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她是沈总的笼中雀(沈恋陈知言)整本免费

《小说叫她是沈总的笼中雀(沈恋陈知言)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31 22:12 作者:佚名 标签: 沈嘉喻 现代言情 陈念川

【豪门总裁+先婚后爱+替身+打脸】 她本是陈氏集团二小姐,却被扔在国外二十多年无人询问一朝母亲亲自前来探望,不料想竟是让她整容去接近沈家独子她经过两年的精心准备,成功走进他身边沈嘉喻表面上:“别白费心机了,你学她一点都不像,还不如脱光了管用”沈嘉喻背地里:“呜…

小说叫她是沈总的笼中雀(沈恋陈知言)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她是沈总的笼中雀(沈恋陈知言)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8章 妥协

陈念川从手机里找出一张全家福。

说是全家福,但其实没有父亲陈朗,而且每个人身上都别着白花,脸上没有笑容,看起来竟还有些诡异。

可这是陈念川拥有的唯一一张有她自己的全家福。

她在陈家的别墅里,看到摆着的照片,父亲、母亲、姐姐、弟弟,他们每个人都那么幸福。

陈念川不确定,如果自己加入这个陌生的家庭,是增添幸福,还是破坏幸福。

所以她必须抛弃自身,心甘情愿地做局中人。

一旦对陈家有了作用,大家才不会太忽略她这个二女儿,她在陈家也能有更有底气。

生意场上的事情她不懂,取悦男人她也不会,可为了母亲,为了陈家,她愿意献出自己。

这两个月来和沈嘉喻的接触,陈念川发现他其实并不暴戾,只是心思深沉,不动声色。表面上对她笑,但心里却并不知道在想什么。

本来前一个月,陈念川还在按部就班地设计接近沈嘉喻,而沈嘉喻似乎也在步步走进她的算计之中。

就在陈念川在为自己松一口气时,沈嘉喻突然变了脸。

那天陈念川做了红烧排骨给沈嘉喻送去,调查中显示,这是沈嘉喻最爱吃的一道菜。她也练习了很久,终于把这道菜做得色香味俱全。

但沈嘉喻看着那道菜,嘴角僵硬,直直地盯着她。

他道:“其实陈小姐不必如此费心,你脱光了站我面前,也许效果更好。”

沈嘉喻把陈念川羞辱了一顿,拂袖而去。

从那之后他们的每次见面,沈嘉喻都皮笑肉不笑地讥讽两句。陈念川却也没办法,还得硬着头皮演戏。

沈嘉喻不再客气有礼,反而看她的眼神多了些戏谑,让她觉得自己才是要被吃定的人。

陈念川颓然地托腮,自己身如飘萍,要往哪儿去,风可以说了算,水可以说了算,就是她自己说了不算。

行路至此,该发生都已经发生了,她只能好好地做下去。

吃晚饭前,陈念川在窗边看见沈嘉喻在修秋千架。

她想自己左右还要留在这里,沈嘉喻也不肯放她,她不如掌握主动权,主动出击,兴许能占个上风。

于是陈念川也走去了花园。

秋季的花园未有凋零景象,仍是百花绽放,一片繁盛。

沈嘉喻戴着手套,在破落掉漆的铁杆子上拧上了新的锁链秋千,弄好后还推了一下。

秋千在凉风里摇摇晃晃。

陈念川打了个哆嗦,抱紧了胳膊。

沈嘉喻整理工具箱,也没抬头瞧她。

陈念川主动开口找话题:“怎么不都换新的?这很不搭。”

铁杆掉漆,陪着崭新反光的秋千,确实违和。

沈嘉喻瞥了她一眼,悠悠道:“你够笨的。”

陈念川发现,她和沈嘉喻都不装了之后,是无法好好讲两句话的。

她深吸一口气,一吐为快。

“你不就想说你的昭昭是旧杆,我是新秋千吗?杆子动不了,秋千不喜欢了随便换,对吧?”

沈嘉喻瞧她一眼,笑道:“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陈念川气鼓鼓地裹着大衣,看着沈嘉喻弯腰收拾工具箱,真想照他屁股给一脚。

沈嘉喻拎起工具箱,对她说:“走吧,你饿不饿?”

“不饿。”

沈嘉喻逗她:“一整天都懒在床上,当然不饿了。”

这话虽然听着也很烦,但比之沈嘉喻之前的挖苦语气,已经能听出温和随意的味道了。

但陈念川还是要犟嘴,他说东陈念川偏要说西。

她半真半假道:“想着要怎么对付你,也挺费脑的。”

“哦,那想出来了吗?”沈嘉喻笑着问她。

陈念川沉沉看着他,似乎是胸有成竹。

她停住脚步,对沈嘉喻说:“沈总敢跟我打个赌吗?”

“赌什么?”沈嘉喻回头,好奇地问。

陈念川笃定地看着他说:“就赌你会不会爱上我。”

沈嘉喻像是听了什么笑点很奇怪但又极好笑的笑话,震惊且无奈地反问:“是爱你陈念川,还是爱昭昭?”

陈念川被问得哑口无言,一时语塞,垂眸不答。

沈嘉喻又打了胜仗,愉悦地把工具箱放回花房,走出一段距离,陈念川还站在原地。

沈嘉喻停住脚,对陈念川说:“好吧,我跟你打赌,什么赌注?”

陈念川走到他面前,理直气壮道:“没、想、好。”

沈嘉喻又忍不住笑,“看来这么长远的计划你一个人是谋划不了的,你是个急性子。钟夫人和陈泽泽没少为你出力吧?”

他凑近陈念川,一脸已经把她看透的模样:“陈小姐还是自然点,也不用刻意学谁,反而我们更轻松些。”

陈念川可以做替身,但不能完完全全变成方昭,仍需保留些自己的个性,不然沈嘉喻难保自己不会做什么蠢事。

他这一辈子只要爱方昭一个人就够了,所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不需要一个长久的伴侣,也是提醒自己,不可以背叛爱人。

陈念川在他前面走路,抬头望见血红的残阳,隐在红云里,灿烂盛大。

她随手拍了一张,想分享给云儒,想了很久也没有发送。

“陈小姐,”沈嘉喻在她身后提醒道,“你应该知道我之前的那些情人吧,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至少彼此忠诚。希望陈小姐也能遵守这个规则。”

陈念川不置可否,大步越过他走进别墅。

今晚的餐桌上,有一道红烧排骨。

陈念川不免想起那一天,沈嘉喻恼怒的模样,而她到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

但是沈嘉喻问她:“那道排骨是你自己做的吗?”

“是啊,”陈念川道,“我这个人很敬业的,凡事都亲力亲为。”

“自夸起来倒是毫不客气。”沈嘉喻无奈道,“喜欢做就跟保姆学学,才知道自己差在哪里,才能进步。”

陈念川无语地看着他,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谁要给你做了。”

沈嘉喻笑笑:“你想不把我当回事儿也不行了。”

他探身喊来保姆,说道:“明天陈小姐吃过早饭以后,你教教她怎么做这道红烧排骨。”

又对陈念川说道:“陈小姐冰雪聪明,又有底子,一定能学得很快,中午我回来验收成果,不过分吧?”

陈念川没了胃口,刚才吹风又冷着了,顶嘴道:“沈嘉喻,折磨人你可真有一套。”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