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白夜秦婉灵(娘子别怕,万事有我)全集阅读_《娘子别怕,万事有我》全文免费阅读

娘子别怕,万事有我

娘子别怕,万事有我

花下独白

本文标签:

《娘子别怕,万事有我》男女主角白夜秦婉灵,是小说写手花下独白所写。精彩内容:夜,凌晨一点,金陵市一家颇是豪华的私立医院,秦淮医院,深度昏迷病症住院区。一道近乎透明的人影,正从疲惫的值班护士眼前晃晃悠悠地飘过,边飘荡边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玛德,地球这破地方,看来真不适合修道了,道爷苦修三百年,眼看离‘九转玄天功’大成就差一步,却八次都倒在了金丹大劫上。这一次更离谱,雷劫几乎将道爷的修为全都给毁了,连我那玉树临风的肉身都没放过。唉,只剩一次机会了,可不能瞎他妈折腾了,这一次,得找个年轻帅气的富二代重生,先享受一下生活再说吧,这修道,太他妈苦了…两名漂亮的小护士自然看不到这刚渡劫失败、还冒着青烟的透明人影,更听不到他的絮叨,惋惜地聊起天来:“敏姐,809的那个病人太可惜了,那么年轻,还长得那么帅,就变成植物人了,唉…一名戴着眼镜,面容柔和的小护士,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叹息着。“小琴,你是不是动心啦?不过我可提醒你,809病房那位,以后可别议论了。小琴旁边一位年纪稍长的护士,笑着说道。接着四下看了两眼,确认空荡荡病房走廊里悄无人影后,才附在小琴耳边,小声说道:“809病房那位,听说是秦家的人,秦家你知道吗?咱们金陵城的工地,据说有七成,都是他们家的,豪门啊…冒着青烟的透明人影听到此处,双眼放光,打了个响指,满脸兴奋:“809病房?就他了,哈哈哈…说罢卷起一阵微风,朝809病房去了。“欸,小琴,这…哪来的风啊?正说话的护士脸色一白,有些害怕地看着小琴。“不知道啊敏姐,这…门都关着呢…最近住院部闹鬼的传闻,不会是真的吧…小琴的声音里,也满是惊慌。…无暇理会两名小护士的担忧和害怕,透明得已经看不清容貌的人影,很快找到了809病房。这是一间一室一厅、装修豪华的单人护理病房,能住上这种病房的,家里自然是非富即贵,透明人影先是审视了一遍病房,似乎很是满意,不住做着点头的动作。然后飘进了病房,看到了病床上那浑身插满管子,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深度昏迷的年轻人。“嗯…年龄大概二十六岁,身高大约一米八三,长得确实不错…咦?这小子骨骼清奇,资质也不错,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慢慢恢复修为啊…“深度昏迷大约半个月时间,脑死亡70%,不出意外的话,顶多只能撑个两三天了。透明人影围着病床上那年轻人飘荡着,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不断嘀咕着。“小兄弟,算你命好,恰好遇到道爷渡劫失败,咱们这也算互相成全,否则,你铁定是没救了。但是呢,我修为损失得厉害,没办法完全读取你的记忆,你这已经死了七成的大脑,能记得多少就多少喽…透明人影似乎是个话唠,已经急不可耐地躺到了昏迷年轻人的身体上了,还在不断嘀咕着。随着透明人影和年轻人的身体融合,不仅病房内,连整个楼道中的空气,都剧烈翻滚了一下,似乎平地升起了一阵小型的龙卷风。“敏…敏姐,我害怕…护士台那边,小琴看着突然被吹落在地的一地文件,吓得脸色苍白。…大约三小时后,凌晨四点时分,309病房内,已经被宣判了死刑的年轻人,缓缓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狭长深邃的眸子,闪烁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用比较中二的词语解释,就是透着一股忧郁的气质。