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半缘修道半缘君(阙天瑶雍子昂免费读)整本免费

《小说叫半缘修道半缘君(阙天瑶雍子昂免费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9 22:17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阙天瑶 雍子昂

初见时,他是万千尘埃中的一缕光可后来……他成为她的妹夫,把她禁锢在身边,日夜折磨面对爱人的误会,妹妹的刻意陷害,已经怀有身孕的她又该如何抽身而退?

小说叫半缘修道半缘君(阙天瑶雍子昂免费读)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半缘修道半缘君(阙天瑶雍子昂免费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7章 情断,不如归去

男人站在房门外许久,双眸夹杂着血丝,他猛地一挥袍子,踹门而入。

原本正坐在窗边发呆的阙天瑶身子一颤,缓缓转过身来,看着那浑身酒气的男人,半晌出声:“雍子昂,你来做什么?!”她心里明明知道的,她知道这个男人如今有多可怕。

雍子昂嗤笑一声,阔步走来,伸手就揽住了她的腰肢,把她整个扔在床上。

她闷哼一声,腹部传来隐隐的痛。

紧接着男人欺身而上,阙天瑶再也绷不住了,她脸色骤然惨白,慌乱地抓住他的衣襟:“不,不行!子昂,我有孕在身!”

“与我何干!”雍子昂冷笑。

床边上的帐子摇摇晃晃,时不时透出女人痛苦的叫喊,一阵风吹过,又消散如烟。

一个时辰后。

阙天瑶脸颊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嗓子嘶哑:“你当真如此恨我?不如放了我,也省得碍你眼……”

“放了你?”雍子昂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你满肚子算计,跟太子大婚之夜爬了我的床,害我险些丧命。你这番心意,我怎能辜负?”

阙天瑶小腹越发疼痛,冷汗止不住地落下:“子昂,我腹痛,怕是伤到了胎儿。你去请大夫来……”

雍子昂忽的轻轻抚上她的小腹,柔声问:“这里很痛吗?”

阙天瑶咬紧唇点头,心中却泛起暖意——他终究还是在意她,在意他们的孩子的。

“杀了这个野种就不痛了,瑶儿。”雍子昂依旧是轻轻柔柔的声音,手上却蓦地用力,几乎要把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腹捏碎。

“啊!!!”阙天瑶掐住雍子昂的双肩,死死盯着他,“你连亲生……骨肉都不放过……你,不得好死……”

雍子昂眼眸中熊熊燃起火焰,掐着阙天瑶的脖子,将她提起:“你何曾放过我?!嗯?天阙国长公主?!在战场上我救了你,以为你只是遭难的百姓,对你从不设防,而你呢?你又是如何报答我的?你不是说爱我吗?为何又要嫁给太子?你不是说身不由己,又为何大婚之夜爬上我的床?!”

原本就疼痛难忍的阙天瑶,此时胃中犹如翻江倒海,脸色惨白一片:“雍子昂,你不信我。”

“不如你告诉我,你怀的是哪个男人的种?”雍子昂充耳不闻,赤红的双眸死死锁着阙天瑶。

阙天瑶头晕目眩,手也软软的垂下,声音从口中飘出,像是随时都会散了:“那夜过后的落红,你没瞧见?”

一想到这儿,雍子昂更是怒不可遏:“你还有脸提?!阙天瑶,那到底是落红,还是鸡血,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阙天瑶百口莫辩,她第一次开始后悔。

当初,为什么要爱上他……

恍惚间,她像是看见了那片硝烟弥漫的战场。

雍子昂身穿战甲,像战神一样所向披靡,那张英俊的脸上被划了三寸长的口子,殷红的血缓缓流下,尘土卷着血腥气,映衬着那个男人的长剑格外锋利。他身上带着浓郁的杀戮之气,冷肃,又坚硬,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让阙天瑶着了迷。

