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天煞神相(吴昊沈洛洛)整本免费

《小说叫天煞神相(吴昊沈洛洛)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09 18:07 作者:佚名 标签: 吴先生 悬疑惊悚 沈昊

我从小被阴人算计,命犯天煞,孤克六亲死八方,我不想孤寡终老,凭着一身相术,行走人心险恶的江湖相人,相鬼算卦,算命让我带你走进神秘的领域,决雌雄,斩彩虹,见英雄!我有故事,你有酒吗?谨记,天黑之后不要翻开本书……

小说叫天煞神相(吴昊沈洛洛)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天煞神相(吴昊沈洛洛)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0007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朱烨的面相很不错,五岳高隆,说明这人祖业很大,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的,而且他眉目清,嘴唇微厚,说明他机敏果断,说话谨慎,这样的性格不但可以守住祖业,还能发扬光大。
  可是现在,他印堂的光泽有点黯淡,这是执掌近期运气的地方,说明他这段时间有点不顺,再看他的天庭,微微反光,说明最后还是有贵人相助,可以帮他度过不顺的。
  可是从他的面相上,我竟然看不出他最近有挺迫切的需要。
也就是说,这人求阴极珠的心思,并不像他说的那么急切。
  反倒是旁边的皇夜奇,眉毛之中带着青煞之气,鼻梁带彩,说明他心火过旺,比起朱烨要着急的多。
  “这阴极珠,你们俩到底是谁更想要啊!”
我板起脸,立刻就开口问了。
  我这句话一说,朱烨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皇夜奇身体一震,目光复杂的看着我,缓缓竖起大拇指,冲我晃了晃。
  朱烨打了个哈哈:“沈昊兄弟,你确实了不起!
连这都能看出来!
说实话吧,是小夜他师叔急需这个阴极珠治病。”
  我不满的说道:“你们这么藏着掖着就没意思了!
你们请我来算,又不以诚相待。
你知道这其中区别多大吗?
你们的求卦之心越是迫切,越能表现在脸上,可以算的更准一点。
明明他想要东西,你却让我看你,我能算的准吗?”
  朱烨深深一鞠躬:“对不住对不住,我们确实没想周全,下次肯定不会了!
沈昊兄弟,那你从小夜脸上看出什么来了?”
  我冷哼一声:“什么也看不出来!”
  朱烨急忙赔笑:“沈昊兄弟,我们知道错了,你就别赌气了!”
  我叹了口气:“我没赌气,可是你也不要觉得相面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不是知道嘛,不见财帛不起卦,这不是我们相门贪财,而是算卦相面是窥天机的行为,我们给别人看前程,损的是自身的福报,你让我一分钟算一次,是嫌我死的不早是不是!”
  朱烨搓着双手,连连点头:“说的是说得是!
沈昊兄弟,那你看我们什么时候算合适?”
  “明早吧!”
我随口说了一句。
  我这么拿捏一把,一来是气愤他们处处瞒我,还有一个方面,我真是不想给他们马上就算,别以为相面挺容易的。
确实,看几本相书,会察言观色,有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在大街上支个摊子弄钱了。
  可是要想看得准,看的分毫不错,那就必须要把吴先生教给我打坐练出来的那股气,用在眼睛上,那样才能看的特别准确。
  我这股气本来数量就不多,都浪费了算怎么回事,今晚我还得养足精神开棺摸骨呢!
  看到我一本正经的,朱烨和皇夜奇也不敢再说别的了,我们三个在村里找了个小饭馆填肚子。
  说实话,我这人本来就是个吃货,这些年在吴先生家里,除了看书就是琢磨着吃,嘴巴早就养刁了,这小饭馆的菜,实在不合口味。
  我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夹了几口炒青菜,实在吃不下去了,朱烨也看出来了,笑着说道:“沈昊兄弟,这饭菜不行是吧!
等咱们做完这一票,我请你去……”
  他话说到这里,从门外又进来七八个人,穿的都挺时尚洋气的,一看就不是村里的人。
  朱烨闭口不言,我仔细打量这些人,眉间都有一股书卷气,年轻的显然是学生,其中领头的中年人,就应该是他们的老师了。
  我的目光扫过这些人,最后落在一个身材高挑,梳着马尾辫的女孩脸上,立刻眼前一亮。
  这个女孩长得挺好看的,但也不是倾国倾城那种,可就是特别引人注意。
  怎么说呢,这女孩就好像一泓清泉,清澈见底的流淌,不张扬不喧嚣,让人看了特别的舒服。