年轻人伸手拔掉了身上的各种管子,就想翻身下床,却由于在病床上躺得久了,一个跟头栽倒在了地上。“啊…啊…年轻人毫不在意此刻的狼狈,脸上浮现出一丝兴奋又自嘲的笑容,似乎想开口叨叨几句,一张口,却只发出一阵难听的“啊…啊…声。“这小子体虚得厉害啊,还被毒哑了。啧啧,豪门恩怨么?有点意思。不过,他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唉,怕是我再晚一分钟,就彻底脑死亡了…年轻人脸上笑容不减,在心底快速梳理着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状况,却几乎是一无所获。“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将正在照镜子的年轻人吓了一跳。正是住院部新来的护士小琴,来检查病房了。小琴看到那个已经被医生宣判了死刑的年轻帅哥,居然自己站了起来。脸色比见鬼还难看,惊得手中的巡房记录本“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脸色有些苍白,但极为俊朗的年轻人愣了不到一秒,便笑着过来替小琴捡起了记录本,伸手握住了小琴由于受惊过度,在病房区二十六度的恒温下,依然冰冷的双手,将记录本放到了小琴手里。“啊…啊…年轻人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只发出难听的“啊~啊~声,然后微微皱眉,拿起小琴手中的记录本,快速写道:“姑娘你好,我自己突然就苏醒过来了,不用害怕。请帮我取几味中药,日后必有重谢。毛草龙3克,红花龙胆2克,胡黄连5克,大青盐7克…让小琴惊讶不已的是,年轻人写的居然是繁体字,而且字迹极为好看,比她见过的书法大师写的字都好看多了。“白先生,您?让我去帮您取这些中药?小琴盯着年轻人写的药方看了半晌,向年轻人确认道。见年轻人微笑着向自己点头,小琴近视眼镜后的双眼弯成了月牙状:“好的,白先生,您请稍等,我马上给您取来。“嗯?不应该是姓秦吗?怎么变姓白了?年轻人微微蹙眉,看着小琴快速远去的背影,心底闪过一丝疑惑。但继而嘴角挂起一丝笑意:“管他姓什么呢,先把毒解了能说话再说,这要是什么事都写字,还不累死人。…小琴很快取来了年轻人要的药材,年轻人也不避讳,就当着小琴的面,在这间豪华病房的厨房内,倒腾起了这几十位中药。半个小时后,年轻人居然用高压锅,将那几十位中药,制成了两粒黑不溜秋,但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药丸。年轻人快速吞下了一粒,闭目沉默了大约有十分钟,突然笑着对小琴开口了:“小琴姑娘,谢谢你了,我要出去一趟,能帮我取身衣服来吗?年轻人声音还有些沙哑,但却异常动听,配上俊朗的五官和嘴角那一丝莫名自信的微笑,给人的感觉只有四个字:魅力四射。“啊…那个,衣服还真没有,要不,我通知您家属给您送过来?小琴感觉整个人脑袋都是懵的,呐呐开口。“不用了,就穿这身算了,饿死我了…年轻人嘀咕了一句,便准备出门,但继而想起了什么,转身将手中剩下的那一粒黑色药丸,塞到了小琴手中,笑着说道:“谢谢你帮我拿药,这颗‘解毒丸’,就送给你了。哦对了,你们这住院部,最近可能不太平,我给你画一张辟邪符,记得随身带着。年轻人说着,又拿起小琴手中的记录本,刷刷刷画了一张造型复杂的符纸后,出门而去。小琴愣愣地端详着掌心那颗清香扑鼻的药丸,心底已满是疑虑:“白先生的病历上,不是说他自幼小脑损伤,有点傻吗?可是,可是…这看着挺正常的啊?而且他是个哑巴啊?这怎么能说话了?

