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离恨九重天

>

离恨九重天

姬乘凉著

本文标签:

《离恨九重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姬乘凉”。《离恨九重天》内容概括:官道上是密密麻麻的人,排成长龙看不到尽头。醒来后双目无神的原地愣了一会,道路难行,如今短短时间内,似是发生了比自己十几年生命里更多的事,他不由绝望又担心,自己一路漂泊这么久,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杀了老仆的那人,会不会沿路追来?彷徨无依,欲哭无泪,人最深的无助不过如此。但是天生的果敢坚毅又迫使自己尽快...

来源:fqxs   主角: 赵同道缘   更新: 2023-03-17 22:54: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奇幻玄幻小说《离恨九重天》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姬乘凉"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赵同道缘,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大手看不出变小,只是拇指小孔喷出莹白的气流,让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赵同面前如有一面透明的墙,疾风只在耳边呼啸,却连他的发丝也吹不起来他抱着手臂织成的网,四周景象急速地逃离了他高低起伏、一半白雪一半青葱的山峰,缭绕诡谲的云雾,愈发小直至看不到的村庄,镇子,最后整条巨大的山脉也被远远甩在身后他紧绷着神经过了许久,但是一路并没有发生异常,只他自己极速飘荡在天空,烦乱的担心害怕落了空处不知何时,他沉......

第3章 姬纯良


赵同是被一阵阵的号角声叫醒的。

苍凉沉重,绵延悠远,耳里充斥着这有节奏的声音。入耳低沉厚重,不多时便觉得浑身轻了许多,一身的疲惫瞬间扫空。

睁开眼,远处是绵延无尽头的山,数里外一条官道顺着山脚下也爬向远方。官道上是密密麻麻的人,排成长龙看不到尽头。

醒来后双目无神的原地愣了一会,道路难行,如今短短时间内,似是发生了比自己十几年生命里更多的事,他不由绝望又担心,自己一路漂泊这么久,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杀了老仆的那人,会不会沿路追来?

彷徨无依,欲哭无泪,人最深的无助不过如此。

但是天生的果敢坚毅又迫使自己尽快振作,他不再多想,身处险地,如何存身,才是眼下该考虑的问题。

“维天之命,于穆不已。于乎不显,幽王之德之纯!

尖利的嗓音划破空气,随着号角声传遍四野。

跑到人群近处才看清了些,远处的山腰上如同一座山头被横劈两半,形成一片巨大的石台,石台平整光滑,台下是一阶阶巨大的长条形石块搭成的石板路,甚是陡峭。

石阶上全是衣衫褴褛的奴隶,或两人或四人一组,肩挑重物,运往那巨大的石台上。石台上密密麻麻的人远眺起来如同蝼蚁般大小。

这挑货长队排到了官道上,还延伸出老远。山脚左边是绵延的一排排房舍供人休息,时有衣着光鲜者出入其中——这些奴隶怕是住不进去的。

赵子向那一排长龙跑去,打算先想办法了解此地情形,随机应变再做打算。

所幸十几年来,老头虽没教他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非常注重打熬他的身体,时常一出门就是一整天,回来会整一些奇怪的动物残肢和植被的某些部分,熬上一大锅热汤,让他----当然是让他蹲进去,这就是所谓熬炼了。

赵同曾问其何故,答曰:“你懂个鸟!

奔得飞快,不出三刻就已逐渐接近这支人群。这时才发现,眼前并不是他想象中单纯运货的商队或是行军的人马,而是由奴隶和军队,以及一车车货物组成混合长龙,前后一眼望不到头。

军人看起来大都蛮横跋扈,个个手拿马鞭,驱赶止步的人群。奴隶队伍占了大多数,大都衣衫褴褛,麻木的脸上毫无表情,机械地推着兽车队伍前行。

偶尔因跟不上脚步,被执鞭的军士抽上一边,那张脸才算生动了起来。

“假以溢我,我其收之。骏惠我幽王,祖孙笃之!

