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疯批王妃:摄政王绝宠小心肝(迟泱,虞辞孝)整本免费

《小说叫疯批王妃:摄政王绝宠小心肝(迟泱,虞辞孝)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9 22:16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虞辞孝 迟泱

山河移转,沧溟变换,唯有爱亘古不变 北冥之主迟泱的爱人身陨,迟泱偷看生死簿发现其爱人会转世为虞朝的皇帝,为找回爱人迟泱私入人间,守护虞朝成为虞朝国师,时间流转,昔日爱人迟迟没有踪影,古板却野心勃勃的摄政王虞辞孝却闯入她的生活

小说叫疯批王妃:摄政王绝宠小心肝(迟泱,虞辞孝)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疯批王妃:摄政王绝宠小心肝(迟泱,虞辞孝)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夜闯定坤阁

定坤阁位于整个皇宫的正北之位,建于宫内最大的乾坤湖中,湖的周围种满了虞朝的国宝——虞美人花。

整个定坤阁的地界被充沛的灵力供养着,这里的虞美人一年四季常开不败,无论何时都是一片耀目的艳红。

迟泱——虞朝国师,便居于这定坤阁中。

“摄政王这么晚来找迟泱,不知是公事啊还是私事~”娇媚的女声话尾上扬,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更加的勾人。

虞辞孝的眉头恨不得拧成麻花,他自小熟读礼法,最讨厌的便是这种……这种女人!

虞朝向来以端庄为贵,世家贵女中甚少会有与迟泱一般的女子。

这迟泱贵为一朝国师,行事做派举手投足间的放浪却与烟花女子没什么两样, 让虞辞孝十分不齿。

定坤阁的大门缓缓打开,迟泱立身站在阁中。

两人站在长廊的两端彼此相望。

尽管是夜里,迟泱隔着老远儿也能看见虞辞孝比锅底还黑的脸色。

柳叶眉挑起,她很有兴趣的冲着一言不发的虞辞孝走了过来。

虞朝的所有人都对她有着近乎狂热的崇拜,仿佛迟泱就是他们无所不能的神。

物以稀为贵,仰慕见得多了,自然对这种厌恶的眼光格外的感兴趣。

胜负欲不自觉的燃起,迟泱内心的火苗蠢蠢欲动,她像是一只猎豹,一边轻柔的走向猎物,一边仔细的端详着猎物,飞速的思考着如何才能将其拿下。

虽是夜里,可迟泱整个人都像是会发光一样。

她明明在地上,在人间,却如同那高悬在苍穹之上的月亮一般,整个人都散发着柔和又皎洁的光芒。

“你……你衣衫不整!成何体统!”虞辞孝往后退了半步,将脸扭到了一边呵斥道。

待迟泱走的近了,他才发觉,这女人竟赤着脚!

光洁嫩白的双足在大理石铺成的长廊中步步生莲,凭白惹得人心躁动。

瞧着虞辞孝在黑夜中涨得通红的脸,迟泱觉得很有意思。

这人掌握着虞朝的实权,杀伐决断的冷血人物,竟在男女之事上如此古板,真是有意思!

“摄政王深夜闯我住所,还跟我说什么体统?”

如夜莺般婉转的声音让虞辞孝的心都跟着漏跳了一拍,衣袖下攥成拳的手上已经浸满了汗珠,他的喉咙像是掉进了沙漠一般,而面前的女人就是那唯一一捧能解渴的清泉。

明明是内心厌恶之人,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想要为之着迷。

失控的感觉让虞辞孝的眉头锁的越发的紧,也让他更坚定了迟泱是祸害妖女的想法。

“王爷~怎么不说话?”

喘息间,迟泱已经来到了虞辞孝的跟前,她身上只拢着白纱,细腻的肌肤若隐若现,修长如葱段儿一般的手指轻抬,落在虞辞孝的眉间轻轻抚摸。

冰凉的触感让虞辞孝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怒斥道:“妖女!”

“妖女?”迟泱的手指被留在半空中,她眼神妩媚的流转,头一歪,表情却像个天真无邪的孩童,声音一转,满是委屈道:“人家可是虞朝的国师,王爷怎的如此冤枉人家?”

“你来历成迷,凭着所谓的术法才被虞朝人所敬畏,你的真实身份并无人知晓,你来虞朝皇宫所图为何也无人知晓,有你,并非我虞朝幸事!”

“是吗?可若是没有我,恐怕刚才的事情并不能这么快就平息吧?摄政王这过河拆桥的本事还是真令人刮目相看呢~”指间收回,她拢了拢衣衫,随意的摆弄着散在一边的一缕发丝,语气里带着一丝倦怠。

“若是没有你!本王也自会想办法平息战乱!”虞辞孝的言辞愈发的激烈。

“王爷或许可以,但会有更多的人为此牺牲,您稳坐于高台之上,可曾想过那些将士们的生命与妻儿?”

“为国流血牺牲那是我虞朝将士的无上荣光!”

“没有意义的牺牲不过是上位者的无能!”

刚才还流转着些**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一个是虞朝掌握实权的男人,另一个则是虞朝最神秘最强大的女人。

这两个人杠上了,吓得路过的值班小太监惨白着张脸,猫着腰迅速的溜走了,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会波及到自己。

迟泱抬眼,原本眼波流转的模样在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尖锐到了极点的冷漠。

虞辞孝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

迟泱葱白一般的手指再次抬了起来,轻轻向外挥了挥,一道无形的符咒飞出,形成了一道看不见的墙,挡在了两人中间。

“话不投机,王爷请回吧。”迟泱再懒得瞧虞辞孝一眼,转身回了阁中。

今日是满月之日,刚才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她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必须尽快回阁中去。

虞辞孝看着女人妖娆的身影,耳边还回荡着她刚刚的话,一丝羞愧涌上心头。

自己刚才居然对这种放浪形骸的女人有了原始**的冲动,这让一向严于律己的摄政王觉得难堪极了。

纤细小腿下白玉一般的足刚走进定坤阁中,便一个踉跄匍匐在了地上,四肢像是被折断一般,毫无生气。

阁中有无数的瘴气乱窜,在空气中发出刺耳的蜂鸣声,一道道瘴气似刀子一般贯穿进迟泱单薄的身体里。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虞朝国师此刻正躬着身子蜷缩在地板之上,只能任由着这些瘴气不断的贯穿她的身体,毫无还手之力。

瘴气贯穿导致的一道道伤口不断地往外渗血的同时又不断地愈合着,迟泱原本就毫无血色的唇此刻更加的苍白了,她浑身无力,整个人白的像是一张干净的纸,病态的白色上面覆着细细的汗珠。

面对这些瘴气,迟泱仿佛被抽走了所有术法与灵力,她所能做的,就是极力的忍耐,等待黎明的到来。

每个月的满月之日,这些瘴气都会不要命的向迟泱袭来,若是以往便也罢了,可偏偏今日她依然拖延了时间,还耗费灵力平乱,今夜只怕是更难熬一些了……

虞朝没有人知道,他们心里无所不能的国师私下里还有这样的一面,这是个虞塬也不知道的秘密。

自然,虞辞孝也不知道。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