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草原帝国(阿尔布古,麻子岗山人)整本免费

《小说叫草原帝国(阿尔布古,麻子岗山人)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6 22:11 作者:佚名 标签: 军事历史 阿尔布古 麻子岗山人

一个现代人穿越到草原上成为一个部落的首领本书将以草原为中心,讲述天下大势以游牧民族所建立的国家与王朝为纲,讲述古代游牧部落或政权兴衰更替的历史,一部从草原视角记录中国的历史,希望大家喜欢

小说叫草原帝国(阿尔布古,麻子岗山人)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草原帝国(阿尔布古,麻子岗山人)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6章 世间百态

乌黑后来带人追上来过,这件事阿尔布古并不知道。许是运气逆天吧,就差那么一个时辰。战场上兵凶战危的,运气也是不容忽视的。有些家伙就是运气好你没办法,就好像后世说的那句话:“你运气好,子弹见了你都会拐弯”。

后世的阿尔布古是个小写手,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在他们村里就有一个从部队里退下来的老红军。这位老人是个传奇,走过长征,打过日本人,在朝鲜打过美国人,参加过上千次的战斗身上没有受过任何伤。你不得不说运气这个东西真的是存在的,虽然它虚无缥缈,让人无法琢磨。

部落里的妇孺老弱和之前战斗负伤受了伤的族人都坐在大车上,剩下的又都是骑兵所以阿尔布古他们的行进速度很快。晌午的时候阿尔布古坐在马背上,远远地就能看见数里外那一片白色帐篷的海洋。

这是阿尔布古穿越过来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人多势众啊,白色帐篷密密麻麻的拥挤在河岸两边。草原人都是逐水草而居,这么大的聚居点也是少有的,路上听克斯勒说:他们部落有四五千人近十万头的牛羊马匹。啧啧,这么多人扎堆在这里,光这需水量就不是一般的大,离河远了能行么。想必,自己的乌尔奇草场也有这么一条河吧。阿尔布古又不清楚,他自己又没有见过,这里说的当然是穿越过来的。

远处飞来一骑,那人在马上做出各种花哨的动作,阿尔布古心里不由的赞道:“好俊的身手,这样的骑术在草原可以说是巅峰了吧”。

近了,那人勒马朝着阿尔布古和克斯勒在马上拱手行了一礼道:“两位将军辛苦,父汗已在辕门等候多时,请随我速速前往”。阿尔布古心想:父汗?这难道是太子爷。看了看克斯勒见他面无表情的脸,一时也拿不定便也学着那人在马上回礼道:“有劳,请头前带路”。那人看了阿尔布古一眼点点头拨马转身,便骑马走在头前。

见克斯勒没有说话的意思,阿尔布古就问道:“将军,这位是你们的太子爷,啊不,是你们的王子殿下么?”。克斯勒抬头看了阿尔布古一眼,不屑道:“这哪是我们部落的王子,他是我们可汗的养子。很多年前可汗狩猎时从狼口下救回来的,从哪里来的没人知道”。阿尔布古心想再怎么样人家也是你们老大的干儿子,虽说干儿子不如亲儿子,但你这明摆着就是和人家不对付,我觉得人家挺不错的,关键是那骑术真俊,老子要是有这水平该多好。

行至辕门前十数米,阿尔布古就看见乌泱泱的一大队人涌了出来,人群中有一看起来四五十岁,身材很是壮硕,双眼神采奕奕的大胡子男人。这应该就是是乌尔斯部落的阿巴尔可汗了,看卖相这老头这人还不错。阿尔布古心想这回该我上场表演了,赶忙滚鞍下马大步趔趄地上前抱住一把老头的腿放声大哭道:“呜呜呜,叔汗啊,你得替我做主啊,替我们乌尔奇人做主啊,他们蔑尔斯人太欺负人了,呜呜呜….”老头和周围从营门涌出来乌尔斯人见阿尔布古这样,都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场面静的吓死人。

阿尔布古抬起满布泪痕的脸看着阿巴尔哭诉道:“叔汗,我是阿尔布古啊,我父汗和您是安答…呜呜呜…您要替我做主啊”,这时阿尔布古身后的乌尔奇人也开始扯着嗓子大哭起来…

阿尔布古知道这不单单是他安排的原因,这些可怜的族人们在哭泣死难的亲人,同时也在感慨自己悲惨的命运吧。或许是现场气氛感染的吧,阿巴尔可汗身旁的乌尔斯人也有的开始哭了起来。

渐渐的老头被我哭的心软了,眼睛里也挤出了几点浑浊的老泪安慰道:“好,乖孩子,你受苦了”。听见老头这么说阿尔布古哭的更大声,老头一边拉着他的胳膊一边劝道:“乖孩子,别哭了,来,起来,你是我们乌尔人的勇士,你是个男子汉,站起来”。

身旁几人见阿巴尔一时拉不动,便也上前搀扶着阿尔布古说道:“阿尔布古王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进大帐慢慢说”。奸计得逞的阿尔布古用手捂着眼睛,假作抽咽道:“嗯,呜呜呜,全凭叔汗做主”。