尖细的声音从石台上响起,这近处听着并不刺耳,也不知这声音是怎么传去老远的。

此时赵同见自身衣着虽并不华美尊贵,却洁净如新,与奴隶人群格格不入,而半大少年的模样,也无法去冒充那执鞭戴甲的骑马军士。

于是他灵机一动,往路旁坑洼的泥水滩里就地一滚,然后故意跑了出来,待有人注意到了自己时,马上反身往远处跑去。不过脚步踉跄,是赵同故意放慢了奔跑速度。

“站住!到了这还想着跑?

没跑几丈远,一条鞭影闪了过来,赵同暗叫不好,但是只犹豫了一下,脚步不停,刚好长鞭抽在了身上,他竟然生生挨了这一记鞭子!

赵同后背剧痛,火辣辣一片,不知道这一鞭撕开了多大的伤口。

他顺势扑倒在地,这时后面的执鞭军士也到了近旁,一手把他提了起来:

“现在还敢跑,你是真不要命?哪个小队的,自己回去!

赵同一脸痛苦和慌乱,当然至少一半是真的。在执法军官的目光下,他寻了个就近的队伍跑了过去。

“给老子快走!前方哄闹声一片,看去却是一队莫约百人的奴隶小队,推兽车时有个年老奴隶已经走不动道,掉下队来。

一名容貌丑陋的军士小头目在马上挥舞粗长的鞭子斜抽在老奴隶的脸上,老奴隶顿时疼得滚在地上惨叫起来,周围奴隶害怕得四散开来,而没有人推动,似牛似马的妖兽努力挣扎了几下,实在拖不动巨大的木车,也停了下来。

军士相貌奇丑,身材矮胖,五官分布不均,鼻孔朝天,双唇肥厚,一双三角眼时常流露出邪恶残忍的眼神,左眼上还长了三个小瘤子。

这人看上去就是个残暴之人,周围奴隶特别害怕他,只有一个半大少年奴隶哭着探身去抱住老人。

不远处并行的车队里,军士跟着看笑话,丑陋军士环顾一周,又看到远处华贵马车上似有目光瞥来,顿时涨红了脸,扬起手中的鞭子,大吼一声:

“给老子爬起来!不然老子抽死你!

哭泣声,嬉笑声,马鸣声,惊惧的奴隶们和周边谈笑的军士混作一团,赵同抓住机会,一个闪身,成功钻进了这队惊慌失措的奴隶小队里。

“行了,姬纯良,这人快要被你打死了,不远一队奴隶小队的军士提醒道,“奉长大人交代过,尽量别再死人,不然凑不够数了要让你的男童来凑!

“用你说!奉长大人那是老子六叔!

“哈哈哈……分不清是嘲笑还是应和,姬纯良只觉得眼前的老头和少年让他失了面子,愈加厌烦,挥手像是驱赶蚊蝇一样:

“你们两个,过来,扶着他走!

姬纯良的手指左晃右晃,停在了一名中年汉,以及赵同身上。

我已经倒霉成了这个地步?赵同心里叹息一声,只得出列。

这时姬纯良看到出列的两人,目光放在了赵同身上。他眯着三角眼仔细瞅了几眼,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像发现了什么宝藏。

赵同不经意与他对视,顿时打了个冷战,加快脚步想去扶地上的老人。

“慢着——你,过来!姬纯良摆手让赵同过去,声音已经变了调。

这时赵同脑中闪过无数种不忍直视的画面,绞尽脑汁想脱身之策,但是情形一目了然,暴起反抗肯定是不可能,只好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

他认命地走过去,这时姬纯良已经下了马,看着少年,他咧起残忍地嘴笑了起来,抬手向赵同脸上摸去。

赵同下意识扭头躲掉,后退了几步,怒气盈胸,右手背在身后,随时准备掏出一张符来。

“嗯?你一个贱民也敢躲?姬纯良大怒,两步跟上赵同,抬起肥硕大手就扇过来。赵同头一低,一个闪身又躲开了去。

此时奴隶还远远躲着不敢过来,留下一片空地,两人身形来回穿梭,一追一躲,周围几队的军士也停下脚步看热闹,并且各各指指点点,笑声不断。

“姬纯良,你又看上人家小少年啦?

