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风云际会上海滩(咱叫刘可乐)整本免费

《小说叫风云际会上海滩(咱叫刘可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24 22:13 作者:佚名 标签: 俺叫刘可乐 军事历史 刘天水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民国初年的上海滩,冒险家的乐园二十四岁的刘天水正在发迹我,刘天水,十年内,我要别人称呼我一声,上海王!

小说叫风云际会上海滩(咱叫刘可乐)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风云际会上海滩(咱叫刘可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8章 鸿运

人都说水满则溢。同样的道理,月缺则圆。

人的运气也是一样,运气好起来,挡都挡不住。

刘天水的运气现在就好的很。

他如约来到黄副署长家,参加他老人家六十大寿的寿宴。

来拜寿的人三教九流。寿宴上,除了喝酒,赌局也是必不可少的。

黄副署长家是个宽阔的四合院。四合院里摆了几张骰子台子。里屋则是几桌麻将。

刘天水他们那些不入流的巡警、青帮的底层帮众,都围在院子里的骰子台周围赌骰子。

黄副署长那些上得台面的朋友,警署的探长、探佐、青帮的香主、门徒们,则在里屋玩麻将。

刘天水来的时候,知道有赌局,身上踹了几十个角洋。

他在骰宝台前,买大变开大,买小便开小。

角洋变成几个大洋,几个大洋变成一叠大洋。

边上有个人说:“这兄弟已经连中了十把了!赢了三十多大洋!我的天,他这可是算小鬼上身啦!”

小鬼上身?刘天水对这话有些厌恶。父亲活着的时候常说,人走运的时候,还是别把运气用尽的好。

想到此,他掏出五个大洋,丢在骰子台的“豹子”字堆上。所谓豹子,就是掷出五个相同的点。

骰子台开出“豹子”的几率很低,所以中“大”和中“小”都是一赔一,中“豹子”却是一赔一百。

开“豹子”的几率很小,没有人傻到买“豹子”。他这么做,是不想自己的运气这么快就用完,诚心把这五个大洋送给**。

“买定离手!”**的摇宝人大声的吆喝着。大家下注完毕,摇宝人哗啦哗啦的摇着骰盅。

“开!”

摇宝人喊完打开骰盅。只见那骰盅里,赫然是四个六点!

“四个六!大!豹子局!”摇宝人高喊。

“我的天啊!这兄弟真是小鬼上身了!”周围的人又是一片惊叹。

**极不情愿的打开身后的钱匣,掏出一张五百大洋的钱庄期票给刘天水。

他的心在狂跳,五百大洋,我做一辈子巡警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今天在黄副署长家开骰子局的,是花坊里艺林赌坊的人。艺林赌坊的老板李大发,是青帮的乙等帮众。这两年他开赌坊赚了大钱。有了钱便能广交朋友。他自然巴结上了黄副署长。此时,他正陪着黄副署长在里屋打麻将。

听说开出了豹子局,赌坊亏了五百大洋,李大发赶紧跑出来看是怎么回事。

黄副署长,刘天水所在香会的陶香主,也都是好赌之人。听说骰子摊出了豹子局,有人一把赚了百倍,也出来看热闹。

“哈,我当是谁运气这么好,原来是你啊!刘巡长。”黄副署长笑着对他说。

李大发却哭丧着个脸:“黄老,他倒是运气好,我艺林赌坊可倒霉了。一把就赔了五百大洋!”

黄副署长拍了拍李大发肩膀:“你李老板的赌坊如今日进斗金。我就不信还会在乎这几百大洋。”

黄副署长又指了指我,对陶香主说:“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跟帮里阿桂姐相识的那个‘大’字辈小师叔。”

陶香主看了看我,问:“小兄弟在哪个香头拿花红?”

刘天水举起右手,比了个六字的手势,然后将右手放在左胸上。

这是青帮里的见面规矩。帮众见到本香会的香主必须用手做出这个动作,就算行礼了。行完了礼,才能跟香主说话。

“陶香主,白虎堂下南门香会戊等帮众给香主请安了。”他对陶香主说。

“哈哈!竟然是本香的兄弟!你能中豹子局,运气可是好的很。我可要跟你多交往交往,沾沾你的运气!”陶香主笑着说。

六年了,刘天水只有在月底开香堂敬祖师的时候,站在角落里远远的看着陶香主。可今天,陶香主却要跟他“交往交往”。他的运气……难道真是师傅曹半瞎说的,他手相里的赤龙纹展开了,要一飞冲天了?