阿巴尔看着浑身脏兮兮面露疲色的乌尔奇人,回头朝着刚才来接引阿尔布古众人前来的年轻人说道:“西马尔,你代替我安排下这些可怜人吧。嗯,安排他们下去休息给他们拿些水和食物,看样子肯定都饿坏了吧”。见有人安排族人阿尔布古也就放心了,跟着他们进了大帐。

阿巴尔可汗直接在帐内主位上坐下,看着满脸泪痕还不住抽咽的阿尔布古说道:“你叫阿尔布古,今年几岁了?”,又指了指他身旁的位置说道:“来,坐在这,好好和我说说这一路上的事”。

阿尔布古踱到他的身边,缓缓地坐了下来,抽噎道:“叔汗啊,你是不知道啊,这一路上我和我的族人们遭大罪了啊,没吃没喝好几天,蔑尔斯人还不断追杀我们,我自己就饿晕了过去,我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要不是叔汗你伸出援手,我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你了”。阿巴尔看着阿尔布古问道:“听说你们在半路上还打了一场胜战,差点就把那个乌黑也杀了,了不起啊”。

阿尔布古擦擦脸上的泪痕,看着阿巴尔点点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多亏了您的克斯勒将军到的早,要不然我们就死定了”。阿巴尔笑道:“嗯,克斯勒,你这次立了大功,赏赐你200只羊”。克斯勒兴奋地拱手道:“多谢可汗”,说罢克斯勒向阿尔布古投来了感激的眼神。

阿巴尔可汗看着身旁的阿尔布古语重心长地说道:“阿尔布古,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认识了你的父汗。那时候我们两个部落亲如一家,我和你父汗情投意合就结成了安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稀觉得这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顿了顿又说道:“你父汗的死,我也听说,我很伤心,失去了一个好安答,是很痛苦的”。阿尔布古看着阿巴尔可汗点点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低头轻声叹了口气。

阿巴尔可汗见阿尔布古低头不语就又说道:“阿尔布古,你是我们乌尔人的勇士,你要有担当,你父汗英灵不远看着你呢,你要像个男子汉一样,哎,你还是个孩子,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阿尔布古心想,你个老狐狸终于说到重点了,不由苦笑道:“叔汗,我父汗随格鲁大汗南下战死,卑鄙的蔑尔斯人趁夜袭击了我们,抢走我的草场和畜群,打散了我的部众,现在也就百余老弱还在身旁,我想要夺回我的领地,可是这太难了,要不是叔汗你在我们生死存亡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恐怕我乌尔奇人就从世间消失了。恳请叔汗给我划出一片领地,让我的族人能够在这里休整,他们都是最好的牧羊人和骑士,我和我的族人愿意为您牧羊愿意为您去战斗”。

阿巴尔可汗见阿尔布古这么说,与坐在身旁的几个长老互望了一眼,脸上都露出得意之色,这一切都没能逃出阿尔布古的眼睛。草原就是这样,你抢我来,我抢你,强的欺负弱的,大的欺凌小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阿尔布古心想:你们以为我是虾米么,我特么是个穿越者,你们这点盘算还能不知道么。

阿巴尔可汗回头笑呵呵的看着阿尔布古道:“既如此,好吧。阿尔布古,那你先留在我这里”,阿巴尔可汗思索一会道:“那你和你的族人就去南边的牧场吧,那里有我乌尔斯部最肥美的草场,远离蔑尔斯人。南边靠近乌尔鲜人,那也是我们乌尔人。他们的格鲁可汗有数万勇士,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阿尔布古看着老头的眼睛感激地道:“真的么,感谢叔汗的好意,我想我的族人们也很乐意去那里的”,阿尔布古顿了顿又说道:“叔汗,在归来时我和我的族人们与蔑尔斯人打了一战还抓了几个俘虏了,从他们那里听到一个消息,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阿巴尔可汗看着阿尔布古,面露和蔼的说道:“哦,什么消息,阿尔布古,你说来听听”。

阿尔布古说道:“昨日一战,我们有幸大败乌黑,俘获了五十来个蔑尔斯人,当时我就下令处决他们,其中有个家伙很嚣张的说他们大汗,知道是乌尔斯人在和他们作对。冬日过后将要会盟蔑尔斯诸部商议一起南下,还大言不惭地说要率领大军踏平我们乌尔人的土地,抢夺我们的牛羊、草场,让我们等死吧”。

话音未落,帐内众人尽皆面露骇然之色,阿巴尔心道:蔑尔斯人啊,那可是有十几个部落,万人以上的就有七八个,控线骑士十余万,要是真的一起南下,弱小的乌尔斯恐怕要步乌尔奇人的后路。这可怎么办啊,就算乌黑那小子拉不来那么多人一起南下,哪怕就是来几个小部落,也不是自己才四千来人的乌尔斯能抗衡的啊。不对,难道这小子在恐吓于我?

阿巴尔可汗略作镇定,顿了顿说道:“阿尔布古,这事除了你还有谁知道啊”。阿尔布古见他这么问,便用手指了指坐在角落里的克斯勒说道:“叔汗,您的侍卫长克斯勒将军当时也在场,他也知道”。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