来源:fqxs   主角: 白夜秦婉灵   时间:2023-03-17 22:07:46

小说介绍

《娘子别怕,万事有我》是作者"花下独白"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都市小说,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白夜秦婉灵,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柳思远怔了怔,如今儿子危在旦夕,没想到白夜突然来这么一出,还没说话,身旁的妻子袁雪突然就爆发了:"凭什么让我们给这个贱人道歉?我儿子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是被你们给治成这样的,我告诉你们,要是治不好我儿子,你们都给我去死…"中年贵妇疯一般就要扑向秦婉灵白夜冷哼一声,一步站到了秦婉灵身前,冷笑道:"你儿子是被我们治坏的?笑话,敢不敢拿出你儿子的看病记录?在最近的一个月内,你儿子像刚刚那样差口吐白沫的症......

第1章 哑巴开口


夜,凌晨一点,金陵市一家颇是豪华的私立医院,秦淮医院,深度昏迷病症住院区。

一道近乎透明的人影,正从疲惫的值班护士眼前晃晃悠悠地飘过,边飘荡边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

“玛德,地球这破地方,看来真不适合修道了,道爷苦修三百年,眼看离‘九转玄天功’大成就差一步,却八次都倒在了金丹大劫上。

这一次更离谱,雷劫几乎将道爷的修为全都给毁了,连我那玉树临风的肉身都没放过。

唉,只剩一次机会了,可不能瞎他妈折腾了,这一次,得找个年轻帅气的富二代重生,先享受一下生活再说吧,这修道,太他妈苦了…

两名漂亮的小护士自然看不到这刚渡劫失败、还冒着青烟的透明人影,更听不到他的絮叨,惋惜地聊起天来:

“敏姐,809的那个病人太可惜了,那么年轻,还长得那么帅,就变成植物人了,唉…

一名戴着眼镜,面容柔和的小护士,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叹息着。

“小琴,你是不是动心啦?不过我可提醒你,809病房那位,以后可别议论了。

小琴旁边一位年纪稍长的护士,笑着说道。

接着四下看了两眼,确认空荡荡病房走廊里悄无人影后,才附在小琴耳边,小声说道:

“809病房那位,听说是秦家的人,秦家你知道吗?咱们金陵城的工地,据说有七成,都是他们家的,豪门啊…

冒着青烟的透明人影听到此处,双眼放光,打了个响指,满脸兴奋:

“809病房?就他了,哈哈哈…

说罢卷起一阵微风,朝809病房去了。

“欸,小琴,这…哪来的风啊?

正说话的护士脸色一白,有些害怕地看着小琴。

“不知道啊敏姐,这…门都关着呢…最近住院部闹鬼的传闻,不会是真的吧…

小琴的声音里,也满是惊慌。



无暇理会两名小护士的担忧和害怕,透明得已经看不清容貌的人影,很快找到了809病房。

这是一间一室一厅、装修豪华的单人护理病房,能住上这种病房的,家里自然是非富即贵,透明人影先是审视了一遍病房,似乎很是满意,不住做着点头的动作。

然后飘进了病房,看到了病床上那浑身插满管子,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深度昏迷的年轻人。

“嗯…年龄大概二十六岁,身高大约一米八三,长得确实不错…咦?这小子骨骼清奇,资质也不错,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慢慢恢复修为啊…

“深度昏迷大约半个月时间,脑死亡70%,不出意外的话,顶多只能撑个两三天了。

透明人影围着病床上那年轻人飘荡着,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不断嘀咕着。

“小兄弟,算你命好,恰好遇到道爷渡劫失败,咱们这也算互相成全,否则,你铁定是没救了。

但是呢,我修为损失得厉害,没办法完全读取你的记忆,你这已经死了七成的大脑,能记得多少就多少喽…

透明人影似乎是个话唠,已经急不可耐地躺到了昏迷年轻人的身体上了,还在不断嘀咕着。

随着透明人影和年轻人的身体融合,不仅病房内,连整个楼道中的空气,都剧烈翻滚了一下,似乎平地升起了一阵小型的龙卷风。

“敏…敏姐,我害怕…

护士台那边,小琴看着突然被吹落在地的一地文件,吓得脸色苍白。



大约三小时后,凌晨四点时分,309病房内,已经被宣判了死刑的年轻人,缓缓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狭长深邃的眸子,闪烁着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用比较中二的词语解释,就是透着一股忧郁的气质。