她不顾自己的身份,不顾战事,偷偷跑去敌营,被雍子昂当成平民百姓。

她仔细耐心地照料他。

军队修整时,他教她舞剑。

她明知道不可为,却仍然为之。

只是如今,那满身的杀戮之气却是冲着她来了,好似从前的柔情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她昏倒之前,一只手仍然紧紧攥着雍子昂的衣摆,像是梦呓,又像是乞求,喃喃着:“子昂,求你……不要再伤害我们的孩子,只要让他安稳生下来,我……任你发落。”

雍子昂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刺痛,紧接着甩开阙天瑶,他盯着她看了半晌,身上的气息越发冰冷,他缓缓勾起嘴角,转身离开,又招手叫来下人:“把她关进柴房里。”

她不是要护着那个野种么?呵,想留下太子的骨肉,母凭子贵?那好,他成全她!

不过也要看她有没有命生下来!

阙天瑶不知这些,只是梦里不断变幻的场景和画面,犹如一把把匕首扎进她心里。

沉睡中的她,泪流满面。

当阙天瑶醒来时,身在柴房。

虽说腹部没那么痛了,但她身子虚弱得很,勉强从铺满干草的地上爬起来,刚一抬头,就被蒙了半脸蜘蛛网。

她轻轻拂开脏物,嘲讽一笑,雍子昂,你竟恨我至此。

嘎吱。

破旧的木门被推开。

“阿姐,你瞧瞧自个儿现在的样子,哪儿有半分长公主的风姿?”阙霜雪掩着口鼻,道。

阙天瑶的眸光却蓦地一亮,朝前几步想如过去一样挽住阙霜雪,却又讪讪地停下,怕自己这一身泥灰沾在阙霜雪身上。她局促地开口:“霜雪,阿姐现在能仰仗的也就只有你了,你可否……帮帮阿姐?阿姐别无所求,只想让孩子顺利出生……”

她看阙霜雪面色不虞,又很快道:“若是让你为难,便罢了。”

一年前,天阙国战败,几座城池,无数金银珠宝,以及她们姊妹俩被一起拱手送到元昭国。

她被送给太子,而阙霜雪则被送给雍子昂。

也只有她阙天瑶长公主的身份,才配得上元昭国太子。

但如今……想来霜雪在将军府中的日子也未必好过,雍子昂那般冷硬的人,又有谁能把他的心捂热?

说不准雍子昂还会因为自己的存在,而为难于霜雪。

阙霜雪却忽然展颜一笑:“如今我唤你一声阿姐,是念着旧情。但你似乎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你不过是将军府上一个下贱的小妾,早就不是那风光无限的长公主了!你在大婚之夜爬上雍子昂的床,被两国耻笑,连着我也沾了你的光呢!”

她曾想借机嫁给太子,却因为阙天瑶的事,连太子的面都没见着,兜兜转转还是嫁了雍子昂。

将军夫人,怎么跟太子妃的位子相比?!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阙天瑶!

想到这儿,阙霜雪眸光阴冷。

阙天瑶被这番话刺激得头脑空白,片刻后才讷讷地伸出手,对阙霜雪招了招:“是阿姐连累你了,雍子昂为难你了吗?我去跟他解释……”

“你这么蠢的女人,只因为你母妃是皇后,只因为你早出生两年,就获得了长公主的殊荣?”阙霜雪又是不甘又是嘲讽,“嫁给太子是你的荣幸,你却朝三暮四,错把鱼目当珍珠!”

接二连三的话,愣是让阙天瑶回不过神来。

“霜雪,你……”

而眼前的阙霜雪步子却微微退后,脸上的戾气与愤懑全都不见,转而幽幽地道:“阿姐,你别再逼我了!子昂有什么不好?如今你已是子昂的女人了,又何必想着法去见太子?我不会帮你的……你别再为难我了……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忽然间冷气四散,一道身影上前来拥住阙霜雪。

雍子昂把她护在怀里,一双眼眸中含着无尽的失望和冷意。

“子昂……”阙天瑶一会儿看看雍子昂,一会儿看看阙霜雪,千言万语哽在喉咙里,“我没有……”

只是雍子昂已经连听都觉得浪费时间。

他嘲讽地勾起唇角:“瑶儿,过来。”

阙天瑶浑身止不住发颤,她知道,雍子昂绝不会对她心软。可她好想,好想被雍子昂抱着,呵护着,就像从前那样……她闭了闭眼:“雍将军,你愿意怎么看待我,就怎么看待吧!左右你也不会相信我!我只求你留下这个孩子,好好照顾他……”

雍子昂大笑不止:“阙天瑶,你以为我会那么好心,让这个野种出生?!”

