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异类I长庚初上(吕翊阳,陌陵)整本免费

《小说叫异类I长庚初上(吕翊阳,陌陵)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18 22:13 作者:佚名 标签: 吕翊阳 奇幻玄幻 陌陵

一个平平无奇混日子的人世衰仔吕翊阳,无意间卷入三海六域四境四方中的纠葛,并在得知诸多隐秘后,开始进行一场自我的救赎与守护;一个原本站在世间之巅高傲如凰却又在他面前卑微入尘的灵君即墨漾,纵然堕入百世轮回,走向失望和绝望,也要拼力搏一个如泡沫般易碎的希望;一个强至…

小说叫异类I长庚初上(吕翊阳,陌陵)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异类I长庚初上(吕翊阳,陌陵)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9章 世界

石元冲此刻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他怎么也想不到明明是有求于绛霄阁的外来人,竟然敢在城门外,因为一个霍家的家仆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了石家的脸,难道就不畏惧石家在绛霄城中的威势吗?混蛋,混蛋…混蛋。石元冲边在心中痛骂着二人,一边挣扎着坐起,而后吐了一口嘴中的血水,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的牙齿碎片,流落的血迹也染红了领口处曾经视若珍宝的族徽,脸上传来的火辣痛感更是如燃油般助长了他心中的怒火。

眼见石元冲在赶来的家仆的搀扶下勉强站起,即墨漾又一次抬起右手,动作缓慢而轻盈,石肃山瞳孔一缩,闪身便挡在了石元冲身前,他虽然辈分高于后者,但是毕竟是石家旁系,何况石元冲一向得石家几位元老的喜爱,若是今日丧命于城外,保不齐他也要随之而去,“得饶人处且饶人,诸位气也出了,再闹下去,待石家其他好战之人到了,此事便无法善了。”石肃山最后一句明显是冲着霍久冬说的,人老成精,外来人,尤其是走到此处的外来人,可能会仗着自己的能力不在意石家的地位,但是霍久冬对之必须要慎之又慎。

“你还真是在意自己的这个姓。”即墨漾讽刺的笑了笑,之后转身不再理会这种一世生活在城中,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井底之蛙,但就在她走到霍久冬身边的时候,本就摇晃着身体的石元冲体内突然传出一声闷响,旋即鲜血从他的口鼻流出,其身旁的石肃山一脸震惊,方才那一耳光中竟有着暗劲,更是废掉了石元冲小腹处的灵海,“你要挑起石霍两家的族战吗?”石肃山扶着石元冲怒斥道,愤怒和惊惧在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大脑,他难以想象自己回去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本君做事一向不留隐患。”说到底她还是有些顾忌霍家的处境和自己将要做的事,不然石元冲早就喘不了气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的道理,你活了这么久还不懂?”

“好一个贼,说的痛切。”

即墨漾冷笑之后,城门那侧忽地传来一声讥讽,语气里对石家同样的不感冒,霍久冬面色一喜,急忙对即墨漾二人解释,“我二哥到了。”霍长夏身着红袍对着自己的弟弟点了点头,随后招过一行人将孟望抬回霍家,路径的时候他看了一眼伤势,神色不变只是眼底冒起一股寒意,“霍家外执霍长夏,见过羲君,沈兄。”见其上来便道出了自己的姓名,沈入微暗自撇了撇嘴,这人怕是早就到了此处,暗中看着他们教训石家,要不是眼见收不了尾,估计还会藏着不现身,话说,即墨是不是早就感觉到了,所以才废掉石元冲,逼此人现身。沈入微一脑子的阴谋论,但脸上还是挂着笑回礼。

“既然霍长老赶到,我二人就不再多事了。”即墨漾和霍长夏相视一笑,霍长夏点头示意清楚,“久冬,随我迎二位入城,至于石老您,”霍长夏看了一眼灵海被废后陷入昏迷的石元冲,顿了顿道,“您若能决定族战,大可回去准备,我霍家接着便是。”

“用我四弟的一句话便是,霍家的敬意是对石家先祖,若没有了祖辈的荫泽,现在的石家没有任何资格和底气对霍家耀武扬威。”

