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畅销巨作快穿以后,我成了卧龙师弟

>

畅销巨作快穿以后,我成了卧龙师弟

阿三剪刀著

本文标签:

长篇古代言情《快穿以后,我成了卧龙师弟》,男女主角王权张飞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阿三剪刀”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他本是一个普通青年,一次意外穿越到了三国,还成了诸葛亮的师弟。一次乌龙,却让他惊奇发现卧龙师兄想杀他,于是本想投身蜀营的他转投曹营。成了曹操的军师,和诸葛亮在战场上斗智斗勇......\...

来源:tjtsjzddi   主角: 王权张飞   更新: 2024-06-13 11:30: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王权张飞是《快穿以后,我成了卧龙师弟》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阿三剪刀”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只要曹仁不进帐内发现赵云,应该是没什么关系。“这是……”曹仁手是接过了肉串,但是眼睛却是看着张辽怀里的孩子和旁边被捆着的两位美妇人的。王权也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说道:“哦,这个呀……是老刘家孩子,那二位是老刘家媳妇。”“今日在长坂坡正好遇见她们在那散步,就顺手的事把她们接过来享清福了...

第13章


曹仁刚一来看见王权在吃的烤肉滋滋冒着香味,顿时就觉得自己手里提来的白肉不香了。

“先生的烤肉味真冲,隔老远就闻到了。”

“为何不叫我一起?”

“来来来,整两口。”

说话间,曹仁自来熟的盘坐在地上,分了一袋酒给王权。

正当他还想开口寒暄什么的时候,却是发现了旁边坐着那杀人不眨眼的将军张辽正在奶孩子?

还有模有样的哄啼哭的孩子睡觉。

曹仁懵了。

这什么情况?

下一秒,他的眼角余光也看见了被捆在黑夜里木棍上的两个娇美人。

正怯弱的看着他这边。

???

怎滴一日不见,王权还顺手绑了两个婆娘,领养了个孩子?!

“将军好运气,我这才刚烤好的马肉,快尝尝。”王权顺手分了三个大串马肉给曹仁,赶忙引入话题。

只要曹仁不进帐内发现赵云,

应该是没什么关系。

“这是……”曹仁手是接过了肉串,但是眼睛却是看着张辽怀里的孩子和旁边被捆着的两位美妇人的。

王权也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说道:

“哦,这个呀……是老刘家孩子,那二位是老刘家媳妇。”

“今日在长坂坡正好遇见她们在那散步,就顺手的事把她们接过来享清福了。”

甘夫人:……

糜贞:???

分明就是抓来的,还恬不知耻的说她们散步,顺道接过来享清福。

到这来,一口肉没得吃不说,还哐哐说话吓唬人。

曹军果然都是道貌岸然狡弄是非的家伙。

“哪个老刘?是先生的朋友?”曹仁第一秒是这样想的。

应当是人家丈夫死了,王权心好给人婆娘娃娃都接过来。

可为什么要捆住人家?!

正当曹仁疑惑不解时,王权淡淡的说了一句:“老刘是刘玄德。”

“哦,刘玄德……”曹仁点了点头,可转瞬就发现了哪里不对劲,大眼瞪着反复看向张辽怀里的孩子和被捆着的两个美妇人,

“大耳贼刘备?!!!”

“先生,她们是刘备的夫人??”

“这是刘备的嫡子?”

曹仁傻眼了。

怎么抓到了刘备的夫人和孩子,在你王权嘴里就成了人家在长坂坡散步,顺道接过来享福。

“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啊!!!”

“先生果然厉害,哪怕是在大后方也能建旷世奇功!”

“为何不告诉我?”

“曹仁将军日理万机,我正想着等今日休整一夜明日再来告诉将军。”王权不慌不忙的说着,“小事而已。”

曹仁连连咂舌,先生也忒能装了。

这还是小事?

他率领大军在前方拼杀,斩刘备数以万计兵马的功劳,也抵不过王权这顺手牵来的功劳。

“若是丞相知道此事,先生你便是此战头功啊。”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这是你曹仁将军的功劳,更是文远兄弟的功劳。”王权深知人情世故要比独领功劳好铺路,一边撸串一边把这功劳给推出去:

“若不是曹仁将军把文远兄弟派来保护我,也没这回事更接不到老刘媳妇和孩子。”

“所以,此次接老刘媳妇孩子的第一大功臣是文远兄弟,不是他武艺高强出手打跑了张飞也没这事了。”

虽然实况是张辽与赵云打跑了张飞,只说张辽一人有些夸大其词。

但这样说也不是不符合。

“什么?”曹仁重新打量着此刻正在奶孩子的张辽,

“文远这般厉害,竟能以一己之力打跑张飞!”

接下来,就是王权吹嘘张辽当时多么英勇的时刻。

准确来说也不算吹嘘,只是他把之前战斗中赵云的战绩给抹除了,没提赵云的事。

一旁的张辽被王权说得嘴角都抑制不住歪嘴上扬。

那是那是!

