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穿越:摄政王造反前夕被迫互穿了

>

穿越:摄政王造反前夕被迫互穿了

嶙峋著

本文标签:

看穿越重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嶙峋”写的《穿越:摄政王造反前夕被迫互穿了》。主要讲述的是:更何况自己从前还属于神清骨秀,朗目疏眉之列,气质上更是渊渟岳立,让人景仰。他忍不住无声的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张兴看在眼里,还以为他不满意自己现在的造型,凑近了问道:“怎么了?这还不满意?多帅啊!”“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忽然有些莫名的感慨,你不用在意...

来源:fqxs   主角: 赵无极王大富   更新: 2023-03-17 21:46: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穿越:摄政王造反前夕被迫互穿了》主角赵无极王大富,是小说写手"嶙峋"所写。精彩内容:看的出来这家人的家境并不好,从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来再者,他名义上的‘姐姐’刚才还说要赶着回去种地,更加说明他们家的经济状况不是很乐观"好了好了,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在这里平白惹人笑话"赵无极看着这一家三口殷切的眼神,不忍心再对他们造成更大的打击赵无极在心里迅速地默念几句:父皇、母后,请原谅儿臣的不孝,儿臣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先对不起二老了!随后,赵无极闭着双眼足勇气,在心里做了充足的准备之后......

第4章 认了个干姐姐


赵无极扯着嘴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朝着镜子走了过去,准备看一眼自己如今是一副什么样子。

刚走到镜子跟前,赵无极就愣在当场。镜子里的人哪里还是当初那个一手遮天,桀骜不驯的摄政王殿下,整个面容都与之前截然不同。

赵无极当场有些闷闷不乐,虽然现在的这副面孔,也算得上是俊美无俦,但不是自己的总会觉得抵触。

更何况自己从前还属于神清骨秀,朗目疏眉之列,气质上更是渊渟岳立,让人景仰。

他忍不住无声的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张兴看在眼里,还以为他不满意自己现在的造型,凑近了问道:

“怎么了?这还不满意?多帅啊!

“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忽然有些莫名的感慨,你不用在意。赵无极耐心解释道。一旁的张兴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没再追问。

下楼上班的路上,张兴走在前面,赵无极紧随其后。

进到电梯里的时候,赵无极不禁上下打量起这个奇奇怪怪四四方方的大盒子来。

这倒是奇了,就这样一个小盒子,刚来的时候,竟能直接将人从从地面送到数十米的高空。现在他们俩又要从十几层的高度下到中间的七八层去,当真是神乎其技。

张兴本来一心目视着前方,根本没有注意到赵无极的异样,但他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就转过头来看着赵无极,把他吓了一跳。张兴倒是镇定自若,自顾自认真说道:

“兄弟,老刘他之前说,让我给你起个花名来着,差点给忘了。

“我跟你解释一下,咱们这儿呢,其实就是负责接待一下客人,陪他们喝喝酒玩玩游戏,有机会还能向他们推销一下自己负责促销的酒水。

“工资呢大多是按提成来的,就哥们儿我,少说一个月也能挣个两三万。

“至于花名呢,其实就是客人点你的时候,需要用到的代称。就像哥们我啊,我的花名呢就叫做花豹,客人都喜欢喊我豹子。

“至于你嘛,条件比我还好上不少,上来刘哥就安排你接待VIP的客人,可见对你的身材长相都是非常认可的。

“兄弟,就要发大财了,到时候一个月挣十万都不成问题,就凭咱这绝佳的肌肉线条和英俊帅气的脸蛋,哪个来咱们会所的富婆看了不迷糊?何况哥们儿你还这么年轻,能干~

“听哥的,千万别委屈自己,该拿拿,该睡睡,别拿富婆当宝贝,咱只图她们的钱。

“你的花名,不如就叫鹞子吧。鹞子你知道吧,就是雀鹰,你别看它个儿不大,那人家起码还是小型猛禽呢,特点就是快狠准,兄弟祝你早日找到适合你的富婆。嘿嘿~

赵无极听完身体一僵,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复他,只好抿着唇低头不语,耳根处却变得通红。

张兴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看到赵无极那副单纯的样子,他有些拿捏不准,最后还是决定直接开口问他:“那什么,哥们儿你不会还是个雏儿吧?