看着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进绛霄城,石肃山扶着石元冲愤恨至极,一声冷喝带着灵力向四周掀起一阵风尘,之后他抱起石元冲快步冲向石家,希望族中元老出手能保住这条命。至于那匹变异的纯血龙马则精神萎顿的跟在后面,初具灵智的它自然清楚自家主人的凄惨,也不再是初时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就在即墨漾与沈入微身处绛霄阁之时,六分之一时间流速的人域中,客车上吕翊阳正错愕的呆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动作,而他身旁的男子脸色则是更加苍白,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吕翊阳在笑,但眼睛里却满是冷漠,与此同时,跟随男子一起上车的另外两人也越过人群靠了过来。“二哥,这小子会是流者?”纹身男子在最后一排座位前站定,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吕翊阳,忍不住问道,此时一旁的光头男子也是目露疑色,“二弟,我观你气息,像是用上了所有的艾熏,千万不能搞错啊,不然你就要回酒馆续气了,到时得不偿失。”“大哥放心,不会看走眼的。”说罢,男子拍了拍吕翊阳的肩头,“我不仅能看出他是一位流者,还知道他是至今第一位不受我秘术控制的流者。”听到此话,吕翊阳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想来也是,在时间停滞的客车上,所有人如同玩偶一般行为举止甚至呼吸心跳都在被莫名的影响,独他与众不同,虽说呼吸声已经被压得极低,但胸膛细微的起伏却还是瞒不过身旁与他亲昵如老友而又看似孱弱的男子。唉,装不下去了,吕翊阳并未像三个男人想象中那样歇斯底里的挣扎反抗,而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尽量平复着愈加粗重的呼吸与打鼓般的心跳,之后他机械的转过头,与三人一一对视,眼神晦暗无光,虽说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竟然能够操控时间,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流者是什么意思,但是从他们看到自己果真能自由活动时压抑着的狂喜的神色就能猜到,今天他怕是很难安稳的下这趟车了。“外星人?”短暂的沉默了一下,吕翊阳的嘴唇勉强动了动,突然问道,闻言三人都是一怔,就连吕翊阳自己都开始有些为刚才的问句后悔,这么紧张的时刻,自己哪来的这些烂话。“你信这个?”也许是没有见过这么特殊的流者,三人中排行老二的男人竟然饶有兴致的回了一句,“信啊,宇宙这么大,如果只有一个地球一个种族那多无聊。”其实放开了之后吕翊阳觉得面前的这三个人也没有那么可怕,没有嗜血如命,没有恐怖长相,没有诡异变态,最重要的是现在他还活着,起码能活一刻是一刻,想通了这些,吕翊阳原本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了下来,可是还是有些遗憾,自己离开之前没有好好和姑姑说一声再见。像是感觉到了吕翊阳的心态变化,男人和自己的兄弟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点了点头,之后那二人后退一步同频结印,最后双手紧合,十指弯曲交错内扣向掌心,旋即吕翊阳便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身后出现一扇棕色木门,而后光头男子与纹身男子将手抵在门上,看起来颇为吃力的推开,门后也随之露出一段被灰雾笼罩的楼梯,向门内延伸,不知多长,也不知会去到何处。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你要先跟我们走,路上我们慢慢聊。”秦冲站起身,显得极为熟络的径直拉起吕翊阳的手,毫无温度可言的冰凉手心在触碰到吕翊阳手背的一瞬间便让其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冷颤。他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面前脸色又苍白了几分的男子,想把被攥的死死手收回来却发现徒劳无功,无奈的站起身,178的身高在狭小的空间里有些不适,但吕翊阳还是直直的盯着这个神色逐渐冷漠的男人,“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想走的明白点。”“秦冲。你呢?”“吕翊阳。”说完,吕翊阳再次试了试抽手,而这次秦冲并未阻拦,任其自顾自的走向木门。站在木门前的最后一刻,吕翊阳顿了一下,看了看窗外的世界,苍翠的树,随风的花,风都有着温度,“喂,秦冲,我在那边和你兄弟等你,快点来啊。”吕翊阳背对着挥了挥手,一副喊兄弟网吧通宵的轻松模样,“有意思的小子。”秦冲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味着吕翊阳自见到他们时便流露出的神色,突然想起,这小子有过震惊,有过紧张,有过尝试性的反抗,甚至有些好奇,却从来没有过恐惧,只是坦然的接受着一切,难道他对于车外的世界也没有太多的留恋吗,秦冲同样站在门前重新审视着周围,多少人信奉着天命难违,放弃了曾视若珍宝的事物,以自认为的潇洒淡然转身离开,可眼底仍满是不甘,但这个小子却不同,他好像真的不太在乎自己过去拥有的和未来将要拥有的,不念过去,不求未来,倒是和他们有些相像,一群无法和这个世界建立某种羁绊的异类!然而这一刹那的心软终究还是被胸口传递的丝丝温热压了下去,秦冲抬起手抚过心口,他的胸膛里正有着一滴红的泛紫的血珠在转动。感受着这种温暖,秦冲骤然收起所有虚假的笑意,脸上浮现狠戾之色,走进了木门。在他们离开后,失去了秦冲三人的维持,时间重新开始流动,依旧是带着耳机听歌的大学生,靠在椅子上打瞌睡的中年人,拎着大包小包的阿姨和抱着孩子的孕妈,没有人留意车上少了的四个人。