  而且从面相上讲,这女孩的骨肉匀停,嘴唇漂亮而且愣线分明,鼻翼有肉偏圆,眼神清澈柔和,这是标准的旺夫相。
  可以说谁要是娶了这个女孩子,那算是祖上修来的福气了。
  “咳咳!”
朱烨干咳两声,我这才回过味来,自己老盯着人家女孩子看,算怎么回事啊!
  我急忙转过头,才发现朱烨这不是冲我,而是皇夜奇也盯着人家看呢。
  “这菜不怎么样,咱们喝点酒吧!”
朱烨提议:“我车里还有几瓶五粮液。”
  我想起吴先生对我的叮嘱,赶紧摆手:“我滴酒不沾!”
  我不喝酒,他们两个也不喝了,三个人默默的吃饭,我发现皇夜奇时不时的就偷瞄那个女孩一眼,心里竟然有点不太舒服。
  我们这边沉默,那边可热闹的很,叽叽喳喳的笑闹不停,我这么听着,也听出点东西。
  这些人真是大学生,是来自湖北大学的,停在村口的那辆中巴就是他们开来的,他们到石象村,好像是想拍什么纪录片。
  吃完饭,我们去村里转悠着找了个小商店,买了一些电池手电筒,蜡烛打火机之类的东西,我买了一些糕点和烟酒,想买几把铁锹,被朱烨制止了。
  “这里的铁锹质量太差,我那里有好的!”
  回去后朱烨打开后备箱,我发现里面塞满了东西,鼓囊囊的背包,折叠铁锹,洛阳铲,绳索等等,还有几个长方形的木头箱子,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天渐渐暗下来,朱烨开车带着我,找到了我的家。
  夜色笼罩中,我呆呆的看着那块空地,里面杂草横生,掩盖住了火烧过的痕迹,这是我的家!
承载了太多我童年的记忆和欢乐,现在物是人非,看上去格外的令人慌乱心酸。
  朱烨和皇夜奇看到我难过的样子,走上来劝了我几句,我勉强展颜一笑。
  “没事,我是个男人,不可能哭天抹泪的,我要亲手找出答案!
我发誓!”
  我心里暗暗发着狠,特么的不管是谁在背后搞鬼,劳资只要查出来,一定和丫的拼个你死我活!
  “好!
纯爷们!”
朱烨很夸张的竖起大拇指。
  我苦涩的笑了笑,如果有可能,谁也不愿意这样坚强的,因为我没有靠山,所以我只能自己活成那座山。
  不远处的街角,传来喧哗的声音,我们走过去一看,发现张蛋蛋被那几个大学生围着。
  他手足无措的站在人群**,脸色苍白,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举着摄像机,对准张蛋蛋,还有一个长得蛮帅气的男生,在张蛋蛋身边声情并茂的解说着:“……我们现在是在巫峡山深处的一个小村落,这里距离最近的村落,还有七十多公里的山路,蔽塞的环境让这里的村民,还停留在很原始的阶段……”
  摄像机镜头在张蛋蛋的脸上来回走着,张蛋蛋脸色苍白,吓得浑身哆嗦,鼻子里的鼻涕都过了嘴唇,他都忘记去吸溜了。
  “够了!”
我冲上去,一把推开拍照的眼镜男,怒视帅气男:“他脑子不好,你拿他取乐算什么东西!
艹!”
  张蛋蛋受辱,让我气愤之下爆了粗口,那个帅气男眉间略窄,说明这人气量也不大,他瞪了我一眼,不满的说道:“我们这是在拍摄纪录片,很严肃的事情!
这是艺术!
艺术你懂吗?
乡巴佬!”
  “艺术?”
我冷笑一声,一巴掌糊在他的脸上。
  “我艺你一脸!”
  我用的力气很大,帅气男痛呼一声,捂着脸倒退了两步,愣愣的看了我几秒,回过味来了。
  “哥几个!
揍他!”
  说完之后,他疯了一样向我冲过来。
那几个学生,也叫嚷着往上冲。
  我从到了这里之后,心情就一直挺压抑的,刚才动手打这小子,除了为张蛋蛋不平,也有一部分是为了发泄。
  看到他冲我冲过来,我不慌不忙的往旁边一侧身,让过他的拳头,肩膀向前一挺,重重撞在他的胸口上。
  这小子惨叫一声,捂着胸口向后退了几步,那几个学生也冲到了。
  这些人一个个抡拳踢腿的,完全没有章法。
  我在吴先生家里,也看过几本太极书,平时也经常比划两下,虽然练得不太好,可是对付这几个大学生不成问题。
  结果我还没完全施展出来,皇夜奇就冲过来了,他不愧是全真教的弟子,身手利落,飞拳踢腿,分分钟把这几个大学生打趴下了。
  “你们打人?
你知道我们是干嘛的吗?”
那个戴着眼镜男生在地上指着我们说道:“你们马上道歉!”
  我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正要讽刺他几句,旁边的张蛋蛋忽然惨叫一声。
  “鬼呀!”
  他这刚看清是我,叫了一声,撒腿就跑……
  他这一嗓子,也引来好几个学生,他们从旁边的民居里出来,看到同学倒了一地,那个我看着挺有旺夫相的女生走上来,气愤的盯着我们。
  “你们干嘛打人啊!”
  我皱了皱眉,平心而论,我对这个女孩子挺有好感的,不过这并不足以让我低头,我淡淡的说道:“你问他们,我为什么打他们……”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