是啊,他怎么会?

阙天瑶心中蔓延出滔天悲痛,她悔恨自己明白的太迟了……这一切都太迟了,迟到她已经步入了陷阱中,再怎么解释也没用了……她越是清醒,就越是痛苦。她捂住自己的小腹,那里面正孕育着她和雍子昂的骨肉,可……她硬生生吞下了自己的泪意,决不能流露出一丝软弱!她倔强的仰头看着雍子昂,一身红衣张扬又凄楚:“你舍不得我。”

雍子昂的笑声骤然停下,他双眸像是猝了毒一般,沉冷地盯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你舍不得我!若非如此,你何苦在太子殿前跪了一夜,留下了我这条贱命!你为何不一刀了结了我的性命,反而是留着我在你这将军府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爱我,雍子昂。所以你恨我,你要折辱我,要让我痛苦,却不想让我死。”

阙天瑶平静地看着雍子昂,只是那双眼眸里却灰暗一片,即便她知道又如何?她能改变什么?她早就中了招,落了圈套,根本无法洗清自己。

雍子昂冷厉地笑,伸手掐住阙天瑶纤细的脖颈,沉声道:“不,你错了。若我爱你,怎舍得这般掐着你,怎舍得让你有一分一毫的痛楚?我从前爱你时,舍不得你受一点委屈。”

“如今,我爱的是霜雪。”

“你不过是我泄愤的玩物罢了。”

“若你再敢招惹霜雪,莫说是这个野种了,就算是你,也要用命给她赔罪!”雍子昂说完最后一个字后,狠狠甩下阙天瑶,她重重摔倒在地,心里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拧住。

好痛啊。

她清清楚楚地看到阙霜雪对她露出那么得意的笑容。

许多事,她忽然间明白了。

是她太蠢了。

阙天瑶捂着自己的小腹,她好没用,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到底该怎么办……怎么样雍子昂才肯放过她?!阴暗逼仄的柴房里,阙天瑶慢慢跌坐在地,心痛到窒息却硬是落不下一滴眼泪。

只是她忽然笑了。

那时烽烟四起,黄沙漫漫,马儿踢踏踢踏而来。

再往上看,是男子线条冷硬的脸庞。

那双眼似坠入深潭的繁星,脸上的伤疤平添了刚毅。他没穿盔甲,单单是玄色长衫滚了金边,玉冠束发,但身上仍然是生人勿进的气场,阙天瑶看得发怔,她的红衣映衬着她的脸颊微微泛起粉色。

“可是练剑太乏味?”男子微微俯身,那眉眼之中竟带着一分笑意。

“不,不是。”阙天瑶连着否认,握紧了手中的长剑——那是他从不离身的佩剑,沾了无数鲜血,了结了无数性命的剑。

“怎的脸红?”

“这天儿太热了,我又练了许久,自然脸红了。”阙天瑶理直气壮地望向他,但是心脏却砰砰直跳,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似的。

“瑶儿,过来。”他笑意愈深。

阙天瑶慢吞吞的走过去,握着剑柄的掌心已经紧张得满是汗水。

还没等她抬起头来,她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竟是直接被他抱上了马。

“喜欢骑马么?”他问。

那声音就在阙天瑶耳边,他的气息一并吹进了她的耳朵里,她只觉得浑身像是过了电一般,脑子里混沌一片,下意识点头,道:“喜欢。尤其喜欢骑马时,心也跟着奔跑起来的感觉,像是变成了马儿一样,自由自在。”

“但我更喜欢瑶儿。”

话音刚落,他扬起鞭子,一夹马肚子,带着阙天瑶在那一望无垠的荒漠上策马奔腾。

玄色与红色的衣袍被风吹起,纠缠在一起。

可如今,他怎么变了。

怎么再也不是那个对她体贴入微,却对别人冷脸相对的大将军了?

