刻出言附和。

就在这时,一名小校奔了进来禀报道:“启禀主公,曹操率军离去了。”袁绍哦了一声,倒也不是如何关心的态度。

孙坚喝了口酒,放下酒杯,道:“曹操的事情不必去管,现在我们该商量眼下的事情。这洛阳总算是完整收复了,可是该交给谁来管理呢?”

众人互望了一眼,都态度暧昧的样子,没有说话。冀州刺史韩馥首先站起来道:“我们联军既然是以袁绍大人为盟主,如今洛阳收复,自然应当交由袁绍管理。”几个诸侯纷纷附和。

袁术却没有作声,孙坚则冷冷一笑。立在孙坚背后的孙策大声道:“俗话说得好,成大功者受大任!今日我们能够驱逐董贼收复洛阳,全因我江东子弟浴血沙场攻破汜水关之故,我父所立之功,何人能比?洛阳理应交给我父亲管理!”

袁绍有些恼火的模样,却也没法出言反驳。将目光投降了袁术。袁术却故作不觉。

袁绍不禁暗骂,眼见此情景,自己也不好硬要洛阳,只得道:“此时容后再议,今天就到此为止,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众人纷纷起身,离去了。

另一边,艾朗和徐荣退入了潼关,这时两人接到了董卓发自长安的命令,令徐荣率所部兵**同潼关守军守卫潼关,并召吕布回长安述职。艾朗与徐荣在潼关分开,艾朗率领手下兵马一路赶来长安。路上所见倒也还算安宁,百姓还算安居乐业,完全没有史书中所谓‘董卓劫驾西迁,尸积如山哀嚎遍野’的景象。不过据说靠近潼关的几个州县的百姓确实被强行迁来了关中,但也基本上没有奸淫掳掠的事情发生一切都还算平静。

想想,艾朗便明白了。写史书的那些人遵循着儒家忠君的思想,自然会极尽诋毁之能事,毕竟董卓算是个造反者。其实董卓根本就没道理胡乱残害百姓,因为在这个时代,人口其实是最重要的资源,只有有人口才能有人耕种土地,有人生产物品,有人披甲执剑为其卖命。除非家董卓是个疯子,否则怎么会去破坏手上最重要的资源呢?如此做法其实就和自杀没有两样。后来刘备也强行迁徙新野等地的百姓,也是因为人口是最重要的资源的缘故,只是身为刘皇叔,史书却把他迁徙百姓说成是无比仁慈的行为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