奶孩子的姿势都飘了起来,装作没听见似的嘴角上扬的逗怀里的孩子玩乐,完全不把他当做是刘备的孩子,还用他沙哑的大嗓门夹着哄娃:

“噜噜噜~乖,睡觉睡觉!”

可张辽越哄,孩子越哭,总感觉孩子都怕他……

看得王权都想吐槽一句,不愧是跟过吕布的人,连被人夸赞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表情。

同时曹仁也暗自庆幸自己英明,安排了张辽去保护王权。

不然王权意外撞见刘备的夫人孩子这泼天之功可就没了,更庆撞见张飞时幸有张辽在王权身旁。

“来来来,先生喝酒,文远喝酒。”曹仁这下算是心中通畅了。

拿起酒就找王权与张辽喝。

今日长坂坡打跑刘备,该立的功都立了,该抓获的人也都抓了。

唯独赵云没揪到,不过抓到刘备的夫人和孩子也够用了。

张辽也是头一次有机会被曹操帐下族弟派系中的大佬喊喝酒,也很是高兴。

王权在曹仁与张辽之间做了圆滑的话匣子,三人越喝越高兴。

最后还就差结拜为异姓兄弟了。

曹仁与张辽都喝上头了。

不过这点浑浊无酒味的老酒,对经常喝五十三度白酒的王权来说倒是没什么影响。

喝醉了的曹仁握着王权的手,表情有些醋意的不满道:

“先生,你……你不能老是叫我曹仁将军将军的啊,多生份。”

“你叫人叫张辽开口闭口都是文远兄弟的,我还比他先认识先生,他张辽是三头六臂呢,还是比我打得厉害?凭什么叫他兄弟,叫我就生份了!”

“不行,我与张辽比试比试,你也得叫我兄弟!”

说话间,喝上头的曹仁放开了王权的手呲啦一声撕开衣袍,露出满身肌肉,抓着张辽就要起身比试。

几斤酒水下肚的张辽也不啰嗦,直接把阿斗丢在旁边起身与曹仁决斗。

两人二话不说,即刻开始了赤手空拳的决斗打得不可开交。

但谁都没落下风。

王权喝了一口浊酒,吐槽道:“果然是喝袋装浊酒,打亲朋好友……”

看着两人越打越欣赏对方的阵势,王权便知今晚赵云应该是不会被发现了。

此时,王权看着切磋的两人,望着天上的圆月抿了一口浊酒,脸上不由得多了一抹淡淡的忧伤。

回想起这几日的遭遇,他多少有些怀念起曾经那个安全的世界来,穿越到在这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能活着,实属不易……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不能回到过去,何不在这方天地建立丰功伟业,享美酒佳人。

“哇……啊啊啊啊!!”

这时,王权脚边突然哭声响起,他这才注意到阿斗。

起身抱起阿斗的抖了两下,这娃居然不哭了。

不过,他可没心思奶孩子。

抱着孩子就去到甘夫人身旁,将其松绑把孩子扔给了她。

反正这是在曹营,甘夫人对自己是没什么威胁的,糜贞这倔妮子是暂时不能放开的。

甘夫人自己的孩子就让她自己奶吧。

把孩子交给甘夫人,王权回到火边坐着继续看打醉拳的张辽和曹仁互相搭着肩膀争论谁是他王权的第一个好兄弟。

这边,阿斗刚回到甘夫人怀里又立刻嚎啕大哭起来,还越哭越大声。

这搞得甘夫人都有些尴尬。

“娃,我是亲娘啊!”

阿斗不管,继续啼哭。

吵得王权耳朵都麻了,“拿给我试试。”

甘夫人抱回了孩子就不想给了,可阿斗怎么哄都哄不好。

反正已被掳进曹营,他想让自己死自己也不得不死。

看着眼前俊朗得让人想亲近的面孔,甘夫人做了片刻的思想斗争之后,无奈的走到火边又把孩子递给了王权。

阿斗此刻哭得鼻涕泡都出来了,她还真不信现在王权能让孩子不哭。

可王权刚一接过孩子没几秒,哭声竟然又停止了。

张辽抱他也哭。

连甘夫人抱他都哭。

独独自己抱着他不仅不哭了,娃的嘴角还隐隐有讨好的笑容。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王权是人亲爹呢。

见状,甘夫人的白芷的脸蛋不知是靠近了火光还是尴尬得发烫,竟红了起来,“还真是神了,我这个亲娘抱都不管用,为何你抱就不哭。”

王权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看着婴儿的笑容,他也是心头舒服没忍住的从火上揪了一小块烤肉喂到阿斗嘴里。

阿斗更乐了。

他算是明白了,感情这阿斗还挺现实。

谁有肉跟谁。

“乐呵得都整上乐不思蜀了?”

