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穿书之青梅苏醒时(傅星河 小说)整本免费

《小说叫穿书之青梅苏醒时(傅星河 小说)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10 22:10 作者:佚名 标签: 傅恒之 现代言情 苏星河

苏星河一觉醒来成了古早小说中的恶毒小青梅 “女主在那边,赶紧冲啊!”苏星河都替他着急 “女主?你就在这里,没有别人” 苏星河不敢与男生干净专注的目光对视 “我喜欢的男生要比你高,比你瘦,比你会讨女生欢心” “我是你目前最看得上的男生吗,你的喜欢都以我为尺度”某…

小说叫穿书之青梅苏醒时(傅星河 小说)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穿书之青梅苏醒时(傅星河 小说)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6章 淡忘

第二天,苏星河如往常般吃完早饭后,和傅恒之一起到了学校。

课间,她戳了戳同桌廖小雪,笑嘻嘻地说:“小雪,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吧,我请客,还请你喝奶茶。”

廖小雪爽快地答应了,二人放学后手挽着手去了学校后面的小吃街。

“星河,你这次真的让大家大吃一惊,太厉害了。”

两人找了家店坐下后,廖小雪闲聊道。

廖小雪的成绩只比原来的苏星河好一点,大概在年级九百名的位置。不过廖小雪并不着急,按她的话说,“我将来可是要回去继承家业的,这些都不是事。”

“主要运气不错,很多刷的题这次都考了。我这段时间真的累死了,感觉最大的快乐就是睡觉。”苏星河也不骄傲,她对自己的成绩有着清晰的认知。

“你是真的好努力,你是不是还不知道,现在你已经光荣地成为咱班“努力第一人”了。”

“啊?”苏星河放下了吃饭的筷子,瞳孔微张地望向廖小雪。

女生间你知我不知的信息差总是最吸引人。

廖小雪看着懵懵懂懂的苏星河,略显兴奋地说:“一看你就没注意班群,昨晚大家聊了好久。大家都讨论你特别努力,还一天到晚问老师问题,所以你全票通过,成为咱们班的“努力第一人”了”。

廖小雪顿了顿,“不过有些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如果有人敢阴阳怪气地说你努力,一定要怼回去。这种人看不得别人好,都是羡慕嫉妒恨。”

苏星河赞同地点了点头,她很欣赏廖小雪的三观,二人想法不谋而合。

廖小雪又又想到了什么,更兴奋地说,“你知道吗,蒋一冰也成为“天才第一人”了。”

“啊?”苏星河觉得受到了伤害,为什么她不是天才,她进步这么大,难道大家不觉得她有学习的天赋吗。

苏星河的反应让廖小雪的分享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廖小雪继续说:“蒋一冰真的好厉害,你看她平常课下都不怎么学习,结果一考轻轻松松年级第五。那可是年级第五啊,咱们永远达不到的高度。”

苏星河回忆了一下,蒋一冰在学校好像除了上课认真听讲外,真的没怎么学习。

不过,她其实并不完全相信。毕竟年级第一正住她隔壁呢,不也天天忙学习,日日勤上学。

廖小雪继续神神秘秘地说,“你发现今天上午蒋一冰一直没在座位没?”

“发现了。”苏星河感觉自己快成为了相声中的捧哏。

“据可靠消息称,蒋一冰去参加物理奥赛了。”廖小雪笑眯眯地说。

“啊?!!”苏星河震惊地差点掉了勺子,廖小雪吓了一跳。

“星河,你这反应怎么这么大,没事没事,咱不要和别人比,你已经很厉害了。”廖小雪以为苏星河是也羡慕了。

苏星河有苦难言,她只是想到了傅恒之。

原著中男女主有这一段吗??

她死命地回想,忽然发现脑海中关于原著的剧情已经基本淡到她压根记不住了。

怎么会忘得这么厉害?

苏星河双手微微颤抖,大冬天的脑门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她有点害怕,这不正常。

苏星河望了望周围,看了看廖小雪,勉强压制住了心底的波涛汹涌。

下午她心神不宁地上完课,和傅恒之一起走回家。

路上她盯了又盯傅恒之,没忍住,还是想问他,“恒之哥,你有没有过突然忘记一些事,明明特别想记住,特别特别重要。”

傅恒之脚步一顿,似乎有点出神,好一会儿才回答说:“没有,但我很希望有。忘记也是一种成全,有时候忘记比记得更幸福。”

这是苏星河完全没有想过的回答,她觉得自己仍然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又好像忽然不那么慌张了。

忘记是成全…幸福…吗?

这天晚饭后,苏星河穿书以来第一次没有用功学习。

苏星河给自己倒了杯水,回到房间后,静静地坐在书桌前。

她将桌面收拾出一片空地,拿出一支笔和一张白纸,开始一点点地回忆这部古早小说中的剧情。

苏星河握着笔的手,迟迟写下不去。

除了傅恒之和蒋一冰,除了恶毒小青梅…,她越想越迷茫。

她感觉自己好似握住了一捧流沙,她越努力,流走得越快。

她甚至已经记不清作者第一章开篇时的描写。

苏星河越想越难受,她决定换个思路。

苏星河开始回忆自己以前的生活。她的中学时代,她的大学年华,她决定北漂的第一年,她第一次得到上司的鼓励,她终于升职加薪,她即将走上人生巅峰…

苏星河有点绝望了,那么多曾经熟悉的画面似乎在脑海中凭空消失,她过去三十年的记忆好似成了别人的人生,她只是一个看不到画面的旁观者。

苏星河呆呆地坐了好久好久,终于不得不认清现实,她真的记不住了。

与之相反,苏星河发现“她”的记忆似乎完全成为了她的过去。

“苏星河”幼年时去隔壁傅恒之家玩的欢声笑语;上学时母亲梁云珍送“她”上琴棋书画各式课外班的殷切希望;初中时傅恒之第一天借住到“她”家的局促不安…

一幕幕,一桢桢,苏星河对它们是那么熟悉,似乎她才是曾经的亲历者,这才是她的人生。

苏星河慢慢放下笔,抬起头望着窗外,闭上眼睛,双手捂住脸庞,很久很久…

第二天早上

“苏星河,你怎么还没起来,多晚了还在睡,你不过是月考进步了一点点,怎么就骄傲上了,那都是昨天的成绩。”

梁云珍做好饭后,发现苏星河还没走出房门,进去一看,她竟然还在熟睡,立马掀开苏星河的被子,生气地大吼。

苏星河挣扎着睁开眼,脑袋昏昏沉沉的,她真的好困,“起来了,起来了,马上起来。”她敷衍道。

“还有十五分钟你就要迟到了,还不赶紧。”

迟到?

等等。

苏星河突然清醒了,她不想被抓去扫清洁区,清洁区真的太大了,太累了。

苏星河赶紧三下并两下麻利地穿好了衣服,快速洗漱完毕。

苏星河拎上书包,赶紧和等候在门口多时的傅恒之一起出门。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