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惊!我穿成了八零年代极品小姑子(薛玉莲简历)整本免费

《小说叫惊!我穿成了八零年代极品小姑子(薛玉莲简历)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19 22:12 作者:佚名 标签: 刘玉芝 现代言情 薛红英

简介:一朝穿书,薛红英居然穿成了年代文里同名的十八线炮灰边角料,整部书就出现过一次 名声不好,茶声远播,都挡不住她自强自立,奋发向上的冲劲 什么男主女主,咱不搅合 但谁也别挡住她在八十年代兴风作浪,乘风破浪~~ 嘿,说的就是你,别以为你是国民小生就能为所欲为,…

小说叫惊!我穿成了八零年代极品小姑子(薛玉莲简历)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惊!我穿成了八零年代极品小姑子(薛玉莲简历)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003章 奶奶在此

直到干完厨房的活儿,回到西屋,薛红英才算有时间找面镜子照照自己这张还完全陌生的脸。

谁知不照还好,一照吓一跳。

妈呀,也太好看了,不怪得拍板砖的姑娘骂她狐狸精。

当然,好看也分多少种,原身这脸绝对不属于温柔秀美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那种。

用后世的话说,浓颜系美人,要是化上妆那绝对艳光四射,力压群芳。便是如今素着一张脸,那也是五官深邃,唇红齿白,一双寒星一般黑又亮的大眼睛。

用两个字评价,满意。

四个字,那就是‘非常满意’。

薛红英本来长的也不丑,但和原身一比也只能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清秀款撞上美艳款,被人撞的一塌糊涂。

对着镜上子看上半天也不觉得腻歪,直到哐当一声门响,薛母骂骂咧咧回来了,薛红英才赶紧把灯给关了。

不想,这顿骂怎么也没躲过去:

“看谁家闺女一天天的不让爹娘省心,也就你,破事不嫌丢人,你大娘都听说了!”

进了里屋又把睡的迷迷糊糊的薛父给扒拉起来。

“……人是丢大发了,大嫂也不知道,说让先看看,不行再找人——都闹他们单位去了,我这脸啊,一天是扔地上让人踩。”

薛红英默默叹了口气,不止薛母这样想,她也是一样一样的。

摊上这么个糟心惹事的闺女,也就是从亲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杵不回去了,这要是国家给分配的,她都能跑回去申请退货。

原身是家中老小,最大的姐姐因为腿有残疾,婚姻就一直耽搁下来,直到去年才找了个死了老婆的鳏夫,嫁过去给人做后妈。

替原身出头打人的是薛家长子薛建中,虽然只有二十四岁,可是早早结婚生了孩子,闺女都两岁半了。

原身上面还有个二哥薛建国,就没有大哥那么运气好,找人疏通关系就在家附近的菜社里干活算下乡了。等到薛老二的时候,原来找的那个人因为收钱给人办事被撸了,就被下放到附近外五县,离家倒不算远,可到底没有在家附近那么舒服。

也许是因为太不舒服,薛老二下乡第二年就找了屠夫家的闺女成了亲。

然而第三年,也就是去年,薛红英高中毕业,知青下乡正式宣告结束……

薛老二也因为本身下乡就晚,再找了当地的姑娘成亲,所以前几批返城名额里根本没有他的名字,直到薛红英穿过来的今天,他还在乡下赶马车。

而原身薛红英则是毕了业就一直在做临时工,这个厂子待阵子,那个厂子待阵子,就没有长久的。

反正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工**情两边没着落呢,就让人一板砖拍没了。

薛红英临睡前模模糊糊的想,好在后世她有买房子的好习惯,光她名下全款房就有三套,她死了,养母也还能不为金钱操心。更何况她还给养母买了好几个养老保险,加上养母自身的退体工资也够她后半辈子敞开了花了。

……只要养母的病别再复发,完全可以安享晚年。

那天夜里,薛红英梦见养母知道她的死讯后哭的不能自已,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恍惚间她好像又活了,母女俩抱头痛哭,而早已死去多年的养父则一脸无奈的看着痛哭的二人,只能抱着肩膀叹气。

第二天一大早,薛红英被薛母砰砰砰一顿敲门声敲醒时,枕头还是湿的,一摸脸上还湿漉漉的满是眼泪。

“……你还有脸哭!”薛母看见闺女肿着的眼睛,糟心的不是一点点。

“赶紧起来和你嫂子一起做饭!”

贼老天就是这样,好的不灵坏的灵,事情还真就照着薛母说的那样发展了。

薛红英早晨八点一到副食店就被主任通知不用再来上班,任她说破了嘴,掏尽了两辈子能攒一起的好话也还是并不通融。

她这边正还想磨一磨,就听见外面闹哄哄的:

“赶紧把薛红英那骚狐狸叫出来——”

“叫出来!”

“不然我们可把你店砸了。”

“砸了!”

主任推了推架在肥厚鼻梁上的眼镜:“你这个月就干了十天,得下个月开工资的时候,你再来一趟取吧。”

“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门外乱糟糟一团,来者气势汹汹,副食店几位老员工最小的都有三十了,个顶个儿的也都是不好惹,薛红英也怕事儿惹大了,再走趟派出所,那她这名声是真就在这片上发扬光大了。

不管怎么样,场面话还是得说的,冲着肥乎乎的主任一个虔诚的九十度鞠躬:

“给您添麻烦了,这些天还得感谢主任的照顾——”

“你再不出去把人带走,我真叫人去派出所请人了。”

得,一脚卷出二里地,薛红英眼瞅着人家没半点儿客气客气的意思,反而相当不客气,也不敢再耽搁,连忙出门转身把门关上。

“薛红英!”

“奶奶在此!”薛红英没好气地说,怎么着,昨天板砖没拍过瘾,今天又来,拍顺手了这是?

“你骂谁呢!?”杨丹都惊了,没想到小骚狐狸一对仨还敢骂人?

是一板砖给她脑子拍傻了?

这边瞪圆了眼睛,作势就要扑上前,都没给别人反应的时间,就见薛红英两步就迈到她跟前,揪着她的领子就往外拽,跟拎小鸡崽子似的。

“你你、你放开我!”杨丹涨红了脸,又是臊的慌又是真心有点儿喘不上心。

“来来来,你们都跟我出来。有仇有怨咱到外头解决,别耽误人家工作!”

杨丹身后的两个小尾巴愣眉愣眼地跟了出去。

副食店员:平日里倒没看出来小薛这么生猛。

“昨天有这劲头,还能让人欺负成那样……”

“听说还挨了一板砖,我们一个胡同的,都传开了。”

“这是工作丢了,给整急眼了。”

可以说,薛红英虽然离开了,副食店里都是她的传说。

不过,这时候薛红英是顾不得被人说嘴了,人活在世上,谁能背后不说人,谁能背后不被人说?

都是谈资。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