不过现在还没有你那便宜老爹的蜀汉。

看着阿斗在王权怀里吃烤肉,一旁干站着本就逃路饿了一整天甘氏直咽口水。

也在此刻,一串烤肉被王权递到她面前。

甘氏再度咽了咽口水,而后看向被捆在树干上的糜贞,又回头弱弱的说道:“我,我不吃,死也不吃你一口东西。”

“算了。”王权哪有心情惯着,直接随手就要把肉扔了:“不吃我扔了。”

“唉……你,你干嘛呀。”甘氏不知是没忍住还是舍不得见他浪费,条件反射的就伸手去紧紧拽住王权要扔地上的肉。

“不吃,别浪费呀。”

甘氏一顿囫囵吞枣后。

“呼~真香唉!”

“我这辈子都没吃过如此好吃的肉。”

被捆在树干上的糜贞看见这一幕,先是瞥了一眼甘氏,而后又傲娇的撅着小嘴用最硬的语气说出了最弱的话:

“呸!我才不稀罕……”

三秒后。

“你们曹军杀人都不给断头饭的吗!”

“我要做饱死鬼,姐姐快给我拿一串,不,三串!!!”

今夜王权这里倒是酒喝不尽,肉吃不完,有美人捆着相伴,还有曹仁与张辽的切磋戏看。

可连夜奔逃的刘备一行人,今日注定是个不眠夜。

一处隐秘的山坳下。

又困又累又饿的刘备一行人停下暂歇。

从长坂坡逃来的张飞,终于是与刘备等人会合。

“大哥!!!赵子龙那厮果然叛变了!!!”

月光下。

刘备等人连火堆都不敢架。

生怕敌军又追来发现他们的踪迹。

张飞刚与刘备一行人刚汇合,就气急败坏的把张辽联合赵云打他的事添油加醋的告诉了刘备。

“大哥,别给赵子龙开脱了,你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那曹军的小官都亲热得喊赵子龙那厮唤作子龙兄弟了,更不要说赵子龙与敌将还联合打俺一人!”

“若不是俺武艺略胜一筹,届时哪还有命回来见你!”

“连两位嫂嫂和小侄都被曹军给抓住了,怪赵子龙那厮打俺,欺俺,俺这才没救回嫂嫂与小侄!”

说着,张飞翻身下马,跪在刘备面前。

“起来三弟!”刘备起身双手扶起张飞的双手,义愤填膺道:

“子龙的事暂且不说,还好我三弟天下无敌无恙归来,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只要你命无忧一切都不足为虑。”

刘备神色尽显真诚,话语更是让张飞感动。

泪眼婆娑的张飞起身,心头感动无比,“大哥!俺对不住你!”

“大哥!”

“三弟!”

关二爷这时也上前来与二人抱住。

“三弟回来就好,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无柴烧,大哥待我等如手足救不回嫂嫂小侄也不会怪罪于你。”

张飞眼眶夺泪而出。

旁边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士卒们,刚才完全沉寂在被曹军打得毫无军心可言,现在看见这一幕以后,

都不禁暗自感动称刘备为明主。

他们跟对了人。

可谁又清楚,刘备表面是谁都不怪稳住军心稳住弟兄。

实则这心里的血水都能酸死人了。

甘、糜两位夫人美若天仙,若是死在乱军之中也就罢了,被曹仁逮着他非得送给那个喜好人妻的曹孟德不可。

连唯一的孩子都被曹军给掳走了。

虽然夫人与孩子被曹军抓获有自己的原因,但自己是为汉室立命为百姓立心。

不过想来,以她们二人的傲骨甘愿自杀也不会食曹军鱼肉睡曹军房榻,自己在天下的脸面定能保住……

这些杂乱的心情,刘备都没有表现出来。

“二弟、三弟!快快请起!”

“此时曹仁就在身后不知会不会追来,既然三弟已无恙归来,我们还是快些赶路。”

刘备现在是被曹仁给打出了应激反应。

其他不管,先逃走安稳重新再东山再起。

旁边的诸葛亮是一脸愁容,刘备现在有要出发也不问自己了,就顾着关羽和张飞,他突然感觉自己是瓣蒜始终插不进去的局外人。

一路都在想,曹仁为何会这般厉害。

新野一战且不说了。

就连今日百姓屏障轻松瓦解一事,就不是曹仁能干得出的。

现在连子龙都叛变了。

若是自己再不给予反击,就算主公信任自己,关张二人以及旗下弟兄也会弹劾自己。

曹仁背后到底是谁在帮他出谋划策,竟能处处压他孔明一头。

郭嘉已死我方才出山,不应该啊……

诸葛亮越想越发感到头疼,总感觉自己最近总活在某人的阴影中,但又不知是谁。

最可怕的不是敌人强大,不知道敌人的操盘手是谁才可怕。

最近错误频繁,这一切是从何而起?

想到这里,诸葛亮突然反应到了什么:“不对!”

好像吾之计谋频繁出错,是从让张飞去杀那同为水镜先生门下,无用得只会关门开门的师弟王权富贵时起的。

曹仁在这期间必然接触了高人,得私下派细作查探一番,方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畅销巨作快穿以后,我成了卧龙师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