“姬胖子,这个月你已经玩坏了三个男童了吧!

“听说还毒死了四个侍女,洛城毒师可是名不虚传呐!

“还追不上,哈哈哈哈……

三角眼姬纯良充耳不闻旁人嘲笑,只扭动他肥胖的身体去抓赵同,边追边喊:“给我围住他!

他的几位观望的手下原本不想扰了自家大人的兴致,听此也只好凑了上来。

赵同辗转的余地大减,眼看马上要被几个人团团围住,他一咬牙,掏了一张六丁符出来,运起灵气,微弱的绿光从手指缓缓流进灵符里。

赵同将灵符往前一甩,发狠道:“是你们逼我的!

而让赵同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张闪着微光的符箓,脱离了赵同的手飘在空中,并没有他认知里的金光一闪,走出一尊金甲神人的场景,而是在空中动弹不得。

片刻之后,灵符里的灵气冲突下,“砰地一声炸成了碎片。

赵同愣在当场,周围的军士也吓了一跳,姬纯良狞笑声传了过来:

“这么年轻的修行者,没想到是条大鱼!在祭司大人的失落阵里也想用符?给我绑了!

…………

醒来时,眼前一片昏暗,唯一的光源是高处一只四方小窗透过来的光,斜斜投射在这片空间的角落里。

浑身剧痛难忍,赵同感受了一下全身,发现手脚已被粗大的石链禁锢,几乎动弹不得,体内灵力也蛰伏起来,任凭他怎么运行都毫无动静。

黑暗无声的环境最是难捱,当赵同坚持不住,几乎要开口大喊时,终于听到了动静。

片刻后两个军士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手捏一粒药丸,就要往赵同嘴里塞。这来路不明的药他怎么敢吃?

赵同挣扎着不愿张口。

左边一个军士见状,捏住赵同的嘴,强行把药丸塞了进去,又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只陶罐,拔掉封口就往赵同的嘴里灌。

顿时刺鼻的辛辣味直冲脑门,赵同被呛得泪洒当场。那军士拍了拍赵同的脸,嘲讽道:“老实配合就少吃点苦头,骨头硬给谁看呢?

赵同此刻羞愤欲死,屈辱到了极致。抬头狠狠地盯着这个人,声音沙哑,却异常认真:“我记住了你了,最好别让我找到机会。

左边那个军士刚想嘲笑两句,看到赵同的目光,生生把表情憋了回去。

他有些恼羞道:“将死之人,说这废话,见过我家大人,你有命活着再说吧!

说完右边军士拿出钥匙解开了赵同的手脚石链,顿觉浑身一轻,默运法力,却还是毫无反应。

赵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皱眉问:“你们刚才给我吃了什么毒药?堂堂从军之人,对我一个少年用这等下作手段?

右边那个军士手一顿,闷声道:“姬大人说过,这只是压制你们修行者灵气的丹药,你不要乱说话!

“跟他废话干嘛,先带去见大人要紧!左边军士粗暴地拉住赵同,往前一推,恶狠狠地叫道:“快点走!

两人一路推搡,行至一间雕梁画柱的精致院落里,只送到了院门口,右边军士道:“大人在客厅等你,你自己去见。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赵同此时想得透彻,心境一变,顿时觉得眼前困境也不过如此,于是整理衣襟,迤迤然走了过去。

待打开房门,入眼便是两人,一人坐在主位,正在眯眼品茶,颇有威严;另一人肥头大耳,嘴歪眼斜,眼角长着肉瘤,丑到极致,不是那姬纯良还是谁!

赵同路上调整好的心境,瞬间破功。


《离恨九重天》资讯列表: