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沉默往事(宦海风云季天侯厉元朗)整本免费

《小说叫沉默往事(宦海风云季天侯厉元朗)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6 22:10 作者:佚名 标签: 厉元朗 季天侯 都市小说

人生如戏,命运如此 心有百姓,大公无私 厉元朗身处错综复杂的情势下,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谱写一曲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小说叫沉默往事(宦海风云季天侯厉元朗)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沉默往事(宦海风云季天侯厉元朗)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章

精彩节选


第 1 章七月初,地处广南地区的甘平县,大雨不断,山洪频发,已经提前进入汛期。
七月十号一大早,县委一辆考斯特中巴车,在赶赴受灾最严重的水明乡途中,突遭泥石流,因躲避不及,连人带车翻入滚滚的曲安江水中。
包括县委书记,县纪委书记,县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和专职副县长在内的八个人,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好家伙,一下子牺牲四名县委常委,还不算一个非常委的副县长,这件事不仅震惊了整个东河省,就连京中高层都予以重视。
接连发了三道重要批示给东河省委省**,严令在救灾的同时,一定要确保领导干部尤其一线领导干部的人身安全。
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痛失五名处级副处级实权官员,不止是东河省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凡事有弊也有利,一下子空余出来的四个常委名额,让许多有更进一步想法的官员起了活心思。
一时间,往广南市跑官的人多了起来,一度导致县里无法开展正常工作,主管领导不在岗位的事情时有发生。
为此,临时主持全县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县长李运封下令,谁再因为跑官而耽误工作,将给予严肃处理。
老大发话了,下属不敢不听,总算是把这股歪风表面上制止住了。
一周后,在县殡仪馆一号大厅,举行了因公遇难的八位同志集体追悼会。
广南市市长沈正代表市委、市**出席,县长李运封致悼词。
悼词当然都是好听话,说给活人听的也是做给活人看的。
人走茶凉,何况人都没了呢?
追悼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算结束。
县老干部局副局长秦天啸走往停车场的途中,被人从后背轻轻怕了一下,回头一看,是自己的老同学,县**办副主任季天厚。
他俩在大学时期就是上下铺的死党,关系一直不错,就是参加工作这十来年,始终都有来往,真正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
季天厚冲秦天啸一使眼色,秦天啸会意,走到停车场钻进自己的二手捷达王里面,没有发动,而是随手叼起了一支玉溪烟。
他刚点燃,就见副驾驶的门被拽开,季天厚一屁股坐进来,毫不客气的一把将玉溪烟抢过来据为己有,自在的深吸几口才说:“憋死我了,这会要是再开半个小时,我非得把手指头当烟给抽了不可”。
秦天啸嘿嘿一笑,续上一支说:“我看老李始终注视着会场,别说犯烟瘾了,就是有尿都得憋着,这时候上厕所,就是不给老李的面子,穿小鞋是必然的了。”
随即,秦天啸扭头看向季天厚,又说:“老李以前平易近人,一点架子没有。
现在拿出官威,这李县长变成李书记,估计是十拿九稳了。”
秦天啸的陈述句里带有征询语气,季天厚怎能听不出来?
他在**办多年,消息自然比秦天啸灵通一些,便微微点了点头,肯定道:“定了,不过我今天和你说的不是县委书记由谁来继任,而是县长的人选?”
“县长人选?”
秦天啸一时蒙圈。
别看他和季天厚都是副科级,在老百姓眼里是官员,可在官员眼里,他们就是老百姓。
两个副科级操心正处级任命,岂不是闲操萝卜淡操心,胡扯么!
“开车,咱俩找个地方详谈。”
季天厚把半截烟屁股扔出车窗外,大手一挥命令起来。
还是他哥俩常去的农家院,人少肃静,说话方便。
一壶烧酒,四个小菜外加一个锅仔,一人干了一个四钱杯,季天厚才切入主题。
他从特殊渠道得来消息,市里为了稳定,县长将就地提拔。
现在上面有两个人选,一个是副书记林暮,另一个是常委副县长钱云文。
不过,这二人都跟季天厚和秦天啸没有瓜葛,但是季天厚却提出一个人名,却让秦天啸眼前一亮。
金晟!
金晟今年三十七岁,比秦天啸和季天厚都大五岁,最为关键的是,他也是东河大学中文系毕业,正宗大师哥。
目前任甘平县副县长,排名还挺靠后,负责文教卫这一块。
秦天啸所在的老干部局隶属于县委组织部管辖,平时和金晟接触不多,倒是季天厚在**办,因工作关系经常见面,又是校友,所以走动近一些。
不过,仅凭这一点,和他这个小小芝麻官有何关系?
秦天啸忽然看不懂季天厚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健脑药了。
“滋溜”一口,季天厚自干了一杯,擦了擦嘴,话锋一转,问:“天啸,你和韩茵离婚有大半年了吧?
就没打算再找一个?”
提起韩茵,秦天啸胸口隐隐作痛。
韩茵是县电视台的台花,那会秦天啸还是县委书记秘书,可谓春风得意仕途正旺,韩茵拒绝众多追求者,毅然决然嫁给了他。
结婚头两年,秦天啸也是高歌猛进,两年解决了副科级,算是正式迈入干部序列,第三年兼任县委办副主任,马上就要升正科级,并且外放到乡镇去当一把手了。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十分赏识他的县委老书记突发脑淤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人走茶就凉,何况人都没了,秦天啸这碗茶彻底变成了冰红茶。
外放的事泡汤不说,就连县委办都呆不下去,直接发配到老干部局,任排名最后一位的副局长。
老干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门,他这个副局长更是清水中的蒸馏水,有职无权,上班喝茶看报纸,下班正点回家做饭忙家务。
在外人看来,他老实本分,是模范丈夫。
可在韩茵眼里,他就是个没出息的货,自己大好青春都给了秦天啸,却换来一个仕途昏暗的窝囊废。
没事找事总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数落秦天啸的话越来越难听,硬逼他离婚。
反正俩人也没孩子,结婚之后经济方面各自独立,财产好分割,去民政局没用十分钟,就办妥了离婚证,彻底结束二人五年婚姻。
现在,季天厚说起韩茵,秦天啸如鲠在喉,喝酒的兴趣都给搞没了,拿起的酒杯赫然放下。
见秦天啸脸色不好看,季天厚立马赔礼道歉说:“我真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给天啸你添堵,来,咱俩接着喝酒。”
秦天啸并没有举起酒杯,而是说:“天厚,咱哥俩认识十多年了,有啥话别兜圈子,直说。”
“好吧。”
直到这会儿,季天厚才亮出底牌,说出他今天找秦天啸的真实目的。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