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重生后,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顾耀东沈青禾年龄)整本免费

《小说叫重生后,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顾耀东沈青禾年龄)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8 22:13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沈蓁芜 谢珣

近些天来夜半时分阿芜总被噩梦惊醒,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些画面,梦里一容貌与之相似的女子一身红衣从城墙一跃而下,耳边依稀传来一句“谢珣来生但愿与你不再相见”

小说叫重生后,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顾耀东沈青禾年龄)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重生后,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顾耀东沈青禾年龄)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梦醒

精彩节选

南啟,永平八年夏。

汴京城下了一场久违的大雨,连绵不断的雨水和阴冷的天气使得路上的行人步伐匆匆。

沈府也不似往日热闹,南院庭廊内丫鬟婆子纷纷低着头神色慌张,就连平日里最是沉稳的范妈

妈也是一脸焦急,不时抬眼看一下正屋,嘴里念叨着:“好好的怎么会从马上摔下来,可别生出什么好歹来呀……”

过了半个时辰丫鬟萍儿从正屋匆匆跑出来,朝着范妈妈方向带着哭腔低声说道“范妈妈,姑娘……姑娘”

范妈妈听萍儿说了半天也没个完整的话,急得不行催促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呀,大夫说姑娘症状如何”

“大夫说姑娘虽磕到了头…,但幸好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近些日…可能会有眩晕之症…还得卧床休养”遂一直啜泣个不停,萍儿倒也是将大夫的话完整的说了出来。

“幸得佛祖庇佑,姑娘才平安无事,你们务必细心照料姑娘,待姑娘醒了及时去东院告知与我…好了,我还得赶紧回去回禀老太太免得她着急,

都各自忙活去吧”范妈妈说完便带着身后两个丫鬟快步走出了南院。

“是,范妈妈”丫鬟婆子齐声应到。

“范妈妈慢走”萍儿道。

目送范妈妈离开后,便回到了房内,一直守着昏睡的沈蓁芜。

夜半三更,沈蓁芜在噩梦中惊醒,从塌上坐起身双手抱膝,头靠在膝上,脸上的发丝都被汗水浸**。

萍儿因太困去洗了把脸回到便房内见自家姑娘已经醒了,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坐在塌上不时颤抖几下,

穿着单薄的素色寝衣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面色苍白,鹅蛋似的脸庞上一对弯弯的新月眉

配着挺翘的鼻子以及微微泛白的朱唇,一双杏眼直盯着一处,模样很是楚楚可怜。

“姑娘,可有哪里不适”萍儿轻声问道。过了半响见沈蓁芜久久未答话,复又喊了几声“姑娘,姑娘……”

沈蓁芜慢慢回过神,转脸望向萍儿,小丫头虽相貌普通,不过胜在面上肉嘟嘟长得讨喜

很是可爱,“无妨,只是轻微的磕碰,不碍事”沈蓁芜答道。

“姑娘饿不饿,要不我让厨房做点吃的送来”萍儿接着问道。

“不必了,我没甚胃口,围着我照看了许久估摸着你也累了,去休息吧”沈蓁芜说完

便缓慢顺着软枕躺了下去。萍儿心疼的看着自家姑娘,替她掖了掖被子便悄声退出了屋子。

沈蓁芜躺在床上回想着梦里女子的哭泣声,城墙上一跃而下的红色身影,一直

萦绕在脑海,从半个月前沈蓁芜只要入睡总会梦到这些片段但是却怎么也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容,直到今日蹴鞠不慎从马上掉下来,昏迷这一阵儿又做了这个梦

模糊的记忆瞬间清晰,而那女子的面孔

竟然与自己长相一模一样,只是略显成熟一些,准确来说是十八岁的自己,原来自己从城墙一跃而下后没有死反倒回到了十四岁。

沈蓁芜也终于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从城墙一跃而下结束生命的原因。

沈蓁芜父亲乃当今皇帝亲封的辅国大将军沈巍,手握重兵,常年驻守定州。而沈蓁芜母亲杨

氏当年由于生产时血崩,产下她便撒手人寰。杨氏与沈巍是少年夫妻,感情极好,因此在杨氏

离去后一直未续弦,而他常年驻守边关,便将沈蓁芜一直养在沈母沈老太太跟前,而沈老太太一心只爱佛法,虽宠

爱有加但对于沈蓁芜管教甚少,沈父又常年不在家于是便养成了她娇纵任性的脾气,对于喜爱的人或者物都会用尽一切办法去得到。

在汴京城是出了名的跋扈娇纵,沈蓁芜虽对外面对她的评价有耳闻,却毫不在乎,照样我行我素,骑

马蹴鞠,勾栏瓦舍各种惹是生非。

直到遇见谢珣,那个眉目如画,姿容似雪,墨色的眼眸常常弯成月牙般的弧度,嘴角总是带着一抹笑意的少年郎……

沈蓁芜初见到谢珣,是在曹云汐家的赏菊宴。因着在宴席上几个世家小姐对着沈蓁芜一顿明嘲暗

讽,搞得沈蓁芜气急败坏,和她们一翻撕扯,就差掀翻席面,还好一旁的曹云汐劝阻才作罢,一时间心情全无,就嚷着萍儿出去走走,待

路过湖心亭遇见三个男子;彼时谢珣身边正站着两个世家公子,几人相谈甚欢,当他察觉转头望向沈蓁芜

时,其余两人也跟着转移视线齐盯着沈蓁芜,一时间让原本盯着他出神的沈蓁芜视线无处安

放,悄然间红晕爬上了光滑的面颊。

“子玉,又来了一个你的追随者啊”他右侧紫袍常服的男子说道。“哈哈,是啊,这次你可别再惹得

人家姑娘伤心离去啊”左侧墨色常服男子一脸打趣的眼神在谢珣和沈蓁芜之间来回穿梭。

“切莫再开这种玩笑……,宴席快要开始了,咱们快回去吧”说完谢珣对着沈蓁芜一脸歉意做了个拱手礼

便拉着两人快步离去。边走两人还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谢珣也只得由着他们打趣无奈的摇头。

