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古剑缘情(罗汉堂贝叶)整本免费

《小说叫古剑缘情(罗汉堂贝叶)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08 18:08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罗汉堂 贝叶

一柄古剑,一段情缘 他本是一个快意书生,凭借“飞叶渡江”轻功绝技,行走江湖,与世无争直到遇见了她 她修炼玄冰决,冷若冰霜,身负大仇,最终被他感化,与他携手江湖两人一同感悟是非善恶、江湖人心、爱恨情仇,终于领悟武学真谛

小说叫古剑缘情(罗汉堂贝叶)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古剑缘情(罗汉堂贝叶)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铁笛书生

精彩节选

江湖事在于人心,人心不善,则纷争不休,则江湖险恶。所以有人说,险恶的不是江湖,而是人心。

人性本善,可往往欲求不满,追名逐利,滋生邪念,坠入魔道。

自古以来,善恶之争,正邪之争从未止歇,虽说邪不胜正,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算正邪大战之后邪魔外道大伤元气,可是经过一段时间修生养息之后又变得猖獗异常,卷土重来。

这本是一条寻常的古道,两旁的树木因为年代的久远而显得挺拔、苍劲,微风吹过,树影婆娑,一片祥和,这条古道不寻常的地方在于它是通往天宁寺的必经之道。天宁寺是当今第一大寺,在上次正邪大战中与御龙山庄、铸剑城一起率领天下英雄大破魔宗,寺中不但高手如云,精通佛法的高僧更是数不胜数,普度众生、以天下为己任。

一个青年和尚的突然闯入打破了这古道的祥和,只见他脚步蹒跚,满脸惊恐、慌张,胸前的僧袍几乎被血浸泡一般,数次跌倒后又急忙站起,向前方天宁寺方向没命的奔去,就好像后面有地狱的魔鬼在追赶他一样。突然,十三名黑衣人如凭空出现一般,立在他周围,将他团团围住,为首一名黑衣人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透露出一股狠厉之色:“死和尚,今天就算是至善那些老不死的来了,你也别想活着回去!”话音未落,他手上一柄长刀便向和尚迎面劈去。青年和尚危急之中拼命向后退了两步,饶是这样,刀尖还是在他脸上划过,从他前额正中一直划到下巴,鲜血溅的满脸都是,真是凶险万分。他不知是被吓傻了还是受伤太重,一屁股跌坐于地,竟没有呼喊,呆呆的望向前方。当黑衣人第二刀砍下的时候,他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刀口距离他还有数寸时,一阵清风掠过,风中夹着一个人影,“铛”的一声,长刀被一只黑色的铁笛挡住。

“谁?”黑衣人一脸诧异,他不相信有人这么快,能一瞬间从他刀下救人。更令他震惊的是他赖以横行天下的宝刀居然砍出了缺口。

又是一阵清风掠过,连同青年和尚一起不见了踪影。好快的身法,好俊的轻功。这些黑衣人面面相觑,半响才回过神来。

“追!”为首的黑衣人一挥手,十三名黑衣人一起向天宁寺的方向追去,身法也颇为了得,只是没了青年和尚的踪影。

树林中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扶着一棵古树不断地喘气,刚才的急速移动大耗内力,而且危机之中又运尽全力挡下黑衣人致命一击,那一刀委实非同小可,险些震得他铁笛脱手,到现在还觉得虎口生疼。他望了一眼旁边满脸是血、目光呆滞的青年和尚:“小师傅,没事吧?”

青年和尚,这才回过神来,顾不得擦拭脸上的血迹,双手合十说道:“多谢施主相救,不知施主尊姓大名,出家人无以为报,日后唯有以死相报!”说完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显然受伤颇重。

“师傅言重了,在下铁笛书生莫子名,见人有难,出手相救,乃是读书人的本分,岂敢言谢。”莫子名急忙扶住青年和尚说道。

“原来是以一招飞叶渡江闻名天下的莫少侠,怪不得轻功如此了得。”

“小师傅过奖了,打不过别人,只有跑的比人快了。不知师傅如何称呼?刚才那些黑衣人看着像是魔宗的人,尽然如此嚣张,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到天宁寺的地盘撒野!”嘴上这样说,有人夸自己轻功好,心里还是很受用的,轻功可是他仗以立足江湖的资本。当年他被人逼入绝境,身后是浩浩江水,退无可退,危急之中,他随手抓起一把落叶,运起内力掷入江中,飞身踏叶,渡江而去。“飞叶渡江”令人称颂不已,铁笛书生也凭这招闻名于江湖。

“贫僧法号同心,那些是魔宗的黑风十三鹰,为首的叫黑煞,素来作恶多端。我有重要情报,必须马上回天宁寺,再次谢过施主救命大恩!”同心说完就想走出树林,继续赶往天宁寺。