她怀了他们的骨肉啊,她只有过他这一个男人啊,可为什么他如今恨不得自己死呢?

阙天瑶想,她该离开了。

找一个陌生的地方,做些农活维持生计,再把孩子好好生下来,哪怕余生只靠着回忆过活,也好过在这里被折磨。

她没什么行李。

趁夜,她艰难又小心地拉开木门,左右环视一圈后,才选了围墙稍矮的地方。

刚走到一半,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

“阿姐,将军罚你在柴房里反省,你怎的私自跑出来了?你这是要去哪儿?”阙霜雪穿着上好云织缎面的襦裙,外边披着一层薄纱,看着睡眼朦胧的样子,但阙天瑶不敢把这当成巧合。

哪儿有那么多巧合?

她的神情逐渐变冷,看着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姊妹——她曾以为她们是姊妹。

“我不在了,你就是这将军府里的独一份。说不准还有机会能进那太子府呢。”阙天瑶语带嘲讽,上次阙霜雪说的话,虽然她当时震惊,可事后想想,也不难揣摩出阙霜雪的心思。

“阿姐是要明目张胆的背叛子昂了?”阙霜雪轻笑,并未被激怒。

反倒是阙天瑶几乎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也对,谁付出了感情,谁当了真,谁才最是难受。

就比如她现在,看到阙霜雪那张脸就心如刀割,过去那些姐妹情深的日子还历历在目,可现在想来不过是场笑话!她攥紧了掌心,抬眼看着阙霜雪,咬牙道:“过去的事一笔勾销,从今往后我们再无瓜葛!”

“阿姐,说什么傻话呢?你永远都是霜雪的好阿姐。”阙霜雪却盈盈笑着。

阙天瑶却隐隐感到不安。

她不想再理会阙霜雪,转身就要离开。

但听身后阙霜雪忽然尖声哭喊起来:“阿姐,你别离开霜雪!阿姐!你要做什么?!你不为自己想,也该为你的孩子考虑啊!”说着,阙霜雪竟是直接扑了过来!

阙天瑶心中又急又恼,一脚踹开了她,怒声道:“滚开!”

阙霜雪像是没骨头似的,先是抱住阙天瑶的腿,被踹开后直接倒在地上,看着随时都要昏厥过去。

她又想做什么?!

只是阙天瑶顾不得细想,只知道刚才阙霜雪叫喊那几声,说不准已经惊醒了下人,于是她匆匆忙忙跑向围墙。刚迈出去两三步,她却忽然觉得背后发凉,紧接着肩膀被一股力量死死扣住,像是要把骨头捏碎了一般。

“你想去哪儿?嗯?”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阙天瑶的身子一僵,慢慢转过身来。

“子昂,我……”

“想去找太子?你觉得他还会要你?还是你以为你怀了他的孩子,他就能既往不咎了?”雍子昂似是带笑,缓缓的,一字一顿的问,只是他那双眸子里带着无尽的恨和冷厉。

只是看上一眼,都让人彻骨生寒。

“来人!带这贱妾回柴房!”雍子昂喝道。

阙天瑶犹如雷击,身子也跟着摇摇欲坠,不,她不要回去,这样下去,她的孩子只有死路一条!

可雍子昂已经转身回去,将地上的阙霜雪抱起来,用她最熟悉的那种温柔的语气,对阙霜雪说:“怎么那么傻,她想走便让她走,你拦她做什么?她那种下贱的人,又岂会懂你的情意?”

“霜雪是怕夫君知道阿姐逃走了难受。”

“你受伤了我才难受。”雍子昂把阙霜雪搂得更紧,步伐匆匆,“去宫里叫太医来!”

