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快穿:满级女主在线改写炮灰剧本(苏璃,鱼召耳)整本免费

《小说叫快穿:满级女主在线改写炮灰剧本(苏璃,鱼召耳)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17 22:11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苏璃 鱼召耳

【无系统、爽文、女强】 为了弥补以前任务中犯下的过错,苏璃被罚在一个又一个世界里完成原主的愿望,从而获取灵魂 虽说是被处罚,但苏璃玩的还蛮开心的 比如: 逼着背叛自己的丫鬟上吊 毁掉心机渣男梦寐以求的仕途 将白莲花恶毒堂姐送入军营 夺走白眼狼大伯的所有财产 .…

小说叫快穿:满级女主在线改写炮灰剧本(苏璃,鱼召耳)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快穿:满级女主在线改写炮灰剧本(苏璃,鱼召耳)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官家小姐拿了反杀剧本(4)

一碗药喝完,齐洪的身体暖暖的,连带着胸口的痛都减轻了些。

“齐公子好好休养,我去再熬一碗药。”看着齐洪炽热的目光,苏璃娇羞的撇过头,心里却是恨不得挖出他的两只眼睛。

出门,正好看见姗姗来迟的慧儿与马四,两个人看起来似乎在门外站了许久,面容上都带着一丝得逞的微笑,苏璃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嘴里娇俏的抱怨:“你们两也不知去哪了,我是担心齐公子的身体才来这里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好一招欲拒还迎,这下,两人真的相信苏璃已经被齐洪给迷的七晕八素。

没成想峰回路转,苏璃与齐洪的发展倒是比他们计划的还要迅速。

呵,苏璃这么卖力的配合,能不快吗!

慧儿开心的扶住苏璃的胳膊:“小姐累了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您别忘了咱们这次来明月观的目的是什么。”

苏璃知道慧儿是想调开自己,好让他们三人商量接下来的计划,所以干脆将计就计。

“哎呀!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次来是为父亲求平安符,慧儿,马四,你们好好照顾齐公子,有什么情况及时告知我。”

“知道小姐担心齐公子,要是出什么事,我们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您就放心去吧!”

苏璃嗔怪:“瞧你说的,跟个皮猴一样!”

苏璃走后,马四和慧儿收起谄媚,推开齐洪的房门走了进去。

“齐公子!”两个人轻声问候了一声。

“计划怎么样了?”齐洪低声问道。

马四抱拳行了一礼:“苏琬小姐派的那群人就住在东边厢房,离苏璃住的厢房非常近,只要您可以下床,计划就能实施!”

齐洪眉头不展,慧儿看出他的踌躇:“齐公子可是有什么顾虑?”

“苏琬的意思是让那群人坏了苏璃的身子,我再冲进去相救,好让苏璃对我更加依赖,但现在看着苏璃似乎已经对我情根深种了,这个计划还有实施的必要吗?”

齐洪心里想着,万一这苏璃是个性子烈的,自己贸然冲进去,依照她现在对于自己的感情,要是想不开一头撞死,事后她爹查下来,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

出了马儿失控这件事,齐洪对于苏琬的计划已经失去了绝对的信任,但不得不说齐洪想的着实有点多。

“齐公子可是害怕了?”看到齐洪这副胆小怕事的模样慧儿就生气,要不是他,自己一身上好的衣服,怎么会被泥水打湿,昨晚洗到半夜都没洗干净,只能扔了。

“怎么可能!”齐洪强装镇定!

“既然苏琬小姐是这么安排的,还请齐公子照做就好!”

齐洪被噎的无话可说,只好瞪着慧儿,心里想着,等他把苏璃苏琬两姐妹拿下,到时候再好好玩弄你,玩的半死不活卖去技院,还能再赚一笔。

噗!

就在气氛逐渐剑拔弩张的时候,床上的齐洪突然放了一个巨臭无比的响屁!

直接把慧儿和马四熏懵了!

齐洪暗叫一声不好,急忙爬起来,捂着屁股朝着门外冲去,哪里还顾得了身上的伤。

“茅房在哪!”冲出去的齐洪又跑了回来,朝着两人问道。

马四捂着口鼻,不敢张口,一张口就想呕吐:“在…呕…在东边…呕!”

一旁的慧儿也不好受,她一刻也不敢停留在齐洪的厢房里,跑去外面的花坛大声呕吐。

等平复之后,她闻了闻身上的气味。

“呕!”

该死的齐洪,这是她今天刚换的新衣服!

另一边的齐洪也不好受,在蹲了一个漫长的深坑后,提起裤子走出茅房,谁知刚走出,肚子里又开始翻江倒海,只好回到茅房去。

明月观不愧是闻名整个荣阳的道观,中间大殿里的香客们来往不绝,一个个都拿着香火虔诚的跪拜着。

苏璃也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面色凝重,只是这会她心里在想什么,又是为谁祈求,没有人知道。

求得平安符后,苏璃递上一些香火钱,又询问张道长身在何处,道了声谢后,朝着张道长所在的地方走去。

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些不在场证明,张道长就是那个最好的证明。

张道长正在后山的池子里喂乌龟,听说这乌龟已经送走了明月观三代住持,看它吃食的架势似乎还有熬走第四代的可能!

“苏小姐找我可是为了齐公子的伤情?他没什么大碍,好好休养就行!”

苏璃轻轻一笑,朝着张道长伏了伏身子:“不是的,是小女之前看过一些道法上的书籍,上面一些内容晦涩难懂,想请教请教张道长!”

道教可不像佛教,是收女弟子的,明月观就有女弟子,只是很少罢了。

“请教谈不上,既然你对道法感兴趣,咱们可以讨论一二。”

听到苏璃了解道法,张道长顿时来了兴致,收起龟食,找了块干净大石头便坐了上去。

既如此,苏璃也不扭捏,同样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与张道长谈论起宏大的道法。

两人你来我往,张道长还时不时的笑着轻拂胡须,他很喜欢苏璃这样不说空话的年轻人。

“师父,师父,不好了!”原先守着齐洪的小道童一边小跑,嘴里一边叨着。

“什么事,风风火火的,慢慢说!”张道长脸色不悦,对于小童打断自己与苏璃谈论道法这件事明显不满。

“齐公子…在茅房…拉虚脱,又晕过去了。”小童有些害怕,明明是师父安排自己好好照看齐洪的,现在齐洪这样,师父一定会责罚自己。

“我不是让你守着他的吗?怎么会这样。”

“我…”小道童看了看张道长,又看了看苏璃,决定自己揽下过错:“都怪我,睡着了!”

“你!”张道人一听,果然生气,正想批评小童,却被苏璃拦下。

“这件事不关小道童的事,我看他昨晚守的太晚,就让他回去休息了,后面的药是我在熬,也许是我在熬煮药材的时候差了些火候,才导致齐公子这样。”

苏璃朝着小道童眨了眨眼,小道童不好意思的撇开脸,心里对苏璃生出一些好感。

“哎,别说那么多了,让我去看看!”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