“等等!”莫子名急忙说道,“那些黑衣人还未走远,走大路太过危险,不如走小路。你受伤颇重,一个人难以恐怕难以走远,我还是送你一程吧。”

“施主所言极是!那多谢施主了!”同心满脸欣喜,辨明方向后从小路往天宁寺赶去。

莫子名轻功虽好,想到同心拖着重伤之躯自然行不快,又是崎岖小路,更加走的慢了。密林中多亏了同心一路指点方向,不然非迷路不可。

行了半日,莫子名眼看同心已疲惫不堪,心中不忍,说道:“我们还是休息下吧,恢复些体力再赶路也不迟。”

“也好,前方不远处有一家茶馆,我们到那里歇脚也不迟。”同心喘了口气说道。

两人行不多时,果然看到一家小茶馆,过往的商客路人多在此处歇脚。两人来到馆内,寻一僻静位置坐下。小二上来招呼,他看同心脸上伤口骇人,浑身血迹,不敢多问,畏畏缩缩地招呼:“两位客官,要点什么?”

“随便来点茶水,再来两碗素面。快点上!”莫子名边打量周围,边说道。

“好嘞,两位稍等。”

周围茶客三三两两坐于店内,多是普通路人、樵夫,各自交谈着。靠窗坐着一人引起了莫子名的注意。此人眉清目秀,仪表堂堂,衣着虽然简单、古朴,却整整齐齐,纤尘不染,最令人难忘的是他一双深邃的眼睛,仿佛隐藏了无数的往事。此刻他正望着窗外,喝着茶,好像店内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好像世间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莫子名看了周围一圈后把眼光放在了窗边那人身上,此间山路崎岖,行人多狼狈不堪,唯有他好整以暇,可见此人武功绝不寻常,不知是敌是友,心里着实不安,转身对同心小声说道:“我们吃完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同心点点头,他心里只想赶紧回到天宁寺,重伤之后也没什么胃口,本就打算喝点茶水便走。

正说话间,一群黑衣人忽然闯入,立刻守住门口、各个窗口,为首一名黑衣人快速环顾四周后径直来到莫子名、同心两人面前:“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喝茶,这回看你们怎么飞出我的手掌心!”言未闭,提起长刀就向莫子名砍去。先前他没有防备,被莫子名救走同心,这回他先下手为强,想先解决了莫子名,再收拾重伤的同心。

莫子名眼看黑衣人进门,心里连连叫苦,这店内空间有限,轻功无法施展,他们又立刻把守住了各个出口,更要命的是边上还有个身受重伤,毫无还手之力的同心。若是自己一人还有办法脱身,两个人实在不知如何是好。眼见黑衣人长刀砍来,不及细想,只好抽出铁笛迎战。

铁笛本非利器,类似判官笔,以打穴为主,加上莫子名以轻功见长,招式飘逸,走的是轻灵路线。黑衣人使的是长刀,招式刚猛、毒辣,先前领教过莫子名如何救人,知道他轻功厉害,时刻提防他近身偷袭,把长刀舞的密不透风,虎虎生威。

一时两人打得难解难分,茶馆内尽是兵器相交之声、茶客躲避喊叫之声、桌椅破碎之声充斥于耳。店内乱作一团,先前的茶客全都躲到了桌子下面吓得瑟瑟发抖。只有靠窗那人,自始至终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仍然看着窗外,喝着茶,对店内的一切不闻不顾,丝毫不关心。

莫子名渐渐支撑不住,招架的越来越吃力,脑子里飞快的运作着,想着脱身之计。“看来今天凶多吉少了。”莫子名心想。

两名黑衣人见首领取得上风,提起刀剑,向边上浑身血迹的同心扑去。同心猛提一口真气,运劲向后退去,奈何双腿发软,眼见刀剑劈来,毫无招架之力。

战局那边的莫子名眼见同心危急,顾不得自己,虚晃一招,向同心奔去。黑衣人抓住破绽,长刀向莫子名掷去。人再快,怎有刀快。莫子名听得背后风声,向边上一闪,还是慢了一分,长刀在他肋下划过,鲜血立刻喷涌而出。莫子名吃痛,跌到于地。边上两名黑衣人,立刻上前用刀剑架住莫子名脖子。

“哈哈哈!”黑衣人得意的仰脖子大笑,手一挥:“把他俩带回去,其余的,全杀了!”

一声令下,其余黑衣人纷纷抽出武器,向店内手无寸铁的茶客扑去。店内多是寻常百姓,怎经得起他们一刀一剑。店内顿时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掉落的头颅满地乱滚,残肢断臂到处都是。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坐窗边那人仍然看着窗外,喝着茶,直到一名黑衣人提着长剑向他刺来。一声长啸,从他口中发出,如荒洪神兽怒吼,气势磅礴,直震得四壁颤动,瓦砾纷飞。只见众人纷纷丢弃兵器,双手掩耳,痛苦倒地,晕了过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