而阙天瑶却被侍卫压着扔回了柴房。

无边无际的黑暗,像是在提醒着她现下的情形。

子昂,我怕黑。

阙天瑶默默抱紧了自己。

忽然门开了。

外边的月光微微洒了一些进来。

阙天瑶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记忆里那个温柔的男子,不是眼前这个。她的软弱和眼泪,只能展露给记忆中的那个人。

“怎么不跑了,瑶儿?”雍子昂俯身望着她,语气放轻。

“我只是想顺顺利利生下这个孩子……”

话音刚落,男人便猛地捏紧了拳头,砸在她背后的墙上:“你就那么想回去当太子妃?!既然如此,当初为何在大婚之夜爬上我的床?!难不成是为了挑起我与皇室之间的矛盾,好让你们天阙国趁虚而入?现在计划失败,你又在谋划着什么呢?还是想给自己找个荣华富贵的出路?!”

“我的好瑶儿,我当真以为你纯洁无瑕!却没想到你早就被破了身!”

“子昂,我只有你这一个男人,我只有你。”许是被雍子昂感染了,阙天瑶也放轻了声音,甚至想要伸手去触碰眼前的男人。

“难道你忘了那夜前,你从厨房取了鸡血的事?府上那么多双眼睛,你以为你能瞒天过海?!”雍子昂轻抚着阙天瑶的脸,蓦地收紧力度,掐住她的下巴,恨声道,“阙天瑶,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厌恶你么?我一想起你就恶心。我想你以前装害羞,装天真,没想到早就是个**!跟太子欢好的时候,你可曾想起过我?!”

“我不仅憎恶你,还憎恶那时犯蠢爱上你的自己!”

“幸好,我看清了你的真面目!”

“阙天瑶,你想逃?”雍子昂捏着她的下巴,冷笑着,“除非我死。”

阙天瑶试图推开雍子昂,哑着嗓子喊:“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是,我是恶心,我放荡,我肮脏,那你想怎么样?如果你想杀了我,就给我个痛快!”

“不,我不杀你。”雍子昂松开手,掏出一方手帕轻轻擦着自己的手指,“你说,霜雪这针线活怎的如此笨拙?不过倒是可爱极了。这手帕上是她绣给我的鸳鸯,象征着我跟她……”

阙天瑶闭上眼,靠着墙,只觉得自己连血液都是冷的。

“我也不杀你的孩子,要让他慢慢,慢慢的自然死在你身体里——你瞧,你吃不好睡不好,偶尔摔倒,偶尔磕碰。待他死后,他便会日日夜夜来找你索命,来质问你:娘亲,为何你不忠不贞,放荡成性?”雍子昂那粗粝的手掌再次抚上阙天瑶的脸庞,然后顺着往下,停留在她的肚皮上,慢慢地打着转。

阙天瑶的神经紧紧绷着,她努力缩起自己的身体,几乎是带了哭腔:“雍子昂,放过我吧……”

但雍子昂的手指却轻轻点在她的腹部,道:“可惜啊,阙天瑶,你留不住他。”

“不,子昂!他……”是你的孩子啊。只是后半句,阙天瑶不敢说出来,她知道雍子昂不会信她,甚至会让雍子昂更加厌恶。事到如今,她还能有什么法子?!她还有能有什么法子啊!

阙天瑶撑着身子,却突然扑通一声跪在雍子昂面前。

“子昂,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阙天瑶咬紧牙关,继续道,“贱妾该死,但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了,你大人有大量……”

“你心里竟只有这个野种!”雍子昂怒声道,随后便笑了,“你陪我一夜,只要满足了我,我便如你所愿。”

不。

阙天瑶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小腹,她的孩子怎么受得住?雍子昂会害死他们的孩子的!哪怕,雍子昂并不相信,她肚子里的胎儿,是他们两个的骨肉。

阙天瑶死死攥住雍子昂的手,用以前从未有过的卑微语气,乞求着:“子昂,你信我,信我一次好不好?就当看在过往的面子上,信我一次……”