“好像来晚了。”客车前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原本时间停滞客车站留的地方,一个被红光包裹的人形幽灵一般悬在半空,来往的车辆行人则彷佛看不到一样依旧忙于奔波,甚至从中穿过,最后,那人站在红光里像是抓了一把空气,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终是慢慢消散。

“喂,这是要去哪?”随着秦冲走进,木门随之关闭,漆黑环境里最后的一束光也消失了,吕翊阳只得与秦冲一道跟着不远处的光头男子与纹身男子往前走,只有他们三人周围才有着丈许的光亮。“我大哥叫兕泽,三弟叫蜈森,各来自灵域黑兕族和飞蜈族。”“灵域?黑丝?废物?”吕翊阳听着身边秦冲的介绍,突然有些发懵,这是什么星球代号吗?那个星球也有这些?真是脑回路清奇的小子,这个时候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反倒是一嘴的笑话,秦冲呵呵一笑,也并不打算去解释这些,而是反问道,“你看过火影忍者吗?”吕翊阳点了点头,那可是自己追了很多年的动漫,虽然现在有着续作,但是在他的心里,火影在雏田牵起鸣人手的一刻就结束了,赢了当火影,输了娶小樱,他突然想起来这个梗,嘴边竟然有了点笑意,好在秦冲注视着前方,没有看到。不对啊,看到了又怎么样,真是的。吕翊阳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前路,反正没有了他们三个自己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已经算是个死人了吧,自己好像买保险了,希望姑姑不要太伤心,能拿着钱好好过下半辈子。

“火影里有个设定,晓为了促使世界和平,抽取了七只尾兽的力量,人柱力也随之死去。”秦冲自顾自的讲着些吕翊阳已经烂熟于心的剧情,这也让他明白自己的身上有着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就像人柱力体内的尾兽一样,怪不得他们看到自己那么兴奋。“体内封印着尾兽的人叫人柱力,你们这种则被我们称为流者,也就是因为一些事情被其它域流放到人域的人。一般来说,天域居多,可他们无一能逃过我的缚时术,只有你是个例外。”

秦冲一点点的为吕翊阳讲解着他从未听过的概念,天域?那是个什么地方,流放?听上去好像是神话里的打入凡间啊。难不成他们不是外星人,而是从书里跑出来的神仙?平常和兄弟们随口胡诌一句灵气复苏,怎么就成真的了?吕翊阳现在的好奇已经远大于对未知的恐惧。即使前方已经出现了一座祭坛模样的平台,他关注的还是秦冲嘴里的故事。什么天地分三海四境六域四方,人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什么人修四形五台灵魂蜕变,兽分九品开智化形,如同志怪小说一般吸引人。

“到了,科普结束。”就在吕翊阳愈发沉迷的时候,秦冲忽然拉着他站定,之后将他推到了一束光照下,他们三人则隐于暗中。吕翊阳向光束外伸了伸手,突然剧痛令他缩了回来,手背像是触碰到了沸腾的开水,不一会便生出几个水泡。“那些灰雾,不要说你,就是我们都不敢轻易接触,现在对你而言,这束光是最后的依靠。”

秦冲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带着回音一遍遍的重复在吕翊阳的耳边,渐渐的,脚下的平台开始崩塌,一束又一束的光打在他的身后,直至露出全形。像是一个仅有一只眼睛的**蛇身的怪物,而自己站着的便是蛇尾,还真像火影的外道魔像献祭啊。秦冲三人站在怪物的头顶,让出眼睛的位置,而随着怪物的竖眼一点点的睁开,吕翊阳开始察觉到刺骨的寒冷,体内的气血像是被逐渐剥离,就连呼吸都变得冰凉,秦冲看着蹲在地上抱臂缩成一团的吕翊阳说道,“这只眼睛完全睁开的时候,你身体里的一切就会被我们抽离,现在是你最后的时间,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吕翊阳牙齿打着寒颤,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你是…什么族?”

秦冲一愣,真是想不到最后一句遗言竟然是个这,“琴虫族,偶然得到了,烛九**血一滴,因此才能打开这个空间。”

“怪不得……叫…秦冲。”

秦冲微微一笑,脸色在垂直打下的光束映照中,白的可怕。

“再见,大二的年轻人。”他看着竖眼注视下气如游丝的吕翊阳,有些可惜的告别道。

“人域的告别仪式中,一般都要有唢呐的,要不要听一段?”

就在吕翊阳意识即将模糊的时候,一阵刺耳的唢呐声突然回荡在整片空间。

“你是来……吃席的吗?”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