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离婚后,盛少哭着要复婚(年余,盛墨痕)整本免费

《小说叫离婚后,盛少哭着要复婚(年余,盛墨痕)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9 22:15 作者:佚名 标签: 年余 现代言情 盛墨痕

一场车祸,年余醒来后居然被告知自己是帝都年家的大小姐 见到盛墨痕之前,年余还想着突然成了豪门小姐,那不得吃喝玩乐,好好享受一番 见过盛墨痕之后,年余只想爬起来赶紧溜,慢一秒都担心折在他手里 离婚后……年余看着卡里的数字,嘴都要笑歪了! 盛墨痕却抱着她哭唧唧:“…

小说叫离婚后,盛少哭着要复婚(年余,盛墨痕)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离婚后,盛少哭着要复婚(年余,盛墨痕)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6章 一回家就把人给气晕过去了

刚准备去看看年余在哪儿,就看到有佣人着急忙慌地跑来,嘴里还喊着:“倪管家,少夫人她又干坏事了!”

倪漠捂着胸口赶紧去案发现场。

希望这坏事能在他的承受范围内……

之前年余因为贪玩儿,大半夜的跑去游泳,结果可能腿抽筋了,差点溺死在自家泳池里。

年余躺了三个月,整个桃花苑里的人都松了口气,不仅不用面对小作精作妖,还能轻轻松松就拿到高额工资。

不过,随着年余一进家门,这种美好生活全部碎成渣渣!

年余自己也懵逼了。

她又干什么了?

怎么花架全部就倒了呢?

年余对着穿着粗气的倪漠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倪管家,我好像干坏事了?”年余也不好意思,初来乍到就把花圃搞成了这样。

而且看样子,有些花还挺珍贵的,毕竟她那特爱装的师兄,总是给她显摆他的园艺技术。

这里有几种花,她也只在她师兄里的培育规划里看见过。

倪漠颤微着脚步,看着泥土里的残花,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喂,倪管家!”

“倪管家!”

主心骨晕过去了,众人更慌张了,手忙脚乱地去搀扶倪漠,掐他人中。

过了一会儿,倪漠终于悠悠转醒。

年余直接站在原地,脚都不敢挪一分。看倪漠的情况,这些超级重要!

不会是那个性别有待考证的盛墨痕的吧!

倪漠缓过来后,赶紧差人去叫园艺师:“快去把赵师傅给喊来,能挽救多少是多少!”

倪漠看着满地狼藉,心里是有火发不出,有怨也不能说。

年余寻着落脚的位置,赶紧从废墟中跳出来,站在倪漠面前,食指对虫虫,表示她很抱歉,但她不是故意的。

“倪管家,我……”

年余话还没说完,倪漠就急忙打断了,“少夫人,您别说了,您等下直接跟少爷说吧!”

“好吧!”

年余刚想说要不要她帮忙收拾一下,不过,打量着佣人的脸色,还是迅速逃离的现场。

在办公室坐着的盛墨痕,手指灵活的转动笔杆,他还在想年余的事。

“盛总,盛总!”陆笛在一旁喊了几声,盛墨痕都没反应。陆萧准备把手伸到盛墨痕的面前晃了晃,刚伸到面前,还没开始晃,手就被抓住了。

“啊,痛,痛!盛总。”陆笛痛呼。

“你在干什么?”盛总看着面前的陆笛质问道。

“盛总你在干什么呢?我叫了你好几声。”陆笛想了想猜测:“难道盛总你是在想少夫人的事?”

“嗯,突然好奇年余以前是怎样的。今天放你半天假,跟我说说你们少夫人以前是怎样的?”

当初新婚第二天,盛墨痕就连夜跑到了国外,桃花苑一般是有天大的事才会跟他说一声。

对于年余,他的印象只停留在倪漠和陆笛口头抱怨中。

“真的,盛总!那我说了您可不能怪我?”

“放心,你尽管说就是,你跟我说仔细一点,关于年余的事。”

陆笛和年余总共相处了三个月,不过,就算只有三个月,也把他累得够呛。在这一面,他绝对有话语权。

“那盛总,我是说哪一方面的?”

“就说……就说一些令你难忘的经历吧。”当初为了完成任务,盛墨痕在威逼利诱下娶了年余,为了不被老爷子唠叨,他把自己的贴身管家派去照顾年余。

后来年余要跑出去玩,只好让他的助理陆笛回去,暂时担任保镖。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先了解敌人,才能有更好的御敌之策。

陆笛想了想,年余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主子,还是不要说得太过了,就随便捡了一些平常的事,

“那盛总我就随便说一些。少夫人她喜欢玩,每周至少有三天都会去游乐场,但是少夫人好像没有什么朋友,每次出去玩都是一个人,应该是一些传闻导致了少夫人是风评不太好但是少夫人看起来似乎并不孤单。

少夫人在吃的那一方面要求比较高……另外,少夫人喜欢吃甜食,对辣的的食物比较排斥。还有……”

陆笛吧啦吧啦的说了半个小时,盛墨痕对年余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不过,盛墨痕可能没想到,他花了那么多时间去了解的年余,是已经不存在了的。

“好了,出去吧!

“是,盛总。”

“等等。”陆笛闻声转过来,以为盛墨痕有什么事要吩咐。

“这三个月辛苦了。”盛墨痕对他表示很诚挚的关怀。

陆笛对于盛墨痕的突然关心差点没反应过来,随后立马笑着说道:“多谢盛总关心,这都是我该做的,况且还是盛总您的夫人。”

“嗯,出去吧!”

陆笛听了便快步出去了,站在门外摸着胸口。旁边的陆萧看着他的模样,有些好笑。

“怎么了?把你吓成这样?”

陆笛看着幸灾乐祸的陆萧,瞪了他一眼,“刚刚盛总向我打听了少夫人的一切情况,看盛总的意思,应该是要对付少夫人,让少夫人主动提出离婚。”

陆萧、陆笛都是跟了盛墨痕将近十年的人,对盛墨痕也算是比较了解,三人之间也没有什么隐瞒,都是直来直往。

陆笛叹了口气,“那少夫人真可怜,不过,要是我有那样的妻子,估计也受不了。”

“好了,说这些干什么,快去工作吧,小心又被说。”陆萧在旁边说道。

陆笛把手搭在陆萧肩上,笑嘻嘻说道:“哥,今天盛总破例给我放了半天假,所以,就要辛苦哥哥啦,弟弟我要去嗨皮了。”说完就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陆萧看着陆笛的样子,有些好笑。

自己和陆笛是双生子,性格却迥然不同。刚到盛总身边时,那些人总是捂嘴惊呼,不过,时间一久,便也就习惯了。

年余在家里实在无聊,害怕又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干脆直接回了她的小窝。

“吱—”

推开房门,年余感觉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

年余看着跟狗窝一样的房间,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有些心惊,“这年余是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的?”捂着鼻子暗自惊叹。

乱七八糟的房间,她这一天都有的忙了。

在房间里大致看了下,感觉豪宅就是大啊,一个房间就有自己以前的客厅大,浴室也很宽敞。

房间外面还有一个阳台,阳台对出去是后山,此刻薄雾缭绕,青山笼罩在雾气里,若隐若现。

空气清新,风景秀丽,年余真是太喜欢这间屋子了,当然,除了那乱七八糟的衣服和垃圾。

年余活动了一下手脚,准备开始收拾。去找佣人拿了两个大垃圾袋,手脚麻利地把大的垃圾先收拾了。

“少夫人,可以用餐了!”倪漠敲门喊道。

“哦,马上,马上就来。”

年余洗干净手,麻溜地跑去留下。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