雍子昂蓦地甩开阙天瑶的手,脸色已然黑沉不堪:“你居然跟我提过往?你有什么资格!”说着,雍子昂捏住阙天瑶的下巴,力度之大,像是要把她的骨头都捏碎一般。阙天瑶死死咬住牙,不让自己痛呼出声,只是定定地望着雍子昂,这个,她深爱过的男人。

即便他不信她,即便他伤她至深……

爱恨在她心中交错,她恨极了他的不信任,他的糊涂,他的残忍,但对他的爱却半分不减。

那样的眼神或许刺痛了雍子昂的心,他一只手遮住了阙天瑶的眼睛,另一只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阙天瑶没有反抗的余地,她只是用尽全身力气,小心地护着她腹中的孩子。

疼痛,耻辱,卑贱。

她曾是荣光无限的长公主,曾骄傲肆意,可一步踏错,她就落得如今境地。

临了,阙天瑶忽然讽刺一笑,道:“雍大将军为了惩罚我这下贱罪人,竟屈尊降贵,在这肮脏的柴房行事,当真是能屈能伸。”

雍子昂动作一顿,像是风雨骤来前的平静。

紧接着,就是狂风暴雨般的肆虐。

阙天瑶意识逐渐混沌,她静静地想,自己又是何苦?明明受着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激怒他……可,心中始终不甘,始终怨愤,他们曾是最亲密的爱人啊,雍子昂他为什么就不能相信自己一次?!

终于,一切结束。

阙天瑶阖了阖眸子,想着要好好歇息一番才行。

就算她早已厌倦了这一切,却也要为了孩子而好好活着啊。

但雍子昂却胡乱给她裹上残破的衣裳,粗鲁地把她拽起来,她脑子浑浑噩噩的,不由得问:“雍大将军,这又是何意?”

“你莫不是忘了方才对霜雪所做的事?”

对阙霜雪?她做了什么?记忆这才一幕幕浮现,她刚刚想起阙霜雪前来阻拦,却被她甩开的事,就听雍子昂已经冷冷地开口:“给霜雪下跪赔罪。”

“她是将军夫人,你算什么东西。”

阙天瑶像是瞬间被利剑刺穿了心脏一般,她脸色苍白,下意识去攥住雍子昂的衣袖,双眸里含着泪,又含着某种绝望和决然,她问:“雍子昂,当真?”

你当真要我给她下跪,当真要如此折辱我?

雍子昂掐着她纤细的脖子,拖着她走:“当真!”

阙天瑶的身子晃了晃,像是随时要倒下一般,她对雍子昂的爱,此时成了伤己的毒药。

“跪下!”雍子昂猛地把阙天瑶往前一推,她抬眼就看见阙霜雪脸上的快意一闪而过。她咬着牙,心中的仇恨翻涌着……谁想雍子昂却一脚踢在她的膝盖后,她只觉得双腿一软,竟真的跪在了阙霜雪面前!

阙霜雪微微蹙眉:“阿姐,你这是为何?方才我的伤不碍事的,只要你想通了,霜雪便已经知足。”

阙天瑶浑身血液倒流似的,她攥紧了拳头,那一瞬间甚至想要与这里所有的人同归于尽,她心脏一阵阵的抽痛,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苍天无眼。

苍天无眼啊!

她多想仰天大笑,只是怕一动,那泪水就掉下来。

雍子昂忽然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想保住那野种,就给霜雪道歉,直到她满意为止。若是你真心悔过,我便会让你去院子里养胎,给你安胎药……”

这句话对阙天瑶来说,是致命诱惑。

她的指甲嵌入掌心,血一点点渗出来,她认真地跪好,背脊挺得直直的,想要开口,喉咙却酸涩不已,她再次用力掐住自己的掌心,迫使自己开口:“将军夫人,都是我的错。请你开恩,原谅我。”

阙霜雪眸子中闪过不满,却又柔柔开口:“阿姐何错之有?你我姊妹多年,这一点小事我又岂会介意。”

只听雍子昂冷冷的声音响起:“阙天瑶,继续赔罪。”

阙天瑶张了张嘴,强行咽下了眼泪,这才又继续说道:“是我不该伤了夫人,夫人身子金贵,不是我这样的下贱人能伤的。我让夫人受了伤,便是天大的错。”

“继续!”