沈蓁芜半天才回过神,转头激动的对着萍儿说道:“刚刚那个郎君怎么生的如此好看”

这边萍儿看着沈蓁芜满脸红晕,很是害羞的模样,心想肯定又是被那好看的皮囊迷惑了,虽然她也觉得那男子很是绝美……

待沈蓁芜查到谢珣的身份便开始了猛烈的追求,时常探查他的行踪制造一系列假装偶遇,

英雄救美的烂俗戏码,而谢珣碍于父亲沈巍的情面也不好拒绝的太过直白,

就这样过了几年,也没见任何新的进展,就在谢珣以为她快放弃时,皇帝的赐婚旨意便送到了府中。

沈蓁芜仗着家里的娇宠,父亲的愧疚任性妄为,于是便以死哀求着沈巍向皇帝求旨,让谢珣娶她。

沈巍见沈蓁芜如此执着,虽不看好谢珣,却也还是拉下老脸去求了皇帝,不曾想皇帝本就希望文武两政能和睦相处,乐的促成此事,很快便答应了沈巍的请求赐婚二人。

谢珣虽不情愿,可是碍于皇帝的旨意,却也还是答应了迎娶沈蓁芜。

沈蓁芜得知此事欣喜不已,安心在家等待出嫁,幻想着日后与谢珣的相处日常很是期待。

可就在定亲的半年后,沈蓁芜出嫁当天,等了许久都未见迎亲队伍的出现,反倒等来了大批禁军将整个沈府团团围

住,沈巍连同两个叔父都被捉拿下了大狱,沈老太太听闻父亲被人揭发与辽人勾结企图谋反恐

不日就将问斩,心疾突发不醒人世急需用药,而沈家又被围的水泄不通,沈蓁芜气急对着那些守卫又打又砸,却无一人理会,那些守卫硬生受着

也不退让,后来实在担心沈老太太的安危,沈蓁芜无奈只得跪求守卫通融前去请大夫医治,可跪了

一天一夜,那些人也无动于衷,就算有可怜她的也还是无一人敢答应。

最终耽误时间过长,沈老太太还是离世了。

沈蓁芜穿着一身嫁衣跪在床前看着沈老太太的遗容,怆然泪下,心中满是悲凉;父亲下狱,叔父

连坐,祖母离世,接连的噩耗让原本多么娇纵任性的人也塌下了肩膀,就凭她一个根本无法

改变局面,可如今这形式估计也无人敢相助,正当沈蓁芜愁绪父亲他们境况时,一位

身穿禁军将领盔甲的男人出现将沈蓁芜救出了沈府,就在二人快要出城时,被后面追捕的禁军识破

最后被逼至护城墙之下,救她的将领一直将她护在身后,不让人近身“沈娘子,我愧对将军的临死之托,今日怕是无法护您出城了”

沈蓁芜看着眼前包围的禁军知晓是躲不过了,便对着他们沉声说道:“我跟你们回去,你们放了他”

正当话音刚落,一支箭嗖的一声射入护住她的将领胸口,沈蓁芜还未来得及反应,将领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围住她们的禁军隔出一个口走出两人,其中一人拿着一把弓还未放下,而另一人便是谢珣。

沈蓁芜抬头看了眼穿着朝服的谢珣心中了然,嗤笑了一声,解下身上的兜帽披风盖住倒地的将领,转身朝着

城墙石阶一路而上,她站在城楼护栏边上,望着汴京城外的来往背着行囊的行人数不胜数,可笑这吃人的汴京城

竟还有这么多人往里扎,殊不知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沈家一夜之间不复存在,而督办此事的人正是她的新郎官,沈蓁芜万念俱灰发出一阵癫狂的笑声

随即对着后跟上来的谢珣说道:“谢珣,我从未对你做过半分伤天害理之事,唯一错事便是逼你娶我

可你何至于要我沈家全族人性命”泪水顺着脸颊不断落下,从知晓父亲以及叔父被下狱,到谢珣穿着

朝服出现在她面前,沈蓁芜便已明白,谢珣与她的亲事怕也没那么简单,如今家人惨死,而她也没有能力为家人报仇,早就没了生的意志。

“也罢,事已至此,再多的争论也无意义……”

谢珣看着她不发一言,脸上没了一贯温润的笑容,如今沈家灭门,而他也不用委屈求全的娶她了也就不用再伪装了吧

“谢珣,但愿来生与你不复相见”

说完看也不看他沈蓁芜一身红色嫁衣纵身从汴京城墙一跃而下,鲜血染红了她身下的青石板路,仿佛鲜艳的红花开在了她的身下,异常的妖艳。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