年轻人伸手拔掉了身上的各种管子,就想翻身下床,却由于在病床上躺得久了,一个跟头栽倒在了地上。

“啊…啊…

年轻人毫不在意此刻的狼狈,脸上浮现出一丝兴奋又自嘲的笑容,似乎想开口叨叨几句,一张口,却只发出一阵难听的“啊…啊…声。

“这小子体虚得厉害啊,还被毒哑了。啧啧,豪门恩怨么?有点意思。

不过,他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唉,怕是我再晚一分钟,就彻底脑死亡了…

年轻人脸上笑容不减,在心底快速梳理着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状况,却几乎是一无所获。

“啊~!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将正在照镜子的年轻人吓了一跳。

正是住院部新来的护士小琴,来检查病房了。

小琴看到那个已经被医生宣判了死刑的年轻帅哥,居然自己站了起来。脸色比见鬼还难看,惊得手中的巡房记录本“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脸色有些苍白,但极为俊朗的年轻人愣了不到一秒,便笑着过来替小琴捡起了记录本,伸手握住了小琴由于受惊过度,在病房区二十六度的恒温下,依然冰冷的双手,将记录本放到了小琴手里。

“啊…啊…

年轻人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只发出难听的“啊~啊~声,然后微微皱眉,拿起小琴手中的记录本,快速写道:

“姑娘你好,我自己突然就苏醒过来了,不用害怕。请帮我取几味中药,日后必有重谢。

毛草龙3克,红花龙胆2克,胡黄连5克,大青盐7克…

让小琴惊讶不已的是,年轻人写的居然是繁体字,而且字迹极为好看,比她见过的书法大师写的字都好看多了。

“白先生,您?让我去帮您取这些中药?

小琴盯着年轻人写的药方看了半晌,向年轻人确认道。见年轻人微笑着向自己点头,小琴近视眼镜后的双眼弯成了月牙状:

“好的,白先生,您请稍等,我马上给您取来。

“嗯?不应该是姓秦吗?怎么变姓白了?

年轻人微微蹙眉,看着小琴快速远去的背影,心底闪过一丝疑惑。

但继而嘴角挂起一丝笑意:

“管他姓什么呢,先把毒解了能说话再说,这要是什么事都写字,还不累死人。



小琴很快取来了年轻人要的药材,年轻人也不避讳,就当着小琴的面,在这间豪华病房的厨房内,倒腾起了这几十位中药。

半个小时后,年轻人居然用高压锅,将那几十位中药,制成了两粒黑不溜秋,但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药丸。

年轻人快速吞下了一粒,闭目沉默了大约有十分钟,突然笑着对小琴开口了:

“小琴姑娘,谢谢你了,我要出去一趟,能帮我取身衣服来吗?

年轻人声音还有些沙哑,但却异常动听,配上俊朗的五官和嘴角那一丝莫名自信的微笑,给人的感觉只有四个字:魅力四射。

“啊…那个,衣服还真没有,要不,我通知您家属给您送过来?

小琴感觉整个人脑袋都是懵的,呐呐开口。

“不用了,就穿这身算了,饿死我了…

年轻人嘀咕了一句,便准备出门,但继而想起了什么,转身将手中剩下的那一粒黑色药丸,塞到了小琴手中,笑着说道:

“谢谢你帮我拿药,这颗‘解毒丸’,就送给你了。哦对了,你们这住院部,最近可能不太平,我给你画一张辟邪符,记得随身带着。

年轻人说着,又拿起小琴手中的记录本,刷刷刷画了一张造型复杂的符纸后,出门而去。

小琴愣愣地端详着掌心那颗清香扑鼻的药丸,心底已满是疑虑:

“白先生的病历上,不是说他自幼小脑损伤,有点傻吗?可是,可是…这看着挺正常的啊?而且他是个哑巴啊?这怎么能说话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