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江山为我客(赵九韶,陈北淮)整本免费

《小说叫江山为我客(赵九韶,陈北淮)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29 22:12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赵九韶 陈北淮

这是一个互相成就,互相成长的故事,如果说赵九韶是浸淫在权力场中的尊贵王爷,那么陈北淮就是被放逐的落魄太子 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相互碰撞,互相招惹,互相试探 “江山与我皆风流,一眼人间皆过客”

小说叫江山为我客(赵九韶,陈北淮)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江山为我客(赵九韶,陈北淮)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踏草行

精彩节选

风从远处吹过来,拂过高高低低的草。在夜里看的不是那么清楚,说不上天是墨色还是蓝色,缀着星子。马拴在石桩上,左右甩着尾巴。

夜是静的。陈北淮在马车里睡着。

陶五一躺在草地里,双手垫着头舒展开来身子,刀横放在心口。

适逢月圆时,清冷的,透着凉意的光洒在草原上。

草原的月亮是不是比北昭的圆?是不是也比南晋的圆?是谁问他的?

当年那个歪头看月亮的姑娘。

她问:“看没看过额尔顿的月亮?”

他其实没看过。

“看过。”他说。

“那是不是比这里的圆?”

“是。”他又说。

姑娘不说话了,又去看月亮。

月亮就是那个月亮,怎么会不一样呢?

他觉得乏困了,眼睛是酸涩的。

日间里赶路,得顾着陈北淮的身子,马车不敢疾驰,悠悠晃着,他们把这满目的绿色看倦了。

回到马车边上,陶五一未敢一跃而上,轻轻坐下。

帘子里透出几声轻咳,压抑着。

“吵醒你了?”陶五一刀鞘挑开帘子,往里头看去。

陈北淮缩在锦被里,重重喘了一口气,想把咳意压下去。

“没。”

“明日能到吗?”陈北淮扯了扯身后的枕头,倚在车壁上。

“不睡了吗?”

又是两声压抑的咳嗽。“坐一会儿吧。”

方入秋,陈北淮的咳嗽便厉害起来了,连带着畏寒,手脚都是冷的。

畏寒,却不发热,只是咳着,夜里咳得更厉害。

“等到了额尔顿人的帐篷,你就能踏踏实实睡一觉了。”怕陈北淮见风,陶五一隔着帘子对他说。

陈北淮打不起答话的精神来,安静地听着。

“这人啊,病去如抽丝。你这从去岁冬日里一直咳,春夏过了些好受的日子。这才入秋,又咳起来了。”

“离天亮还有些时候呢,我给你挂上安神的荷包,你再睡会儿,睡着了咳得就少了,就没那么难受了。”

陈北淮话少得很,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搭话,索性就不说。闭上眼睛,脑子里全都是临京城里那些烂事。他精神很不好,很乏力,却睡不深,总能因为梦到一些事情醒过来。

寂静的夜里突然响起声音,“我这身子,本不该强撑着来额尔顿。”陈北淮自嘲般笑了笑。

“本该是我和老黄的儿子同你一起来,可那小子在南晋抽不开身。你这病也不是什么大病,好好养,去了根儿就好了。年纪轻轻说什么这身子那身子?”陶五一话说得很快,语气轻松。

“快睡吧,明日就能到了,安顿两天正好赶上大礼。”

陈北淮裹紧被子,让他这一说,身上那些阴霾劲儿去了大半,昏昏沉沉地,去梦周公了

听着车里的呼吸声渐渐匀了,陶五一抱紧刀,合上了眼睛。

和人说说话,心里就能好受些,不会总去想到一些糟心事,这一觉,陈北淮一直睡到了天明。

陶五一听见马车里的动静,解了拴马的绳子,驾着车,踏着草,向远处有人烟的地方驶去。

“你想吃点东西吗?”陶五一掀了帘子去看他。

陈北淮比昨日精神不少,感觉头也没有前些日子那么昏沉。就着茶汤,吃了陶五一给的几块糕饼。过了会儿,又喝了今早上陶五一煎的药。

“胃口比前两日好了不少!按我说,老黄那些药能不喝就不喝,我问了,那都是给你调身子的,是药三分毒,喝那些药还不如多吃几顿饭。”

陈北淮吃饱了有些迷迷糊糊,还是不搭他的话。

陶五一倒也习惯了自说自话,不住地说着。

空旷的草原上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听声音不只一个人。

“嘿!六子!”草原上的男人嗓门大,隔着老远就听见了,那人边喊着边扬起鞭子在空中甩起来,发出清脆的响声。

陈北淮掀起帘子张望,打头的是一个续着长胡须的男子,半长的胡须编成草原上独有的花样,系上了彩绳,常年的风吹日晒使得他的脸上黝黑,却不显得枯干,身着额尔顿人的衣裳,策马而来。

陶五一同样用鞭子在空中挽了个花。

五个额尔顿的男子骑着马将马车团团围了起来,不停地绕着圈,还不住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陈北淮坐在马车里,倚着车壁,有些心慌。

“那日松!”陶五一一声高呼,那些兴奋不已的男子停了下来,领头的那个下了马,剩下的也纷纷下了马。

陈北淮觉得马车一颤,是陶五一跃下了马车,去和那人打招呼。

“驾马车哪有骑马来得爽快?啊?六子!你不行啊!”那个叫那日松的男子不住调侃着陶五一。一会儿拍拍他的肩,一会儿顺顺他的背。

陶五一也笑开了怀,引得额前乱糟糟的碎发一阵乱颤。

“让我看看你这是藏了怎样一个美人?竟为了她舍了在额尔顿策马的乐子!”那日松说着便要上来揭帘子!