“我不领夫人的好意,一意孤行……”

“继续!”

“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请夫人原谅我!”阙天瑶被逼到极致,俯身连连磕头,直到额头血迹斑斑也毫无察觉似的。

阙天瑶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她甚至不知道雍子昂和阙霜雪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知道重复着认错,重复磕头。

半晌,上方才轻飘飘的传来阙霜雪幽幽的声音:“雍子昂已经走了。”

阙天瑶动作顿住,慢慢抬起头来,整个人已经瘫坐在地上,她望着那坐在上位,居高临下的阙霜雪,不由得喃喃问:“霜雪,我自问从未做过伤害你的事,从未亏欠过你,你又为何苦苦相逼,害我到如此地步。”

阙霜雪低低地笑,温柔的神情却仿似恶魔:“你愚蠢,任性,有什么资格当长公主,如果说错,那么你从出生就是错的!其后,你又爱上敌国将军,错上加错!你我被送来和亲,凭什么你能做太子正妃,而我只能做个区区将军夫人?凭什么你这种愚不可及的女人,处处压我一头?!”

“霜雪……”阙天瑶定定地望着她曾经疼爱的妹妹,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今,你爱的男人在我床上卖力,他曾给你的宠爱全都给了我。而你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只蝼蚁,否则,他怎么可能把你交到我手里,逼你向我下跪磕头?”阙霜雪痛痛快快地笑了出来,她被阙天瑶骑在头上已经半生,如今终于把阙天瑶踩在脚下!

看看,曾经的天之骄女,现在还不是要向她磕头求饶?

“你看,他连你们的孩子都不肯认,他不信呀。”

钻心的疼。

阙天瑶捂住胸口,她拼命地忍住眼泪,她不想在阙霜雪面前示弱,只是那痛苦却像是浸入血肉中折磨着她,她耳边回响着阙霜雪所说的话,眼前一黑,便彻彻底底晕了过去。

……

当阙天瑶醒来时,已经身在将军府上最荒凉的院子里。

这处院子偏僻,平时也甚少有人打理,杂草疯长,潮湿又脏乱。但比起柴房,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住所了。她虚弱地笑笑,雍子昂果然没有骗她——除了他曾经许诺过的一世宠爱,他说过的都做到了。

他说会娶她,也的确娶了。

只不过是最下贱的妾,甚至妾都不如,没有嫁衣,没有属于她的院子,没有月俸,没有疼爱,什么都没有……

他说会护她周全,也的确护了。

当初她在大婚前爬上他的床,太子勃然大怒,是他从中周旋与请罪,这才留下了她这条命。

可,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要不是因为孩子……

想到这里,丫鬟端着一碗汤药进来:“将军赏你的安胎药,每日一碗。”

那药汁苦得要命,她自小就怕苦,每次吃药都要宫女拿来蜜饯等小食哄着才行。可现在她像是感觉不到苦味一般,仰头便把药喝了——虽是万般磨难,但这孩子总算已经五个多月大了,他在肚子里就经历了这么多,一定是个坚强的小孩。

入夜,阙天瑶忽然腹痛不止,她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呼救声。

自打有了身孕之后,她从没有一次会如此痛,像是有什么要从她身体里活生生被剥离出来一样,一想到这里阙天瑶就恐惧不已。

不!

阙天瑶踉踉跄跄跑出院子呼喊,借着月光,她看见了衣裙下摆大片大片的血迹,触目惊心!

她脚下一软,当即跌在地上,疼痛越来越深,她几乎快要不能呼吸,却还是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她魔怔一般地自言自语:“你不能死,不能,娘亲不允许……你再坚持一下,娘亲让你爹爹去叫太医来,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只是月光之下走来的男人,却满面怒色。

太医给阙天瑶诊了脉,摇摇头道:“保不住了。”

仿佛一道惊天巨雷,阙天瑶瞬间失去了语言能力,甚至没有心思去想雍子昂的异常。她连连道:“不会的,我的孩子很坚强。一定是你诊错了,你再帮我瞧瞧。”

只是那从身体里掉出来的血肉模糊的肉块却骗不了人。

阙天瑶悲从中来,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恨与痛,她攥紧了雍子昂的衣襟,双眼通红盯着他,绝望的喊叫:“为什么?!雍子昂!为什么?”

