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学堂之上(赵暄清平乐)整本免费

《小说叫学堂之上(赵暄清平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19 22:10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谢景时 赵乐清

【后期极致虐】 赵清乐上辈子被一剑封喉,醒来就回到了五年前这一世,她拒绝入宫,只想安安心心在学堂读书考女官 谢景时问她你的梦想是什么?赵清乐认真想了想,“长命百岁” 殊不知,学堂内有欢笑,有算计,有阴谋,学堂之上是朝堂,她被卷入更诡谲复杂的时局之中

小说叫学堂之上(赵暄清平乐)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学堂之上(赵暄清平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重生

精彩节选

赵清乐重生了,谁敢信?但她看着眼前活生生的阿纵和阿策,以及和五年前自己还在府里时一模一样的屋子,她不得不信。

上辈子,她被封为乐平公主,是整个东京独一份的荣耀,可叫她好生嚣张。两年后,又被当今圣上萧正戢送去往燕月国和亲,燕月国民风强悍,蛮横不羁。之前送去和亲的三位公主,成亲两年内就都早早暴毙。

她跪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希望皇帝老儿收回成命,皇帝老儿才不听,借故“朕与安平公主感情深厚,思此分离,再见不知何年”,便把她软禁在宫里。

皇帝老儿没苛待她,她爱吃的松子百合酥和桂花鸭是顿顿没落下,可是就是不许自己出去,也不许外人来看自己。她哭着绝食抗议,却等来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李维,李公公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滴水不漏,尽心尽责的模样,“公主不吃饭,定时身边的奴才们服侍的不好。”说完,他身边一个侍卫就上前抓住阿纵的脖子一划,赵清乐还没反应过来,阿纵就直直地倒在她面前。

李公公最懂杀人诛心,他也不叫人把阿纵的尸体抬出去,只是留下一个饭食盒子,“皇上嘱咐过,御膳房做的都是公主最爱吃的玩意儿,可别再负了皇上的好意。”阿纵的尸体陪了赵清乐五日,赵清乐忍着恶臭,一边啜泣,一边强制着自己往下咽饭。

第十日的时候,姨母颜贵妃来此坐了坐,她脸色苍白,神情凄惨,把自己手上戴了二十几年的金玉流翠镯摘下放赵清乐手里,“乐儿,终是姨母对不住你。”

姨母走后没多久,也没给她时间准备,宫内掌管婚嫁的嬷嬷就来了,对着赵清乐好生装扮一番。她喝了一盏茶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就已经上了轿。

这抬轿的人,像是要急着上茅房一样,脚力贼快,快到城门口换马车的时候,硬生生把赵清乐颠醒了过来。她掀开帘子,想让他们慢些,可话还没说,一支黑色玄铁箭直射穿她的喉咙,力道又狠又快,她身子柔弱,整个人被箭带着往后倒,那箭直穿她的喉咙把她固定在了轿子上,汩汩鲜血从她的嘴角冒出,她丝毫动弹不得。

赵清乐从来没这么疼过,也没给她过多回忆人生的时间,她两眼一黑就晕过去了。

醒来,就再次回到了赵府。她一开始也想过,莫非是她那弱不禁风的老爹把她救回来了?可是摸了摸脖子,上面没有缠纱布,她试着说了一句话,嗓子除了有点沙哑,毫无问题。几日前被打死在殿门口的阿纵如今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阿策也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他们稚嫩的嗓音叫着自己,“小姐,快起床了”。

赵清乐想不明白,这老天爷在和自己开玩笑吗?死的突然,活的也突然。她上辈子虽说有些骄纵,但也是勤勤恳恳做个人了,自问从未干过伤天害理之事,怎会有人如此恨她,一箭封喉?那人是要害我?还是要害公主?还是要害燕月国皇后?到底是哪个身份得罪了这位大哥?

想起来嗓子眼就疼。

阿策站在床边,看着赵清乐脸色一阵阵的变,嘴里还不停的念念叨叨,心下有些害怕,“阿纵姐姐,小姐是疯了吗?”