帘子却先从里头撩开了,陈北淮偏着头望他,帏裳遮了大部分光,五官看不真切,那日松只看到一双带着光的眸子,带着好奇,带着些许……些许笑意,与他直直对视。那日松愣了神,还是陶五一把他揪到了一旁。

草原上的男儿虽爽朗开怀,但光天化日之下盯着一个男子出神,放谁身上都有点不好意思,那日松一个劲地笑,朗声大笑,想翻过这一篇。

或许自己也觉得越笑越难为情了,那日松搭了陶五一的肩,低声问:“你断袖了?”

“去你的!”陶五一狠狠拍了他一巴掌。

“我儿子!”陶五一摩挲了下胡茬,眼底藏不住的得意。

那日松盘算着陶五一的年岁,看了看“可能是替人家养儿子”的好友,也勉强笑了笑,脑子里又浮出了刚刚看到的那双眸子。

侧边的帘子掀起来了,早间的光打到陈北淮的脸上,他微微阖眼,那日松将那带着光的眸子和他的脸狠狠看了看。又觉得,有这么个人,什么替不替别人养的好像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

“见过世伯。”陈北淮轻声道。

“有礼有礼啊!”那日松仰天一笑,又抽了几下马鞭。

陶五一也笑得见牙不见眼,转过身去驾车。那日松作势拦他,想让他去一起策马,让跟着他的儿郎驾车。陶五一连忙回绝了他,声称不要委屈了那些策马疾驰的男儿们。那日松也不催他,与陶五一并行,其他人则紧跟其后,少了些方才来时的张扬劲头。

“你此次前来,不只是为了观礼吧。”那日松目视前方,漫不经心地说。

“没见过草原上的大婚,来见见世面。”陶五一也不看他,用慵懒的声音回答道。

“我如今竟也看不清了,你这些年究竟在为谁奔走。”那日松压低声音。

陶五一不说话,回手按了一下身后的刀,轻轻摩挲着刀鞘上的花纹。

“六子!我拿你当朋友,你若是为了那南晋的公主而来,我尚可接受,如今已成定局,你若为了那公主做出一些事来,我不好做。”那日松声音又低了些,但是陈北淮离得近,又一直留心去听他们讲话,闻言皱了皱眉。

“放心。”陶五一不多说什么了,那日松有些摸不清头脑。

终于能看到帐篷了,一簇簇的,坐落在广袤无垠的草原。

陶五一把陈北淮扶下来,那日松领着他们往远处的帐篷走去。

从未见识过这般景象,陈北淮跟在陶五一身后,打量着那些白色的帐子。额尔顿人居无定所,跟着草场流浪,……陈北淮想得出神了,撞上了停在前头的陶五一的后背。

“嘶。”撞到要紧地方的人没出声,被撞到皮糙肉厚的地方的人先出声了。

“寻思什么呢?”陶五一回头看他。

陈北淮摇摇头,跟着走进了一个帐篷。

遥遥看过去,一个跟那日松长得极像的男人坐在上首,怀中揽着一个体态丰腴的女子,看模样不像是额尔顿人。帐篷里还有几个年轻男子,陈北淮草草看了几眼,一个穿着汉人衣裳的男子便夺去了他的目光。

“见过可汗。”陶五一带着他去见礼。他隐在陶五一半边身子后,看不见高座上的人们。

“好久不见,一切安好?”首座上的人饮着美人喂的酒,问陶五一。

“都好。”

“远道而来的客人,我现在没有劲头像十几年前一样用弯刀跟你比试了,听那日松说你在中原仍是无人可敌?我真是羡慕啊!”那人也笑,陈北淮看他,跟那日松笑起来一模一样。

王座旁有人将视线投在了他们身上,几道灼灼地,盯得陈北淮要发烫。

“原来是快刀定乾坤,失敬失敬。”那个穿着汉人衣服的开了口。

“阁下是?”陶五一也觉得这些额尔顿人中这个穿着与众不同的人在这里奇怪。

“这个是本汉胞妹的儿子,和你一样,也是来观礼的。”额尔顿可汗开了口。

陈北淮垂下眸子,思索着关于那人的传闻。

那日松要领着他们去住处了,陈北淮照常跟在陶五一身后,去帐篷出处的路很短,陈北淮却走得难受,走到门口,回首看去,空气中两道目光相对,陈北淮快速移开了眼睛,匆匆出去,是那个人。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