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大明:朱家最强逆子

>

大明:朱家最强逆子

听风是水著

本文标签:

网文大咖“听风是水”大大的完结小说《大明:朱家最强逆子》,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小说推荐,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朱标朱杉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穿越大明,成为朱标二弟弟弟朱杉,朱标是史上最稳健太子,而他朱杉就是史上最混蛋逆子! 朱元璋在奉先殿大宴群臣,朱杉提着酒杯在群臣面前说道“奉先殿当为吾之宫殿”。 朱元璋不解,朱杉却喝了口酒,然后美滋滋的说道:“吾虽不及弱冠,但勇武已当世第一,临阵前父皇喊一声‘吾儿奉先何在’,岂不霸气?” 吕布猛是猛,但是废爹啊! 哪个亲爹愿意喊‘吾儿奉先何在’? 朱元璋瞬间黑脸...

来源:fqxs   主角: 朱标朱杉   更新: 2024-05-24 02:47: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大明:朱家最强逆子》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朱标朱杉是作者“听风是水”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二弟,你不对劲!”看着朱杉,朱标却把酒杯放下,语重心长道:“二弟,我太了解你了,你如果真不想去,现在应该大叫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可郁郁久居人下了,伱现在却很平静,你很不对劲!”“……”朱杉愣神,随即想到……他和朱标在一个屋檐下睡了很多年,当年条件不好的时候,两人还睡一张床很多年。自家大哥太了解自己...

第5章 告状

这话一出。

被老师告状,朱元璋的脸上别提多难看。

黑着脸。

他不听宋濂说的燕王朱棣和秦王朱樉、晋王朱棡,只记住了二皇子朱杉。

朱元璋猛的拍了下桌子,怒道:“这逆子!

宋学士,这逆子如今在哪?”

“在奉先殿,本身秦王、晋王也要追随,却被二皇子打了一顿。”

宋濂说完,躬身恳求道:“陛下,臣恳请陛下为太子、为皇子、为天下苍生考虑,让二皇子去就藩吧,否则孩童学坏容易,变好太难。”

宋濂告状,告的相当文雅。

如果换成后世的老师,肯定会说朱杉是搅屎棍,是老鼠屎,把所有的学生都给带坏。

朱元璋听到后,打了个哈哈,道:“先生言之有理,但皇后偏爱朱杉,不舍得放开,宋学士也知道后宫之事由皇后掌管是吧?”

就是一句话皇后偏爱朱杉,不舍得让他走,你宋濂非要让我把他送走,是不想让我后宫安宁吗?

宋濂也无奈,你们夫妻俩真是打了手好太极。

朱元璋说是皇后偏爱朱杉不舍得放,皇后说孩子的归宿由你朱元璋决定。。。

我,我们这些当臣子的,该听谁的啊?

不舍得放朱杉离开呗就是?

朱元璋看到宋濂的脸越来越黑,赶紧是说道:“宋学士无需担心,我这就去奉先殿,教训那逆子一顿,宋学士如果不放心,可一同前往。”

“陛下天威,臣自然放心。”

宋濂哪敢怀疑朱元璋,立刻拜别:“既然有陛下出面,那臣就告退了,想必陛下出手,学堂定然可以安稳些时日。”

“……”朱元璋的脸一黑。

宋濂老嘎嘣,就是暗示让我打的朱杉出不了门呗?

想到自己这个儿子……朱元璋也很头疼。

朱杉从小到大不知道挨了多少顿打,马秀英在吃饭的时候都说过,说朱杉长这么壮,你的鞋底当居首功。

其实,朱元璋想说,朱杉长这么壮实,功劳不仅有鞋底,还有木棍,腰带。。。

鞋底子打了不疼,木棍打了就断,腰带还好些,而且还打不断。

但打了不到一个月就得换新的。

咱老朱是穷苦人家出身,腰带换的实在是心疼。

“要不……把木棍换成铁棍?”

“不行,不行,每次打的时候还要打自己一下,那玩意更疼,别真打出毛病了,不然哭都没地方哭,唉”朱元璋正思忖用什么打朱杉的时候,太监元奇禀报:“陛下,郢国公冯胜求见。”

冯胜,原名冯国胜,朱元璋手下文武双全的将才,郢国公是哥哥冯国用的称号,现在归于冯胜。

此次北伐,冯胜和朱元璋一样,都不同意,可他的功劳却比不过徐达、李文忠等一众将领,他的话被淹没在北伐的浪潮中。

可冯胜越想越不对劲,离开后又忍不住返回,求见朱元璋。

见到朱元璋后,冯胜第一句话就是:“陛下,臣以为现在不是北伐之机,还请陛下三思。”

“怎么打,我心里有数。”

招呼着元奇把腰带拿过来。

拿在手里挥舞两下,感觉想当趁手,然后才对冯胜说道:“你跟我来吧,你家女婿又欠揍了啊。”

“……”冯胜听到后,也不再提打仗的事。

打仗哪有朱元璋打儿子重要?

更何况打的是娶走自家闺女的混蛋,冯胜心里暗爽,感觉自己真是来对了,竟然能看到朱元璋教子的好戏。

冯胜恭敬的对朱元璋说道:“陛下,臣为您执鞭!”

“嗯。”

把腰带扔给冯胜,朱元璋背着手,走在前面,冯胜跟在朱元璋身后,朝着奉先殿走去。

奉先殿内,朱杉腿压着朱樉,上身倚在趴到地上的朱棡身上,朱樉和朱棡气的脸色通红,可朱楷力量确实大,两人根本反抗不能。

朱棣开心极了,平日里就他们两个欺负自己和六弟朱橚,现在有二哥撑腰,朱棣哪能不嚣张?

只听到对朱杉炫耀道:“二哥,按照你给我出的主意,在我的殿中,养了两只狗,一只为秦王、一只为晋王,一黄一黑,养肥后宰杀干净,送与二哥吃!”

听到朱棣的话,朱樉和朱棡脸不仅红,而且更黑。

合着朱棣养的两条狗是朱杉出的主意。

老五,你真该打呀。

两兄弟当即就剧烈挣扎起来,想要联合反抗朱杉,却被朱杉再次压制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嗯。”

朱杉慢悠悠的说道,“养肥点,肥了香!

大锅烹之!”

说着,朱杉腿压了下朱樉,伸手把朱棡的发髻打乱:“别挣扎了,回头烹狗的时候,赏你们俩一人一条狗腿!”

“大哥!

你不管管么?”

朱樉气的头都抬不起来,脸趴在地上,高高举起手:“汝弟欺负我!”

“???”

朱标多喝了几杯,脑子晕乎乎的,有些不明白朱樉告状的意思。

我弟弟欺负你,我弟弟又没挨欺负,那我还管啥?

但想想,朱樉也是我弟弟啊。

看着坐在一旁的朱杉,朱标懒得动弹,趴到地上伸手打了下朱楷:“二弟,放开他们俩,你这当哥哥的,就知道欺负弟弟。”

朱棣听到朱标训斥朱杉,当即就不满起来:“大哥,三哥西哥他们还欺负我呢。”

“……”朱标一个头俩大,都是弟弟该帮谁?

唉,弟弟多的苦恼。

不过,有朱标出面,朱楷还是很给面子的放开他们,五兄弟一块喝酒、一起吃肉。

《大明:朱家最强逆子》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