“不会吧,哥们儿你来真的,咱这行要的就是经验,这伺候人嘛,当然得十八般技艺样样精通了。

“除非老板喜欢被动的……不过,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其实也可以不走寻常路。毕竟咱们会所的客人除了富婆,还会有一些事业有成的男老板。

“他们当中呢,emmm怎么说呢,就是喜好有些与众不同,他们就喜欢找你这种,白白嫩嫩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只要你不介意,这挣的钱可比伺候富婆还来得多的多。

赵无极:……

“合着张哥你给我介绍的这工作还得卖身?那我做不了,我只卖艺不卖身的,更别提让我去陪…陪男人那什么了。

赵无极语无伦次,顿时浑身都变得紧张了起来。堂堂大渊的摄政王殿下,当初在朝堂上有多威风,现在在这里就有多窘迫。

此时电梯门刚好在第八层叮的一声打开了。

电梯的正对面就是会所的大门,门外站了三五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穿的是包臀裙跟跟修身的白衬衫,脸上抹了各种化妆品,倒是不显得烂俗。

但赵无极总觉得她们同大渊那些身处繁楼的姑娘别无二致,身上都有着一种无形的风尘气。

张兴则不一样,他见到这些女人的第一反应,先是眼前一亮,然后不客气地冲她们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惹得那一众女人唏嘘声一片。

张兴也不介意,依然咧着嘴朝那边走去。

赵无极眼见快到地方了,生怕自己被张兴拉进去卖身了。

自己虽然身上有点子三脚猫的功夫在身上,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万一里面有埋伏,自己岂不是插翅难逃了。

果然书到用时方恨少,人落难时,才会后悔自己当初习武时,没认真跟着师傅学。

待会儿要是真进去了,她们要是对本王动手动脚怎么办?我若是反抗的话,说不定会被群起而攻之,这我哪里打得过啊!苍天呐!你捉弄本王的时候,怎么不把本王身边的贴身暗卫也给带过来啊?

这下好了,本王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来到这个世界,还得从头开始打拼,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重新培养出一支合格的暗卫。

想到这儿,又回想起张兴还没回答自己刚刚跟他提的问题,赵无极更加心急了。他一把拉住张兴,止住了他继续往里走的脚步,小声道:

“张哥,我刚跟你说的你听到了吗?我…卖艺不卖身的…

张兴这才从眼前那堆红花绿叶当中缓和过来,清了清嗓子,解释道:

“啊?哦哦,了解,兄弟还年轻,没经验,害羞,我懂得,没事儿。待会儿进去了,我让姚姐先给你安排一些轻松的活儿干,你先熟悉两天,等你上手了想通了,我再让姚姐给你安排更深层次的交流活动。哎呀你放心,你张哥我还能坑你不成,咱哥俩儿都是为了挣钱,我帮你也只是顺手的事,又不是得了什么好处,放心放心。

张兴打着哈哈安慰他,更像是假装给赵无极吃了一颗定心丸。赵无极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去处,总不能继续流浪街头吧,只能先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来了。

说话的正是下午在七楼见过的那位刘经理,他此时扁平的鼻梁上多出了一副方框眼镜,身上穿了一身肥大的灰色西装,由于身材发福所致,他那一身西装被自己撑得已经变形了,靠近肚脐出的地方直接被撑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衬衫。

刘经理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油腻圆滑的气息,这让赵无极看着很不舒服,但此时的他只能强迫自己先忍着。

“刘哥好。

赵无极跟着张兴一起向这个肥头大耳的刘经理问好,对方淡淡地点点头,表示回应。

“怎么样?我们会所高大上吧,咱们白金华庭可是本市最顶级的会所,就算是在整个S省,咱们也是排名前三的顶级会所之一。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遇到张兴这个爱多管闲事的小崽子,才能有机会来这里见世面。

刘经理声音浑厚,语气里满是自豪,仿佛这个会所是他自己开的一样。

“刘哥说的是,我就是沾了刘哥跟张哥的光,才能得到这么好的机会。往还得请刘哥多多关照。

赵无极这些吹捧的话倒是学的一套一套的,还多亏了当初在大渊,他天天对着自己的皇帝哥哥曲意逢迎,才将这哄人的话语学的炉火纯青。

“你小子嘴还挺甜,放心,只要你好好干,以后好处我少不了你的。过来,我带你们去见姚姐。在这里,除了我,就属姚姐的话最有分量,你们往后也都要听她的话。大老板很少来这里,他平时都在楼上的办公室,你们基本上也见不到。

刘经理慢慢解释着,赵无极跟张兴两人一左一右的跟在他身边,刻意压低了头去听他说话。

三个人很快来到了818包厢门口,这就是刘经理口中那位姚姐的办公室。刘经理门也不敲,直接一把推开了包厢门,一只脚刚踏进去,刘经理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姚姐,人我给你带来了,你给掌掌眼。