黄副署长说:“咱们别站在这里说话了!来,刘巡长,跟我们去屋里打麻将吧!”

刘天水有些受宠若惊:“这怎么敢。”

陶香主笑道:“怕什么?你不刚赢了五百大洋了么?五百大洋够你输一宿的!都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走走走,里屋打麻将去!”

他和陶香主、黄副署长、李大发在麻将桌前坐定。

刘天水是在闸北街头长大的人,打麻将十几岁便会。

“哗啦哗啦”,牌码好了,黄副署长首先出牌。

“坐庄不留东。东风!我说李老板啊,你的艺林赌坊,可在刘巡长的管区里。今后他去公干,你可不准为难他。”黄副署长说。

“北风!黄老,我哪敢为难你们警署的弟兄。”李大发说。

“碰北风。二饼”

“三条!行了吧李老板,上回你在**里放高利贷,砍死了人。我们警署里俩便衣去问,你把人打了!有陶香主做靠山,还有什么你不敢干的?”黄副署长又说。

“八条。”

“碰八条。我说老黄,怎么是我给他做靠山?他的靠山是青帮!你虽然穿了这身皮,可也是青帮的人。那事儿我知道,你们警署的两个便衣不懂规矩,竟然说青帮的人也照抓不误,该打!”陶香主说。

陶香主是黄副署长的干兄弟,虽然比黄副署长年轻,可在青帮里地位比黄副署长高。

“六条。”

“三万。咳,都是青帮弟兄,这话扯远了。那俩不懂事儿的便衣,我也早给降成脚巡了。做人不能忘本,我虽然在警署里做个小官,可到哪也不能忘了青帮是咱的根。”黄副署长的话滴水不漏。

刘天水的身份地位远低于在座的三位,所以不敢插话,只是埋头打牌。

渐渐的,他手里的牌变成了条子一色上听,单缺一张二条就能胡。

“听牌。”他报完听,便去抓牌。

抓过牌来一看,正是二条。

“条子一色,自摸!”他说。

三个人面面相觑。

陶香主笑道:“第一把就四十翻自摸啊!小兄弟你可真是小鬼上身了!”

继续打,刘天水又连坐五把庄。

再往下,什么对对胡,杠上开花各种高翻牌怎么打怎么胡。

一时间,他手旁的大洋期票变成了叠。

四风牌最后一把,刘天水做庄。抓好牌后,他头上冒出了汗。

“好手赖手,学把快手。小兄弟,你倒是出牌啊!”陶香主催他。

“就是就是,杀了我们不少了。最后一把还不多出点好牌喂喂我们?”李大发说。

黄副署长也有些不耐烦了:“怎么,刘巡长,难不成你相公了不成?”

刘天水抬起头来,迷茫的看着这三个人:“副署长,香主,李老板,咱这牌……可以天糊么?”

陶香主大笑:“小兄弟,你逗我们三个呢吧?我打了一辈子不带混子的闸北麻将,也没见过天糊长什么样呢!你要起手就是齐口牌当然可以天胡。”

李大发说道:“我就不信你能天胡!天胡可是一百八十八翻!你说自己天胡,要是没天胡,那可是诈胡!给我们每人赔一百八十八翻……”

“哗啦”刘天水把手里的牌推倒亮开……

“什么,天胡十三幺?!!”陶香主大喊一声。

黄、陶、李三个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手里的牌,那眼珠子仿佛要掉到地上了。

陶香主突然大笑:“天胡我是第一次见!天胡十三幺,我估计全闸北也没人打出来过!天胡一百八十八翻,十三幺八十八翻,一共二百七十二翻……这一把,我们每人可要给你一千多大洋!花一千大洋能看看天胡十三幺长啥样,值了!你这运气,实在是好的没边了!”

赌桌上,牌品就是人品。黄、陶、李三人地位比刘天水高,自然不会表现出不悦。三个人一边感慨着他的运气好,一边掏钱庄期票。

加上这把,今天这场寿宴的赌局上,刘天水一共赢了四千八百大洋!

刘天水心中暗道:师傅啊师傅!你说的真没错!我手掌心里的赤龙纹,真的是一飞冲天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