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末世除魔师(童小言年龄)整本免费

《小说叫末世除魔师(童小言年龄)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18 22:12 作者:佚名 标签: 元小龄 周小言 都市小说

二十年前世界突然出现许多裂缝,从中诞生出的怪物“魇魔”让人类明白世界不止人类一个高级物种,他们以人类为食,贪婪无比,从而使人类中产生了具有特殊能力的超能者,他们被称为“除魔师”,他们与“魇魔”作战,损失惨重,成功将它们打回裂缝之中 而如今,它们似乎又卷土重来了…

小说叫末世除魔师(童小言年龄)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末世除魔师(童小言年龄)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9章 死神契约

元小龄五人在第二天一早赶到了J市,落地后立马前往了当地公安局。

“现在J市人心惶惶,凶手没抓到让大家连门都不敢出,上面给我们的压力很大啊。”公安局长苦恼的对着五人说道。

“凶手上一次作案是什么时候?”尤海问道。

“就在一天前,他的作案时间很复杂,有时一天之内会作案数起。”

“将所有死者的名单整理出来,还有他们的家属。”陈菲菲说道。

“我们已经整理过了,你们不会想一个一个去查吧?”局长问道。

“不,我们只查最近最近三天的。”尤海拿着名单带着几人出了公安局。

“现在开始我们分头走访调查,任何细节都不能放过,晚饭前在订好的酒店集合。”尤海说道。

……

J市某黑网吧内,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小男孩正坐在电脑前摆弄着什么。

“这个‘死神契约’真的靠谱吗,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其中一个小男孩对另一个小男孩说道。

“你住嘴,你难道还想被他们欺负吗,他们全都该死,不管这个网站靠不靠谱,总得试试。”另一个小男孩目光冰冷,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名为“死神契约”的网站弹出了对话框,“你好,需要什么服务?”

“我要杀人。”小男孩在对话框中输入道。

“哦?那需要付出的代价可是不菲的。”

“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告诉我他们的名字。”

……

元小龄此时正在J市大街小巷中一家一家调查着,“我儿子是好人啊,他还这么年轻,你们一定要为他做主啊。”

在调查中元小龄发现这些受害人家属说的话都是千篇一律的,一个劲为受害者诉苦,殊不知这些受害者犯下的错也是不可原谅的。

元小龄一边想一边走,丝毫没注意到他迎面走来了两个小男孩。

“哎哟!”,其中一个小男孩被元小龄撞倒,元小龄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伸出手想将小男孩扶起。

“不好意思小朋友,哥哥没注意。”元小龄抱歉道。

小男孩一把甩开元小龄的手自己站了起来,“不需要,走路长点眼睛,小兵,我们走。”

“大哥哥,不好意思啊。”另一个名为小兵的小男孩说道。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元小龄摸不着头脑的说道:“真是个奇怪的小孩儿。”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便到了几人约定好的时间,元小龄打车前往酒店。

“大家都调查的怎么样。”尤海问道。

几人都摇了摇头,“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在这些家属眼里,受害者不是好人就是良民,问他们受害者平时有没有什么仇人,也都说没有。”陈菲菲开口道。

“没错,有个受害者的家属还埋怨,说我们这些**屁用没有,拿着国家的钱吃软饭,这么久了一点东西都没查到,”王皓垮着脸,十分不开心的说道,“我又不是**,和我说有什么用。”

“卓越和小龄呢?”

元小龄和陈卓越苦笑,“一样的。”

“这样下去不行啊,一点线索也调查不到。”尤海苦恼道。

正在这时,尤海的电话响了,是公安局长打来的,他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凶手又行动了?行,我们马上到。”

尤海挂了电话,对几人说道:“魇魔又出手了,而且这次动作不小,出现了好几个受害者,都是死于家中,我们现在立即前往作案现场。”

几人赶到其中一个受害者的家中,公安局长向他们说明了情况。

“这次一共出现了五位受害者,都是初中生,在我市希望中学就读,全被残忍分尸了,而且凶手是在两个小时内完成的,这个死者叫梁梁,才十三岁,刚上初一没多久。”

元小龄向里面张望,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哭成泪人的妇女,“应该是受害人的母亲吧。”他心里想。

“尸体呢?”尤海问道。

公安局长指了指最里面的房间,“在里面。”

五人进了房间,一股直冲鼻子的血腥味传来,元小龄看到被分尸的尸体时,止不住的干呕起来。

陈菲菲赶紧给他顺了顺气,“没事吧,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吗?”

元小龄点了点头,但还是忍不住抬头去看,瞟到那颗已经离开了身体的头颅时,元小龄一惊,想起了被自己撞倒的那个小男孩。

“这个受害人,我好像认识。”元小龄缓缓说道。

四人一听,连忙问道:“认识?你在哪里看到过吗?”

元小龄强行忍住胃里的翻涌,向四人说了下午撞到小男孩的经过。

尤海想了想,说道:“照你这么说,应该还有一个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如果还活着,一定知道些什么,我们可以去希望中学调查,在此之前,先问问受害人的母亲。”

几人出了房间,在妇女面前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大姐,我们可以问一些问题吗?”尤海问道。

妇女止住眼泪,点了点头,“有什么知道的我一定都说,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梁梁死了的?”

妇女想了想,说道:“一个小时前,他今天回家很晚,不知道去了哪里,一回家就往房间里钻,我做好饭叫他吃饭,半天没动静,我进房间一看,才发现……”妇女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哭了起来,陈菲菲连忙上前安慰。

“梁梁的父亲呢?”等妇女情绪稳定了一点,尤海再次问道。

“我和他父亲离婚很久了,一直都是我一个带他。”妇女回答道。

“梁梁在学校里和同学关系怎么样?有没有玩的要好的朋友?”

“我们家比较穷,他也比较懂事,这孩子一向不爱说话,我问他什么他也不说,只说都很好,至于朋友,我记得他提过他有一个叫小兵的朋友。”

元小龄在一旁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记得跟在他旁边的那个小男孩就叫小兵。”

尤海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大姐,谢谢你,我们一定会尽力捉拿凶手,现在尸体需要带走,您介意吗。”

“不介意,只要能抓住凶手。”妇女说道。

尤海招呼公安局长安排下属将尸体带走,带着元小龄四人离开了这里,在关上门时,元小龄看到了妇女那绝望的神情,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