“你怎么还是这个鸟样儿?刘大犇,进来连门也不敲,万一哪次老娘正在里面办事,还不得被你吓萎了。

刘经理打着哈哈道着歉:“哎呦,瞧我这记性!下次一定,再忘记我脑袋拧下来给您当球踢。这次就先饶了我吧,嘿嘿……

里边儿那位姚姐笑道:“行,你这话老娘今天记住了,下次一定饶不了你。

就在他俩在那推拉玩笑的时候,赵无极和张兴紧随其后地跟了进去。

进去后,赵无极发现这个地方还挺宽敞,里面的摆设一如既往的彰显着会所的独特风格——低调奢华上档次。

赵无极双手交握,有些无措的站在那位姚姐的办公桌对面,任由对方用一种具有挑逗性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像在欣赏一件待价而沽的宝贝。

就在赵无极心痒难耐想要逃离的时候,那位姚姐终于开口了:“叫什么名字?

张兴抢先一步回答:“姚姐,他叫鹞子,说起来谐音还跟您一个姓呢,嘿嘿~哎!姚姐您要是不嫌弃的话,干脆认他当个干弟弟好了,鹞子这人真挺不错的,有礼貌又懂事,关键长得还帅,身材也好,您看您认了他这个弟弟,往后还能多个帅弟弟孝敬您,咱也不吃亏,您说是吧。

姚姐的目光依然锁定在赵无极身上,丝毫没有把多的目光转送给张兴的意思。张兴见自己朝姚姐挤眉弄眼没有用,只好作罢。

她直勾勾的盯着赵无极的脸,进而是眼睛,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赵无极飞快地低下了头,不敢与之继续对视。

姚姐眼神有一瞬间的停滞,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赵无极眼神没敢在姚姐脸上多停留,生怕被人觉得被自己冒犯到了。

所以他根本没看清姚姐的长相,只知道她的声音很有辨识度,让人听了腿软。赵无极此刻就有些站不住了,但他只能强撑着,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姚姐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坐在那里笑了起来,心想,这小弟弟长得是真帅,就是太腼腆了。她翘着二郎腿,单手支撑着下巴,含着笑道:

“小豹子你小子嘴巴还是这么甜,会说话,你姚姐我啊,真就吃你这一套。可是这事儿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啊,这不还得看这位鹞子小弟弟是怎么想的,我也不能强迫人家当我弟弟,你说呢?

她这话虽然是看着赵无极说的,交流的对象却是张兴,但话里话外的意味又多半是跟赵无极有关。

说到底还是在跟赵无极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赵无极听懂了姚姐的言外之意,其实他现在的身份只是李二狗兼鹞子,身上那个摄政王的包袱早该丢到一边了,认个姐姐也没坏处,反而能得到更多的机会。

赵无极沉思一会儿,当即同意了:

“那就谢谢姚姐看得起我,往后小弟就跟着张哥喊您一声姚姐了,将来弟弟有什么做得不对的,还姚姐多多包涵。

“既然这样,当姐姐的,自然要照顾好弟弟了。你看你第一天来这里上班,姐也没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姐这里还有辆闲置的车子,先给你开着,以后再补礼物给你。

看得出来,姚姐收了赵无极这个干弟弟是真开心,当下就打算送他一辆车开。不过赵无极没敢要,不为别的,主要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开。

白天在大街上的时候,他就看到很多人坐在各种各样的铁皮盒子里快速移动,那些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车。但他们所说的车与马车截然不同,他一时拿不准该如何驾驭。

“姐,这个我不能要,我不知道怎么用,您还是自己留着用吧。要说礼物,我也没给您准备礼物不是,抵消了就算是。

姚姐听他这么说,才知道他是不会开车,于是就改口说:

“没事,不会开钥匙你先拿着,车就停在会所楼下的地下停车场,小豹子知道,他会开,平时你们要出去玩,可以让他开车。

赵无极不好继续推辞,只能硬头皮接受了。

“那行吧,谢谢姐。

赵无极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姚姐,这才看清了她的真实长相,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皮肤很白,长相中等,一身V领紧身长裙,完美的展现了她的身材优势。

可能是一直在会所工作的缘故吧,姚姐看起来显得左右逢源,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成熟的韵味。

赵无极不敢继续看下去,于是赶紧转头去看张兴,发现那家伙竟然也看向了自己,还对着他挤眉弄眼的,搞得自己很尴尬。

“对了,小豹子,今天就先带我弟弟熟悉一下业务,不用陪客人,改天我再重新给他安排工作。幸亏姚姐及时开口,化解了赵无极的尴尬。

“好嘞姚姐,都听您的,那我就先带鹞子过去了。

张兴这人惯会讨人开心,姚姐挥了挥手就让他们走了。


《穿越:摄政王造反前夕被迫互穿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