“啊!!!”

阙天瑶又哭又笑,疯疯癫癫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心头惊悸。

只是雍子昂却无半分怜惜,他只是冷眼瞧着,忽而勾了勾唇角:“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若不是你趁着我出府,勾搭下人私通,怎会喝了安胎药后还小产。”

私通?安胎药?小产?

在这痛不欲生之际,阙天瑶却前所未有的清醒。

“是你在药里动了手脚?!”阙天瑶忽然想通了什么,不顾自己的身体下地,用手猛烈拍打着雍子昂的心口,“雍子昂,你究竟有没有心?就算你不信这是你的孩子,就算你不信我只有你这一个男人,但这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你怎残忍至此,竟亲手葬送了他!”

“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你这个畜生!”

雍子昂眸色一沉,反手扣住阙天瑶,冷笑道:“怎么,你不明白我一向如此残忍么。我这双手曾屠杀过多少人,你那小小的野种算得了什么?”

“可,那是我们的孩子啊……”到最后,阙天瑶逐渐失力,哀莫大于心死。

“直到如今你还在撒谎!”雍子昂不自觉捏紧了她的手腕,“自我们相识以来,你对我可曾有过一句实话?你瞒下了自己的身份,从我这里偷取情报,其后你们战败,你却又在跟太子的大婚前给我下药,意图引起动乱。一计不成,你又处心积虑怀上太子的种,想回太子府。”

“只是你如今一个残花败柳,太子如何会要你?!”

“阙天瑶,你好深的心机,好狠的心!”

偷取情报?给他下药?不,不,她从未做过啊。

她看着雍子昂那双充满憎恶和恨意的眼睛,眼泪突然落下来:“雍子昂,你连我对你的爱都要全部抹杀了么?”

“爱?你这种女人怎会有爱!”雍子昂猛地松开手。

而没有防备的阙天瑶后退两步,摇摇晃晃地靠着墙坐到地上,她开始恍惚,眼前一幕幕浮现出过去的画面,与眼前的男人交错,竟让她分不清现实与回忆。她伸手想要去触碰雍子昂的脸庞,却怎么都摸不到。

“阙天瑶,你该死!”

是啊,她该死。

她就该死了。

那样她就不用承受这么多,不用如此痛苦,不用被心爱的人狠狠伤害……

她忽而笑,忽而哭,忽而喃喃自语,又忽而破口大骂。

隐约她看见阙霜雪也来了这里,阙霜雪神色愉悦,让她更是仇恨满腔。她跌跌撞撞冲到雍子昂面前,急切地问:“子昂,你信我一次好不好?你把阙霜雪杀了,我们重新开始。”

雍子昂嫌恶地推开她:“该死的是你。”

这一瞬间,阙天瑶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心已经死了。

“你我情断至此,雍子昂,我此生唯一后悔的便是爱上你!毁了我的一生,也害了我的孩子!雍子昂,你记清我这张脸,我会化成厉鬼来找你索命,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雍子昂,我再也不爱你了,我恨你。”

“我恨你!”阙天瑶忽的冲过去,引得侍卫纷纷戒备上前。

只是没想到阙天瑶从侍卫身侧抽出一把长剑,那剑光冰冷锋利,闪过雍子昂的双眸。

他忽然呼吸一滞,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如果阙天瑶死了,他会悔恨终生。

“放下!”

就在雍子昂出声的同时,阙天瑶已经执剑反手刺进自己的身体,冰凉的剑没入血肉里。

她望着雍子昂,惨然而笑。

从前艳若桃花又明媚的长公主,阙天瑶,像是一块破布般慢慢没了生息。

此生荒唐。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离了这丑恶的世间。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