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余情难眠(莫子谦林笑)整本免费

《小说叫余情难眠(莫子谦林笑)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08 18:17 作者:佚名 标签: 子谦 现代言情 莫子谦

丈夫家外有家,结婚四年的我,方知一切的幸福都是假象危急时刻,丈夫用身体护住情人和孩子,而我却因为冲动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两年后,一无所有的我迈出监狱的大门,从此开始我复仇的步伐……

小说叫余情难眠(莫子谦林笑)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余情难眠(莫子谦林笑)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狼狈入狱


甜言蜜语言犹在耳,而愤怒和强烈的被羞辱的感觉以及委屈,却摧毁了我的神智,我像个疯子一样,将车子向着那一家三口冲了过去。
——————————————–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莫子谦忽然回头了,那张温润如玉的脸看到凶猛冲过来的车子时,顿时煞白,笑容变成了深深的震惊,他一把推开背向着我,离车子最近的陈丽嫣,但自己却再来不及躲开,他抱着那孩子身子滚出去好几米远。
我开的宝莱也失控地撞向了小区的假山,血,从我的额头淌下,很快模糊了我的视线,意识迷朦中,我听到警笛轰鸣以及救护车的锐响。
睁开眼时,我已经在医院里,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脑震荡让我头晕晕的,身体有点儿不受控制。
两个**站在床边,正等着我醒来做审问。
我也看到好友佳郁焦急担忧的目光。
“那个杀人犯呢?
我要杀了她!”
外面传来莫子谦的妈妈,吴娟愤怒的喊声,她的身影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不顾**的阻拦,挥手就给我两个重重的耳光。
“你个杀人犯、刽子手,你自己生不出来就算了,竟然还要杀我儿子、我孙女,我今天就让你去死!”
吴娟扑过来,双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喉咙。
我的额头,伤口崩开,鲜红的血很快又打**厚厚的沙布,这个我叫了四年妈妈的女人,我对她如亲生母亲的女人,她视如不见,只面目狰狞,双眼腥红,两只手青筋爆跳如恶鬼的厉爪死死地扼着我的喉咙。
“你快放开!
你会掐死她的!”
佳郁吓坏了,赶紧来掰吴娟的手。
可是没有用,吴娟是恨不得我立刻给他儿子孙女偿命的。
我的喉咙被扼的死死的,已经不能呼吸了,我的眼前一阵阵的发白,我想我就要死了。
吴娟不掐死我,我也会被法院判处死刑,因为我撞死了那对父女。
后来,还是**救了我,案子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这个刽子手还不能死。
**将吴娟拉开了,吴娟又哭又骂好半天才被亲戚拉走。
**一边问我为什么要开车撞莫子谦父女,一边做着笔录。
我说,莫子谦骗了我,他家外有家,还生了那么大的女儿,却骗了我差点儿四年,我精神受了刺激,才会开车撞他们。
**的神情是同情的,但同情并不能成为不逮捕我的理由。
三天后,我被一辆警车带走了。
在等待审判的日子里,陈丽嫣网上发贴,说她和莫子谦本就是一对,是我第三者插足,抢走了她的爱人,又因为生不出孩子,对她的女儿起了杀心。
那一天,还好有莫子谦在,要不然,她的女儿就被撞死了。
她声泪俱下的控诉,滴滴泣血一般,听者无不震怒,对我这个“第三者”恨之入骨。
更有律师界的同行们,要自告奋勇帮陈丽嫣打官司,誓要把我送上黄泉。
当然,这一切我并不知道,是佳郁哭着告诉我的。
佳郁还告诉我,莫子谦和那女孩儿并没有死,我的车子撞过去的时候,是莫子谦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那女孩儿,那女孩儿除了手臂有轻微擦伤之外,几乎毫发无损,而莫子谦,他原本有可以毫发无伤的机会,是他推了陈丽嫣那一下,耽误了逃开的时间,又因全力护着那女孩儿,内脏出血,身体多处骨折,现在仍躺在ICU里。
我的眼泪掉下来。
这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过,会把我当成女儿一样宠的男人,下辈子还要与我做夫妻的男人,他是这样保护着他外面的女人和孩子。
用自己的生命。
吴娟又来了,歇斯底里的骂声,隔着厚厚的玻璃恨不得一刀一刀将我凌迟的凶狠,我视若无睹,我的心已经死了。
很快,到了庭审的日子,我被两个**控制着站在被告台上,身上套着有色马甲,双手也被铁铐铐住。
吴娟和莫子谦的父亲莫城都来了,莫城一直神色复杂,吴娟见到我便破口大骂,如果不是有**拦着,她会冲过来,撕烂我的脸。
许是伤重未愈的缘故,莫子谦没有出庭,莫子谦的几个发小却来了,他们有的神情凶狠恨不得扒了我的皮,有的一脸无奈和可惜,有的则是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他们一直叫做嫂子的女人原来是一个蛇蝎心肠的魔鬼。
陈丽嫣站在原告台上,哭的浑身发抖,嘴里只不停地念叨一句:“思思还不到三岁,还不到三岁,她怎么撞的下去……”
这副柔弱可怜的样子,加之人们对弱小的同情,更加激起了吃瓜群众的愤愤不平,旁观席上发出请求法官从重判决的呐喊。
只有佳郁,她哭着喊,说我是无辜的。
我向佳郁凄然一笑,他们只要我死,你一个人纵使喊破嗓子又有什么用。
最后是法官制止了这场喧哗,法院的判决并没有如吴娟和陈丽嫣的意,因为我撞的人他们没有死。
我被判处了五年监禁,自此开始了我的囚徒生涯。
长长的卷发被剪成了短短的齐耳发,体面干练的职业套装换成了宽松朴素的囚服。
我像其他女囚们一样辛苦劳作,一样吃着最简单粗糙的食物,住着毫无**可言条件简陋的监狱多人间。
女囚中,还有我经手过的案子的被告人,她们自不会放过这个报复我的机会,有监管人员在的时候是不敢的,但夜色却成了他们的保护伞。
她们揪我的头发,撕我的大腿,用笔尖戳我的皮肤,用开水烫我的胳膊,但凡看不见的地方,但凡所能想到的方式,无所不用其极。
而我,都忍了。
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一向自我保护欲极强的我,是怎么做到的。
竟然在那种非人的虐待下,生生忍受着。
大概也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我的心死了,身体上的虐待,已经不能激怒我了。
我甚至感觉不到疼,因为我的心也麻木了。
入狱三个月后,莫子谦来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