阿纵很淡定,笃定的说,“小姐在装疯,明日就是学堂开学的日子,小姐又想招呢。”

赵清乐看着阿纵和阿策,心里百感交集。

上一世,阿纵因她绝食被李维杀死。而阿策,只因她深夜闹着要吃糖蒸酥酪,阿策去小厨房给她取,不慎在湖边滑了脚。等被找到的时候,尸体恶臭肿胀,她和阿纵哭了好久。为此她一直心怀愧疚,夜夜噩梦,这也是她上辈子一直放不下的心结。

他俩如今都活生生的站在赵清乐面前,过去五年仿佛只是一场梦,赵清乐一把抱住他俩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阿策被小姐这行云流水的一套吓愣,心道小姐这装疯卖傻的演技愈发娴熟,老爷骂得对,看来不能老带小姐去城外看戏。

阿纵只当赵清乐又在撒泼,面无表情的说,“小姐,快点穿好衣服。今日还要去天街给落落姑娘挑礼物呢。”

落落是元城城主裴河之女裴落落,每次学堂开学的日子,她总会给赵清乐带满满的礼物,搞得赵清乐不带点啥都不好意思。后来,元城被灭,裴河被当街斩首,裴落落也不知所踪。她求父亲暗地里派一些人手寻找,最后也不了了之。

既然老天爷又给赵清乐一次机会,那她就要好好的弥补那一个个遗憾。最重要的是,这辈子绝不当公主了,一定要夹起尾巴做人,争取活她个长命百岁。

赵清乐乖乖的起身,等来到前堂,母亲又差人唤赵清乐过去,说和父亲有事要讲。

“乐儿,我想明白了,既然这个书你不想念,自有你不想念的道理。昨日你跳湖相迫,母亲心痛极了,不知竟把你逼到这种地步。”赵清乐的母亲颜氏面容华贵却难掩疲倦之色,看来这些天为了赵清乐没少操心,“我和你父亲商量过了,明日你不必去学堂了,我送你去姨母那里学规矩,你姨母疼你,即便犯错也定不会苛责你,你就当去宫里涨涨见识。”

赵清乐想起来,上辈子,就是因为自己偷懒不想背功课,才欣然答应进宫。当时姨母颜贵妃圣眷浓厚,皇上看姨母如此疼她,又因宫中尚无公主,就破例封她为安乐公主,这才导致后面和亲的惨剧。现在看来,哪是什么皇帝独一份的宠爱,明明就是独一份的算计。

赵清乐赶紧摇头,“母亲、父亲,我错了!乐儿太不懂事了,昨日乐儿好好反思了,想继续读书,宫中虽繁华,并非乐儿志向所在。希望父亲母亲成全。”

赵丞相听到这话,眼泪差点没流出来,他一直希望赵清乐能入朝为官。萧正戢继位后,就开设了男女同考的科举,女子若表现出色,亦可入朝为官。开始人们还有所顾虑,后来出色的女子越来越多,比起男子也不遑多让,女官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

赵丞相身居高位,膝下只有一子一女,赵清乐的哥哥赵楚然是个有主意的,一定要从军,十二岁那年就随着顾侯去了北边驻守,从那年起,赵丞相和夫人就没有一天不提心吊胆过。

赵楚然平庸一生也算,若是有了军功,那赵清乐的婚事以后定是由皇上做主,能指东京一户良人也算,可要是碰上时局动荡,指去和亲,天高路远的,赵丞相可不忍女儿受这种苦。赵家高门望族,赵丞相从不想着靠赵清乐的婚事求些什么,只想这唯一的女儿能平安长大。

若入朝为女官,便是臣子,断无送臣子和亲的道理。官场虽也辛苦,可到底是在赵丞相的羽翼之下,也能护她一二,到时讨个人品好品级低的郎君入赘到赵府,也不用担惊受怕。

“没想到,你竟然愿意去读书。”,赵夫人显然没想到赵清乐如此,紧皱的眉头马上舒展开来,“乐儿长大了…”

“你这孩子,不早说,害你母亲昨日一宿睡不着思你前途。”刚刚还正襟危坐的夫妻俩,此刻一下子松快起来,赵丞相欢喜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不进宫就好,以后的路为父肯定给你筹划好,“你快去天街给办正事吧,你爹我要去补个觉了。”

只是,上辈没读过书的赵清乐不懂,学堂根本不是她求安生的地方。学堂内,有朋友,有欢笑,也有哭泣和令人窒息的压迫,学堂之上是朝堂,是各方权力的暗流涌动,是藏在萧氏王朝下最精巧的利器。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